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一切从长生开始 > 第五十三章 开往黄泉的公交车
  郭攸然正襟危坐,点点头道:“是的,我要当一名内科医生!”

  不知为何,面对姬道陵,他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压力感。

  就像面对长辈一样……

  明明他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大两三岁而已啊。

  姬道陵开口道:“若是其他事情,我或许可以帮你,只是学业上的事,还是得靠你自己努力。”

  毕竟,他也不是万能的,可以瞬间就让郭攸然成为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

  而且,医生承担的是救死扶伤的大事,如果自己帮他考上了医学院,此人不学无术的话,也只会害了更多人。

  郭攸然摇了摇头道:“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现在的成绩已经足够让我进入我想去的医学院,只是我本身的情况,却不适合当医生。”

  “你本身的情况?”姬道陵有些疑惑。

  “嗯,我恐血,确切的说是恐惧黏稠的红色物质,只要看到,我就会恶心,冒冷汗,身子会不自觉的颤抖……”郭攸然开口道。

  “你这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姬道陵问道。

  如果是先天的,姬道陵还真没什么办法,如果是后天的,倒可以找到根源,看能否帮他克服。

  “后天的。”郭攸然仿佛是在回忆,“就在三年前,我和一个朋友刚初中毕业,于是约好出去玩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只赶上了最后一趟末班车,可没想到那辆公车却发生了车祸。”

  “那场车祸后,我便本能的对红色感到恐惧,尤其是那种粘稠物……”

  郭攸然说到这里,还不禁打了个寒颤。

  姬道陵开口道:“你要救的朋友就是在这场车祸中出事的?”

  郭攸然有些难过的点头道:“嗯,我朋友在这场车祸中变成了植物人,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而你虽然活下来了,却也落下了恐血的后遗症……”姬道陵想了想后开口道,“看来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了。”

  所谓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在目睹他人死亡,或者受到死亡的威胁,又或者躯体受到严重的受伤而产生并且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想必郭攸然在出车祸时,被里面的恐怖场景吓到了,这才导致了他现在恐惧黏稠的红色物质。

  郭攸然叹了口气道:“起初,我也以为是这个症状,还专门找心理医生治疗过,可没想到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了,这就像不治之症,一直困扰着我。”

  “而且,经过治疗后,我的身上,却发生了更恐怖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认真的看着姬道陵,开口道:“大师,您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姬道陵看着郭攸然,开口道:“为什么这样问?”

  郭攸然深吸口气,开口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对外人说,就在我发生车祸前,我看到公交车前似乎掀起了一阵灰色的雾气,这雾气很大,直接将公交车吹倒了……”

  “里面大部分乘客被压在车底,鲜血流了一地,当时,我和我朋友都慌了,从破碎的窗口逃了出来。”

  “然而,刚一出去,我就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不是我们原来的地方了。”

  “周围被黄沙覆盖,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群穿着古装,面容狰狞的人,它们就像恶鬼一样,朝我们扑来。”

  “我和朋友都害怕极了,就拼命的往前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前面就出现了一丝光亮,我们两个就往有光亮的地方靠,没想到就要跑到光亮的地方时,我被那群人抓住了,我朋友就停了下来,把我推到了光亮的地方,他自己却被抓了回去……”

  说到这里,郭攸然抓了抓头发,显得很是痛苦:“之后的事情我就记不清楚了,不过我听警察说,我们乘坐的公车是掉到了河里,除了我和我朋友之外,其他乘客和司机都死了,根据医生的检查,我朋友其他地方没什么问题,就是脑损伤,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

  他看着姬道陵,露出苦笑道:“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像天方夜谭,连我自己都以为只是个梦而已。”

  顿了顿,他接着道:“只是,我错了,这或许根本不是梦,而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只是我不记得了。”

  姬道陵看着他问道:“你在治疗后,是又发生了什么你无法理解的事情?”

  郭攸然点点头道:“是的,在经过治疗后,我会经常做到同一个梦,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当初车祸的地方,在梦里,那里的场景更加清晰,似乎还有一片集市,我本能的想要进去,可每一次,都被我朋友拦了下来。”

  “你是说,你在梦里看到了你的朋友?”姬道陵眼睛闪了闪。

  “是的,不止一次,我在梦里想开口,却说不了话,他总用焦急的眼神看着我!”郭攸然开口道。

  姬道陵看了眼郭攸然,见他神色似乎不太像说谎,心中倒是升起了几分疑惑。

  看他的样子,似乎真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可是,一辆公交车,被灰雾一卷,就进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可能吗?

  而且,根据郭攸然的描述,这公交车也并没有消失,而是又回到了现实中,只是车上的乘客全都死了。

  或许,这是一些修炼者搞出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唯独将这郭攸然放了呢?

  郭攸然挠挠头道:“或许真的是我的精神出现了问题,所以我想要当医生,不仅是为了治疗我朋友,也是为了更好的研究自己的病情。”

  “可是,医生难免会见血,我根本没资格胜任。”

  说到这里,他拂了拂脸颊,露出非常痛苦的神情。

  姬道陵想了想后,还是将天书拿了出来。

  “把你的手,放在这上面。”

  郭攸然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这本泛黄的古书,倒也没有多想,伸手按了上去。

  刹那间,天书便发出一阵微弱的光芒。

  上面,也开始浮现出一行行字迹。

  天书名单:郭攸然

  天书事件:开往黄泉的公交车

  解因缘:帮助郭攸然进入黄泉,与他失散多年的朋友相见

  “黄泉!”

  姬道陵看到这两个字,眼睛不由闪了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