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二十五章 出手相助
  “小的,小的不知道……啊……”因为踩在手上的力道加重,车夫的脸部表情早已经扭曲,哭喊着,“小的,小的不敢说谎。小的只知道听命于大爷,其它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大爷也从来什么都不让小的知道,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啊!”

  “这四年你没跟任何人接头过?”

  “没有,真的没有。”车夫生怕韩墨卿不相信自己的话,“大爷从来没说过谁是自己人,谁不是自己人,更没有让府里的任何人跟小的接过头,小的真的不知道府里还有哪些人哪小的一样,小姐,小的这次真的没有说谎,求小姐饶了小的一命吧。”

  看着他这副模样,韩墨卿慢慢的移开脚,孙玉岩果然狡猾,这么小心翼翼的在韩府里拉拢人,扩大他的势力,却又不会让被拉拢的人知道谁是他这边的。这便是防止今天这样的情况发生吧,他还真是深谋远虑啊。

  车夫痛哭流泣,看起来极为狼狈:“小姐,小的知道的全都说了,小的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求小姐饶小的一命,小的来世做牛做马报答小姐。”

  韩墨卿厌恶的一眼也不想看他,这样不忠不义之人不配做她的牛马,“放心,现在我还不想要你们的命。”还有价值的人,至少应该先发挥了他们应该有的价值才是。

  “雪阡,去找沐影过来。”她现在还不能暴露了自己。

  雪阡略犹豫的看着地上的几人:“可是……这些人。”

  “不放心?”韩墨卿眼中带笑的反问。

  呃……雪阡的确是有些不放心,但看着眼前的模样好像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恩,那奴婢这会便过去。”

  “小姐!小姐!”

  “墨儿!墨儿!”

  “小姐……”

  伴随着不远处的火光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声传来,雪阡回头:“小姐,好像是府里的人找来了。”

  韩墨卿看了一眼地上的六人,不禁皱眉,怎么来的这么巧,若是让人发现这样的情况,她就隐藏不下去了,在方才动手下处理这六个人的时候,她就该让雪阡去叫沐影的。

  一直“看戏”的夜沧辰和凌崎自然也看到了越来越渐的火光跟,凌崎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看来是韩相爷见韩小姐这么晚还不回府出来找人了。”

  夜沧辰看着不远处犯难的韩墨卿,知道她需要一个“救命恩人”,“走。”

  凌崎以为他是说回城,点头轻挥僵绳跟上,走了两步却发现他是去韩墨卿那边。微微一愣后,露出一个“我懂了”的笑容。

  夜沧辰好似脑后长了眼睛一般,转过头来,凌崎连忙收回脸上的笑容,故做正经,“恩,我觉得我们还是快过去的好,因为韩府那边的人也快到了。”

  夜沧辰默不作声的转过头去,向那边而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两人,韩墨卿的眼睛瞪的越来越大。夜沧辰却是第一次看到韩墨卿这般真实的表情,当下倒觉得有几分可爱,眼睛里拂现一丝淡淡的笑意,当然,这抹笔意除了凌崎也没人能看得出来。

  韩墨卿很快的便回过神来,“小女见过王爷。”

  夜沧辰跳下马背,走到韩墨卿的面前,“你这个样子太整齐了。”

  夜沧辰莫名的一句话,奇怪的是韩墨卿竟然知道他的意思,看着越来越近的那些人也顾不上去想,夜沧辰跟那个凌崎出现多久了又知道多少,她看了眼被那几人扔在地上的刀,上前捡起来递到雪阡的手里,“往我身上划几刀。”

  “啊?”雪阡有些为难的喃道,“小姐,我功力不够,会划伤你的。”

  夜沧辰不作声的接过雪阡手里的刀,还未等韩墨卿有所反应就已经提发刀划破她身上的衣服。很快,衣服便没了衣服的模样,但夜沧辰下手却出奇的准,里面的白色亵衣是半分没碰到,韩墨卿外表看起来狼狈却是半点肌肤都没有露出来。韩墨卿抬头刚想道谢,那刀已经向她脸挥过来。

  “小姐……”雪阡惊呼。

  韩墨卿动也不动的站着,下一刻,她头上的淡粉色的丝带滑落,一头乌黑的头上散落下来。

  韩墨卿低头看了看垂落在肩上的头发,略感满意,这样挺狼狈的。回头看了眼雪阡,走了过去。

  “整理”好雪阡后,韩墨卿又迅速的帮裴雨凝“整理”了一下。

  “小姐,是小姐!”一声惊喜的呼叫声在几步外响起,“相爷,大爷,找到小姐了,找到小姐了……”

  来的这么快!韩墨卿看着地上的这群人,落在爷爷的手上定没命了,但她还有用处呢。

  “这些人我先替你带走。”夜沧辰出声。

  “行!”韩墨卿从腰袋中拿出一粒药丸,迅速的塞到马夫的嘴里,“这个王爷不用管。”

  凌崎刚想出声,就见韩墨卿回头抱着雪阡,浑身瑟瑟发抖,两个“惊吓”过度的女子看起来好生可怜。凌崎想要说的话已经全然忘记,讶然的看着这主仆二人,这……眨眼的功夫……

  “墨儿!”韩相爷走到林中,看到面前的场景,一颗心吓的七上八下。

  随着他身后而来的孙玉岩,眼角很快的略过一丝喜悦,成功了?一个抬头,正对上夜沧辰看过来的眼神,夜王爷!他怎么会在这里!

