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一婚生二婚熟 > 第一章 少奶奶
  拥挤的公车上,各种气味充斥着鼻腔嘈杂不断。

  女孩曲勾着的指骨死死握住扶手,黑色的职业套装紧紧的裹在身上,齐膝的包臀裙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她略白的脸色布满薄汗,杏眼微微一扫,落在了一旁乘客手中的手机上。

  娱乐新闻的版页,‘sk集团总裁夜会*’几个铁红的大字赫然印如眼帘,一张张远距离拍摄的图片跳出手机,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依旧能够一眼看出上面人的五官。

  照片内,男人修长的身影揽在*的腰间,一脸倨傲的神色似乎一点也不畏惧偷拍。身侧女孩高挑的身体,将头靠在男人的胸前,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两人相谈甚欢。

  她眸光微微晃动了一下,握着扶手的手指松动。

  忽然,车厢一个急刹,安白大惊失色,身体不稳猛朝着拿手机的乘客直接撞了过去。

  “会不会开车啊!”

  “艹,混蛋趁机揩油是吧!”

  车厢内一时间陷入了一片混乱,司机一个头两个大,目光哀怨的看向前方一个神龙摆尾就已经消失不见了的豪车。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拿手机的乘客虚扶了一把,目光扫过她的领口,从脖子处刚好可以看到不错的春光。

  安白快速的抽挥手,脸上的表情微微厌恶:“没事。”

  乘客对于她的情绪视而不见,一双眼睛时不时的扫过她的胸前,神色靡靡:“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她摇头,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钻出了车厢。

  脚刚踏到地面上,劣质的高跟鞋跟应声而断,安白身体一个踉跄直接坐到了地上,长发从背后散落,遮住了她脸上的表情,旁边是无数冷漠的目光。

  她扯动了嘴角,片刻之后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将脚上的高跟鞋脱掉,鞋跟捡起来装进了包里,赤着一双脚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脚踝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她仿佛一块不知道痛楚的木头一样。

  沉闷的天空滚过闷雷,大雨顷刻而至浇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安白站在山脚,昂起秀白的小脸,透过雨幕遥看着不在视线范围内的云天别苑。

  她的,家。

  “少奶奶,您怎么淋湿了,怎么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给你送伞啊。”佣人林妈看到一身狼狈的安白出现在大门口,脸色惊慌,赶紧拿了一个大毛巾把她裹了起来,又拿了小毛巾替她擦着头发。

  安白微微的抬眸,看到神色关切的林妈,胸腔内的热流缓缓的涌动。

  她伸出手,直接将林妈抱在了怀里,脑袋埋在她的颈间,深深地吸一口温暖的气,这样的温暖直接熏湿了她的眼睛。

  安白鼻腔一酸,想起了医生犹在耳边的话:“安小姐,您父亲的症状正在恶化,我们已经用了最先进的药物还是没有办阻止他肾脏的衰竭,我们已经尽力了。”

  林妈抖动的嘴唇心疼的将安白抱在了怀里:“小……少奶奶,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跟林妈说,林妈,林妈……”

  林妈的声音逐渐哽咽,跟她说又能如何,她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佣人而已。

  许久,安白的声音才缓缓的传来,哽着的喉咙故作坚强:“林妈,我没事。”

  她贪恋着温暖,强行的从林妈的怀里撤离,透明的脸上带着笑意,语气撒娇:“就是刚才下车的时候不小心崴到脚了,好痛。”

  林妈一怔,随着她的话看向安白的脚踝,白皙的脚掌上方,原本纤细的脚踝处正股的像个面包一样,红肿的厉害。

  林妈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少奶奶,您先坐着,我去拿药。”

  安白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林妈慌张消失的背影,疲惫的笑容这才收起。

  等了许久也不见林妈回来,想到这里毕竟是不是在以前的家里,心里放心不下起身找了过去。

  刚一转弯,就看到一个女佣居高临下的站着,手中正拿着一个医药箱,而林妈,正倒在她的身旁。

  “你做什么!”安白厉声上前,小心的将林妈扶了起来。

  女佣一看到时安白,气势非但没有弱下去,反而更加的嚣张跋扈:“我们家小姐要用医药箱,林妈一个下人非要跟我抢。一个下人居然还想和小姐抢东西,连本分都不懂。”小佣人说完白了一眼对面的两人不住的冷笑。

  “本分?”安白猛的看向她,眸中像是含着一把冰做的利刃,看的小女佣一个激灵。

  将林妈扶到一般站稳,安白脸色微沉,一步步朝着女佣走过去,她冷笑的扯动着嘴角,漠然的神色隐藏着怒气。

  啪。

  一巴掌扬起落下,小女佣的脸上立刻就浮现一道五指的红痕。

  这一巴掌,安白可是用了十足的力道,但是心中的怒火却一点也没有浇熄:“这一巴掌是替林妈打的,同为佣人,但林妈是贴身照顾我的,你没有资格对她动手。”

  反手啪,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教你什么叫做本分!既然知道自己是佣人,更没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明明是一身的狼狈,此刻的安白浑身却散发出不可忤逆的气势。

  小女佣捂着两边被打的对称的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安白。

  之前很多小女佣都会明里暗里欺负她,但是从来都不见她反抗,今天是受什么刺激了……

  “少奶奶,都是我的错,您别生气了。”林妈拉了拉安白的衣角,脸色担忧。

  她不希望她为了她给自己惹下不必要的麻烦。

  安白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语气带着警告的凌厉:“林妈,你是我的陪嫁,这个家里除了我,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你动手。”

  林妈从小照顾她长大,若不是因为舍不得她一个人受苦,现在也不用委屈自己呆在这个家里受尽委屈。这些人怎么欺负她都可以!但是动她身边的人,她绝对不允许!

  “不错,少奶奶的架子很足。”冷嘲的声音忽然从楼上响起。

  安白心中一震,目光缓缓的上移,碰上了男人一双带着嘲讽的黑瞳,一张俊美的如同雕刻般细致的脸上,满是对她的不屑u3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