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化仙志 > 第2章 小白的从前
  江宁不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是他父亲替他取的名字。

  江宁出生时,月朝已向唐国用兵数年,唐**队节节败退,故江父替儿子取了这个名字。

  宁,安宁,宁静。

  希望唐国平安……

  江宁是活着,但不叫江宁,而叫刀寒白,小名叫小白……

  ……

  “出历城北门六百里,路有岐,数万山壑横卧,潦水潺潺,崇岭重重,短松屈曲,漫山遍野,一黛如碧,便谓石梁山……”

  石梁山风景是好的,但可不是一个好地方。

  然而江宁写的这篇文字确实优美,叶晨徐徐将这篇言辞古拙清丽的《石梁山记》读完,叹道:“刀寒白,你的文采当为历城第一。”

  江宁站了起来,屈身拱手,长袖及地,说道:“城主夸奖了。”

  他的脸上却是波澜不兴。

  叶晨扫视他一眼,心想,刀小胖长相虽不英俊,气度是好的,不亚于那些名门子弟。

  他拍了拍江宁的肩头:“天色不早,你回去吧。”

  江宁与几个负责修著《历城地志》的同僚们走出城主府,一个同僚略带嫉妒口吻地说:“刀寒白,城主越来越赏识你。”

  “在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文笔再好,又能如何?”江宁反问一句。

  仅是一句,几人全部冷场。

  一个身穿劲服,浓眉大眼的青年迎了过来。

  “大哥。”

  “刀捕头。”

  “各位好,”青年冲其他文士拱了拱手,然后看着刀寒白,几个文士会意,立即辞别。

  “大哥。”

  “小风他们晚上又要带一大伙人去如意酒肆吃饭……”

  江宁皱了皱眉头。

  他不会知道现在有许多人在找他,不过眼下,也非是像苏母所说的那样,脱颖而出,而是过得很不好……

  当年泰平州城破之日,金灿祖父下达了屠城之令,江宁机警的躲过了月朝士兵的追杀,被浓眉大眼青年的父亲,月朝卫将刀承保收留,刀寒白就是刀承保取的名字。

  可是泰平州攻防战太过惨烈,在攻城中,刀承保也受了重伤。泰平州拿下后,月朝军队继续攻克唐国其他州府郡城,刀承保不能参加战斗,只能随着一批伤员返回故里。

  泰平城是唐国的大城,位于现在月朝的中南部,历城位于月朝的西北,是边塞之地。

  两城相隔遥远,为了照顾养父,临行前,在刀承保部下陪伴下,江宁替刀承保买下了李婶、李檬母女两,让李婶一路上照料刀承保。

  回到历城后,因战功月朝授于刀家世袭子爵,又给予了大笔赏赐,可是两年后,刀承保却因伤病加重去世。

  按照正常规距,刀家有了如今的地位,全是刀承保用战功与性命换来的,大半财富也是刀承保战功与性命换来的,刀家家主未来得由刀承保的儿子、江宁的义兄来继承,当然,作为刀承保的义子,也要继承大量的财富。

  问题来了。

  刀承保还有一个哥哥与两个弟弟,刀家老三也就算了,可是刀家老太太、也就是刀承保的母亲,平时最喜欢刀家老四,刀家老四与刀家老大沆瀣一气……先是江宁。

  在老太太的思想里,若不是泰平城人顽固不化,负隅顽抗,儿子就不会受重伤,也不会死。用刀家老四的话来说,只要刀承保不受伤,不退出战场,坚持一两年时间,月王朝平定唐国,刀承保会获得更多的战功,刀家也会获得更大的封赏。还有其他的原因,刀承保的妻子,江宁现在的义母……

  老太太不喜,后面又有人挑唆,连带着整个刀家家族的人都开始憎恶起江宁。

  不久,江宁被赶出刀家,发往郊外刀家的牧场放牛放羊。

  千年战乱,人族死伤惨重,人烟凋零,许多城池都空旷一片,更不用说郊外。

  历城位于边塞,一半是人族,一半是荒族,郊外更是荒族的天下。

  荒族悍野,还有许多盗寇流窜,刀家全族对江宁厌恶,百般虐待……往死里虐待,没有其他人庇护,那一两年年幼的江宁几乎是游走在死亡线上。其实刀家这么做,就是想将江宁置于死地的。只是欺江宁年幼不懂事,没有说出来罢了。

  继续呆下去,即便江宁机灵,能在郊外保住性命,刀家也会有人直接真的往死里整。

  正好历城城主招聘文人墨客修著《历城地志》,那时江宁才十一岁,听到这条消息后,偷偷跑到城中,前去应聘。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