乐文读 > 我的美女教师 > 第四十五章 天大的误会
  这两人情趣的半晌,才进入正题,一番激战,硝烟弥漫。若是有第三人在场,看到这比春宫更春宫的画面会作何感想。身体好,胆子大,就是敢玩别人玩不出的花样。

  好不容易,激战结束,诸葛遥擦了擦额头豆大的汗珠,刚要休息。杨飞忆的酒瘾却又犯了。无奈,他又只能顺着这女的意思,拿出客房里的高度白酒和杨飞忆对饮。在这个项目没有结束之前,这个女人的任何要求,诸葛遥都必须要满足。否则,那只到手的鸭子也随时会飞走。

  直到过了中午最热的时候,诸葛遥才扶着墙,从杨飞忆的房间里挪挪了出来。他的意识还算清醒,勉强能分清男女。出了酒店门口,就打了一辆车直奔宫娇云的家。毕竟现在他也无处可去,有人邀请他,这也只能勉为其难。

  宫娇凤看着外面的日头稍稍有些落了,便关了空调。在房间里脱去了身上的衣服,披上了一条几乎只能裹住上半身的短小浴巾。她解开了扎在一起的头发,乌黑的长发,就披在了她雪白稚嫩的肩头。她的胸口脖颈,洁白如雪,虽然那日的伤痕还未完全退去。但是如此胴体对任何男人都会有致命的吸引力。

  宫娇凤赤着脚,白嫩修长的双腿,迈着小小的步子,进了浴室。不一会就传出了哗哗的水声。清澈的温水顺着她的长发,一点点的流下。像一双温柔的手一样,爱抚着她每一寸肌肤,那平时最私密的地方。也在温水的冲洗下,暴露无遗。

  “我的白马王子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每次洗澡的时候,抚摸着自己青春而妖娆的身体,宫娇凤总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她的身材长相即使在夜场那种美女如云的地方,也不会埋没。可她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忽然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怎么可能是他,不会的,他不会喜欢我的,而且他已经结婚了,我不能毁了别人的幸福。”

  手拿着淋浴头,让急急的水流,冲抚着自己最敏感和私密的地方。宫娇凤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什么时候才会有男人爱你们呢?”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浴缸里慢慢的迈了出来。

  “叮咚!叮咚!……”几声急促的门铃声,响了起来。宫娇凤随意的擦拭了一下肌肤上的水珠,就裹着浴巾匆匆的跑去开门。

  “这丫头真是的,我都给她说过多少次了!她怎么就记不住呢?”宫娇凤似乎已经习惯给自己妹妹开门了,不光是自己洗澡的时候,有几次甚至是自己在厕所都要停下来去给她开门。这个丫头就是没个记性。

  或许已经料定门外的人是自己没头没脑的妹妹,宫娇凤开门的时候,根本没有在猫眼里看。而是直接就扭开了把手。

  门刚开了一小缝隙,宫娇凤就感觉不对劲。先是嗅到了浓重的酒味,接着诸葛遥半眯着眼,贱笑的脸蛋露了出来:“嘿嘿,小云我来看你了!你想我不啊!”

  “啊!”宫娇凤一声尖叫,猛的后退了一步,想要关门已经来不及了,诸葛遥的猪头和半个身子已经挤进了房间。她刚刚出浴,肌肤晶莹水嫩,格外饱满。现在几乎衣不遮体,美腿外露。香艳之美,难以言表。诸葛遥虽然大战过后,见到如此情景还是难免上火。

  “咦,小云,你刚洗澡了啊,来让叔叔帮你检查一下身体!”诸葛遥眼睛上像是上了一层薄雾,冲着这颗晶莹的珍珠就扑了过去。他虽然醉酒,但速度却快,

  宫娇凤一个猝不及防就被这货牢牢的揽进了怀里。

  “呼啦……”两人连连后退,直到退无可退栽倒在了沙发上。宫娇凤身上唯一遮羞的浴巾,已经落在了地上。诸葛遥健朗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把这小丫头给压的陷进了沙发里。

  宫娇凤被吓坏了,被一个男人这么热烈的抱着,只在自己的梦境中出现过。如今却成了现实。虽然她内心深处渴望男人的怀抱,但诸葛遥突兀的出现。让她多少有些恐惧,更重的是,这个家伙喝醉了,竟然连人都认不清了。

  “小云,你身上真软乎,哈哈,这才几天啊,你又发育了一大截子,当你完全成熟了。叔叔就把你给采摘了吧……”压在这娇嫩的粉肉上,诸葛遥嘴上喃喃的说着。但是手上却很规矩。不一会就听见他浅浅的呼吸声,竟然是压在宫娇凤的身上,醉过去了。

  宫娇凤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她浑身冒着火,又羞又怕。看见诸葛遥睡了过去,她的心也稍稍的放下。

