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公子风流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置之死地
  诱敌之计……

  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儿像。

  不过马哈木听了,非但没有踟躇,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他们是想在那里与咱们决战,我的好孙儿,你说这个计,我们是中还是不中呢?”

  明知是计,却是问出这个问题,实在有点儿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也先却是非常了解祖父的心思,他微微一笑道:“汉蛮子有句话,要做蜉蝣撼树、螳螂挡车,想必他们这样做也不过是死马将活马来医,反正已经无路可走了。”

  “显然,他们是将希望全部放在了那处城门,若是我们攻打其他城门,一时之间未必能攻下,可若是攻打那处城门,却未必没有机会,他们有了准备,就不免会有几分自信,越是自信满满,用他们的话说,就是骄兵必败。况且,我们有铁骑十几万,都是大漠之中最彪悍的勇士,要拿下这小小北京,还要与汉蛮子使诈,不免弱了威风,祖父想必已是决心攻那处城门了,却不知孙儿说的对是不对?”

  马哈木听罢,更是哈哈大笑,不由站起来,将手中的银刀丢到案上,道:“不错,咱们过来就是要捏碎汉蛮子的骨头,我唯一忌惮的就是远在大漠的三十万精锐明军,至于这里的老弱病残都不足为惧,既然他们想我们取这处城门,那么我们就从这里攻城,且要看看,他们到底拿什么来抵挡我们。传令下去,明日突兀哈为前锋,带兵攻城,我要亲自督战,明日……我们就进北京,告诉下头的勇士,进入北京之后,准予他们烧杀七日七夜,看上了什么宝贝,只要他们装得下,就任由他们去取,看上什么女人,只要他们是男人,就……”

  众人一听,顿时浑身火热,不待马哈木说完,便都哈哈大笑起来。

  也先坐在一旁,却是道:“祖父,只是鞑靼人那边是否要知会一下?”

  马哈木压住了眉,却不由笑了:“去告诉阿鲁台,这一次,咱们瓦剌人打头,让他们跟在我们的身后吃香喝辣便是,即是歃血为盟,总要拿出几分诚意才是。”

  几个瓦剌将领却是相互对视一眼,**的笑了。

  说是让他们捡便宜,可是谁都知道,只要是谁先入了城,这北京城里最大的收益自然就在谁的手里了,表面上看似乎是瓦剌人吃了亏,可是这北京城便是一座宝山,即便是做出一点牺牲,只要能得到最丰厚的奖励,又算得了什么?

  ……………………………………………………………………………………………………………………………………………………………………………………………………………………………………………………………………………………………………………………

  另一处大营,却是鞑靼的大帐。

  一个身材并不高大魁梧,却显得颇为年轻的鞑靼汉子听了来报,不由笑了。

  他的目光幽幽,手里举着一杯空盏,不由叹口气,对左右的人道:“此番咱们和瓦剌人结为兄弟,为的,是那个大明天子,瓦剌人贪婪无度,想要得到最大的好处倒也无可厚非,不过他既然愿意充作马前卒,便让他去杀吧,传令下去,让勇士们好生休息,不必理会,咱们还有的是人要杀,有的是仗要打……”

  说话之人乃是鞑靼太师阿鲁台,这阿鲁台名为太师,尊奉黄金家族的鬼力赤为大元皇帝,但是在鞑靼内部早已掌握了实权,此次会盟,乃是瓦剌人提出,阿鲁台虽与瓦剌人不共戴天,可是今年的雪灾,鞑靼部受创最是严重,与其去为了几块草场和一点可怜巴巴的过冬口粮与瓦剌人争个你死我活,确实远不如和瓦剌人来这大明干一票要值当,阿鲁台‘奏请’了大元皇帝鬼力赤,鬼力赤本就是傀儡,自然无有不允。

  只是在来之前,阿鲁台却也有自己的盘算,这番会盟虽是一起打劫大明,可是并不代表瓦剌和鞑靼就是相亲相爱的兄弟,阿鲁台心里也清楚,一旦将这大明彻底击溃,也就是双方反目成仇相互攻伐的时候,统一大漠早已成为了双方心照不宣的目标。