  韩相爷走到她韩墨卿的面前,见她被凌乱的头发跟破碎的衣服,怒火中烧,“墨儿,你怎么样了?”

  “爷爷!”韩墨卿委屈的扑入韩相爷,抱着对方哭诉着,“爷爷,墨儿好怕,爷爷……”

  韩相爷心疼的安抚着韩墨卿:“小墨儿不怕,爷爷来了,爷爷在呢。”

  “韩相爷不必担心,韩小姐只是受了惊吓,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凌崎出声解释,这也是在变相的告诉大家,韩小姐的确是遇到歹人呢,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韩相爷这才注意到凌崎跟他身边的夜沧辰,“老臣参见夜王爷。”

  “不必多礼。”夜沧辰淡淡道。

  韩相爷怀中的韩墨卿呜呜咽咽道,“爷爷,是……是……夜王爷救的墨儿。”

  韩相爷一听,立即感激的看向夜沧辰,“夜王爷……”

  “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改日再说吧,既然韩相爷找来了,本王就先回去了。”夜沧辰看了眼地上的五人,“这几个人,本王还有些事情需要查清楚,还请韩相爷交给本王。”

  韩相爷看到韩墨卿跟雪阡的模样,再看看地上这五个大汉还有什么不了解的,想到他们的心思他便恨不得将这些人千刀万剐,但夜沧辰这样说了,他也没不好跟他要人,毕竟也是因为他,墨儿才能平安无事:“下官明白了,只是希望夜王爷如果盘问跟下官府中有关的事情,还希望夜王爷能告知下官。”

  夜沧辰轻“恩”了一声表示同意。

  凌崎为难的看着那五个连站也站不起来的人,头微微发疼,他们就两个人怎么带啊?

  夜沧辰却对着孙玉岩道:“孙大人,麻烦你先找个地方帮我本王把这五个人安顿一下,明日本王方便了再来领。”

  孙玉岩微讶于夜沧辰会的吩咐,“是。”

  夜沧辰迅速的将那五人的下巴卸下后,跃上马背,头也不回的离去。

  跟夜沧辰一起离开的凌崎对那五个人略感同情,夜王爷卸上巴的功夫那是一绝啊,他卸的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能安上了。

  这边韩相爷已经脱了外衣让韩墨卿披上,让人去把马车赶过来准备回府。

  “爷爷,马夫为了救我跟好雪阡被那些人打昏了,你一定要让人好好的照顾他。”韩墨卿上了马车后不放心的交待道。

  韩相爷点头应声,“爷爷会处理的,你不要操心了。”即使墨儿不说,他也会好好将人带回去的,那五个人被夜王爷要走了,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也只有车夫了,明明是在城里吃的糕点,为什么马车会走到城外来?这件事有些蹊跷,他必须好好的盘问清楚,如果这件事是个阴谋的话……

  因为夜色太晚,所以韩相爷只派了个人去裴府报平安,便将裴雨凝一起带回了韩府。

  跟在马车后面的孙玉岩心里全是不甘,怎么会这么巧会碰到夜王爷!韩墨卿的运气竟然会这么好!若不是夜王爷,她已经被毁了!

  想到后面马车里那五个不能开口说话的人,孙玉岩心里有些疑惑,夜王爷要问他们什么?如果碰巧遇到出的相助,为什么要盘问歹徒?

  虽然想不明白为夜沧辰会要走那五个人,但至少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指证车夫了,毕竟跟这五人接头的就是车夫,他的人保下了。退一万步,即使是那五人被岳父带回韩府,查出什么来这火也是烧不到他身上的。

  这边的入城的夜沧城丢了句“给那五个人弄个身份”后便策马而去,留下凌崎一个人在黑夜中,弄个身份?!

  好吧,弄个身份确实不难,什么朝中最近全力抓捕的江洋大盗或是京城中强占良家妇女的采花贼,而夜王爷闲着没事就揽下了这个事情,恰好就碰到了差点被下手的韩小姐,然后夜王爷自然出手,最重要的是,夜王爷要走人也合情合理了。只不过,夜王爷,你不觉得你对那个韩墨卿的事太上心了点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