  “难道我就是我妹妹的替身吗?你希望的是我妹妹吗?”宫娇凤任这个男人紧紧的压着自己。感受着这个男人的体温。她伸手轻轻的拨弄着诸葛遥的刘海,眼中无比的幸福“如果时间就这么停止住,该有多好啊。”宫娇凤轻轻的感叹了一句。双手笨拙的环抱住诸葛遥的身体,感受着短暂的幸福。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任时光飞逝,白驹过隙。竟然都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姐姐我回来了,基友叔叔我是请不来了!他去开……”宫娇云一脸的失望,用钥匙打开了门。刚一抬头就看见了这逆天的一幕。一个男人正恬不知耻的趴在自己一丝不挂的姐姐身上。虽然没有动作,但看姐姐那享受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个人有故事。

  “啊,姐姐,对不起,我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宫娇云吓了一跳,连忙轻声的说了一句,刚要回自己的房间。却被宫娇凤给叫住了。

  “小云,你误会了,他喝醉了快把他给我挪开!”宫娇凤看见妹妹进来,脸颊立刻红到了耳根。自己赤条条的抱着妹妹的准男朋友。这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吧。当然,她被这个死货压的已经手脚麻木,在不起来,恐怕要半身不遂不可。

  宫娇凤这么一说,宫娇云才发现这个奸夫很面熟。仔细一看竟然是诸葛遥!原来和姐姐偷情的这个人自己的基友叔叔!她一时心里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滋味。姐姐怎么会和基友叔叔搞到一起去呢?

  “基友叔叔,你个混蛋竟然敢欺负我姐姐,你给我起来!”宫娇云小手虽嫩,但用劲起来,也像一把老虎钳子一样,加上她心里有气,这捏起来更是毫不留情。

  果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诸葛遥的皮也厚到了这个地步。迷迷糊糊的醒来了,眼睛都没睁开,就把脸往人家宫娇凤的胸口拱:“云云,我要加餐,我要加餐!”

  诸葛遥的动作来的突然,加上宫娇凤的身体僵硬,几乎动态不得。一会就被这货给得逞了。他像个被哺育的孩子一样,一脸的安详。只是宫娇凤又羞又怕,自己怎么就被诸葛遥当成了奶妈。

  宫娇凤向来心软,诸葛遥这吃自己的豆腐,她也下不了重手。但宫娇云就不一样了,本来就吃了醋,心里又有气,这会更是使出了浑身的了力气,在诸葛遥大腿内侧的软肉上,狠狠的掐了几把。

  “啊,疼啊!”诸葛遥大喊了一声,张开了嘴巴。这才渐渐清醒过来。宫娇凤也趁着这个时候,向后缩了半步,卷起沙发上的毯子裹在身上,缩在沙发的边角。

  “咦,我怎么在这里,刚才那个是什么味道?你们两姐妹怎么都在?”诸葛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欠扁样。他醉酒的时候确实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不过等清醒以后,看到眼前的架势他就猜的七七八八了。但是为了能全身而退,他也只能装疯卖傻了。

  宫娇云紧紧的坐在诸葛遥的身边,两个眼睛瞪成了牛眼:“你喝醉酒了为什么来我家耍酒疯,刚才为什么要欺负我姐姐!”宫娇云步步紧逼,质问着诸葛遥。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喝多了,上了出租,就只记得你们家的地址。刚才进来,我还以为给我开门的是你呢,接着我就倒在沙发上,什么知觉都没有了!我是无辜的!”诸葛遥口若悬河的为自己洗白,把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都推给了醉酒。

  这是这么勉强的理由,根本就不能平复宫娇云的怒气。

  宫娇云小嘴一撅嘴,脱下了鞋子盘腿坐在了沙发上:“哼,我一直以为基友叔叔是个好基友,正人君子,没想到你就是个大色狼。你都那么对我姐姐了,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呀?”宫娇云竟然忧伤了起来,她从小几乎是被姐姐拉扯大的,有什么好的东西,姐姐都是让她他。所以她也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姐姐吃亏。

  “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啊!”诸葛遥耸了耸肩,举起双手装起了无辜。回想一下刚才的情景,他还有些小后悔,要是趁着刚才醉酒的劲,直接把宫娇凤给办了,倒也省事,反正她根本就不会反抗。

  宫娇凤的脸蛋又恢复了血色,红扑扑的。虽然自己和诸葛遥没有发生什么。但自己的身体全都被这个家伙给看去了。而且还被他给当成了奶妈。想到这里她的头就更加的低了,好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哼,基友叔叔,你就承认吧!我什么都看见了!姐姐,你说说,这个叔叔刚才是不是动你了!”宫娇云像个小警察一样,今天是铁了心要给自己姐姐主持公道了。

  “恩,动了!”宫娇凤两只手拨弄着毛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一句。

  擦,诸葛遥一听这姐妹的一唱一和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中招了。难道这是宫家姐妹专门给自己设计的圈套吗?要真是这样那自己可真是吃亏了。

  “妹子,你可不敢乱说啊,咱们之间可是纯洁的男女关系。”诸葛遥的解释如此的苍白无力,两个女孩根本就听不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