  现在有了共同利益,自然是拧成一股绳子,可是阿鲁台并不急于立即展现自己的实力,既然瓦剌人想要打,那就让他们去打吧。

  …………………………………………………………………………………………………………………………………………………………………………………………………………………………………………………………………………………………

  次日一大清早。

  雪已是停了,一抹晨曦自浓雾中射出来,顿时令这白茫茫一片的北京和原野上的迷雾驱散。

  只是北风依旧,今日的天气比昨日更加凛冽。

  郝风楼只睡了两个时辰,便和衣起来,他站在女墙之后,开始等待。

  今日,应该就是揭晓答案的时候,他在等,等着一个答案,北京城的存亡,自己的胜败,都在此一举了。

  紧接着,那城外蜿蜒十里的大营开始升起了炊烟。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郝风楼的眼睛已是红了。

  随即,便有一支兵马开始出营。

  远远眺望,看不甚清,可是郝风楼依稀还是能看到在靠右的大营似乎出来了许多兵马,至于靠左的位置,却似乎没有动静。

  郝风楼禁不住狠狠地拍了拍女墙,兴奋地道:“成了!”

  “传令……传令,他娘的传令,准备迎敌,迎敌!”

  早已准备好的神级卫官兵已是一个个出现在了城头,躲在了女墙之后。

  武官们已经开始嘶吼:“检查,再检查一遍……”

  轰隆隆……

  千军万马已是浩浩荡荡压了上来,那乌压压的军马,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

  人声马蹄、鼎沸和喧哗的声浪一下子掩住了呜呜的北风怒号。

  七八万铁骑,倾巢而出,很快便出现在了朝阳门下。

  ………………………………………………………………………………………………………………………………………………………………………………………………………………………………………………………………………………………………………………………………………………………………

  在大漠的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朱棣的判断是正确的。

  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朱棣的脸色很不好,此时他亲自带着朵颜卫在雪原上驰骋了三天。

  可还是迟了。

  那蜿蜒关隘的轮廓并不曾看到,可是一个个噩耗已经传来。

  山海关失陷、蓟县失陷。

  这两处都是北京的屏障,屏障已失,北京已经门户洞开,面对十几万残元精锐,里头那些老弱病残,指望得上么?

  朱棣甚至判断,只怕北京城已经沦陷,而这个后果绝对是灾难性的。

  朱棣几乎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因为他知道,一旦北京沦陷,那么自己完了,大明也完了。所有人……都完了。

  三十万被切断了粮道的明军,疲于奔命,又没有足够的给养,等待自己的将是灭顶之灾,而没有了北京,没有了这三十万精锐,甚至自己也成为了阶下囚,大明还会存在么?

  莫非……这又是一次靖康之役?

  想到这里,朱棣便感觉自己的心在绞痛。

  他努力了半辈子的东西,眼看着就要沦丧,更可笑的是,自己此前还自信满满,以为此番可以开创万世伟业。

  功业不成,反而搭上了江山社稷,朱棣已经感觉自己是可怜虫了。

  可是……

  他依旧咬着牙,显露出了那桀骜不驯的一面。

  赵王,自己的儿子朱高燧,是不是已经落入贼手了?

  郝风楼呢?郝风楼这个家伙倒是有几分本事,可是……

  那么一丁点的希望很快便被浇灭,凭他那两千人的神机卫?两千神机卫对付一万大明精锐,朱棣或许可以相信,可是凭他们去抵挡十几万大漠里的豺狼,朱棣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完了……彻底完了。

  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告诉自己,可是朱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南下,他必须回去,即便回去面对的是以逸待劳的凶残贼寇,他也必须回去。祖宗的基业在那里,自己的亲族在那里,即便是败亡,那么索性就眼睁睁地看着这锦绣江山成为人间炼狱吧。

  …………………………………………………………………………………………………………………………………………………………………………………………………………………………………………………………………………………………………………………………………………

  第三章送到,好吧,不求月票了,悲剧。r115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