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850章 五项禁令
  现在的生活一切安好,不必承受前生父母辞世的撕心痛楚,不用承担超出年龄的成熟所带来的负面情绪,无需感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悲哀。

  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全力保住生命中的幸福,不让它再次成为无法紧握的手中沙,还有……旅行那个为了青葱不悔爱情而许下的诺言,永不背弃四年之约。

  回到家里的时候,父母早已经休息,申大鹏蹑手蹑脚回了房间,没有洗漱就钻到自己的被窝,醉酒的头痛让人昏昏欲睡。

  不知何时陷入梦乡,梦中,与披着白纱的女神十指相扣,听着海鸥在远处鸣叫,踩着细沙在海边漫步,天与海的湛蓝让人恍惚,仿若置身于童话世界,安宁,幸福,只是白色纱幔之下,却看不清女神的面容。

  微笑中伸手掀开遮面的纱幔,期待中曹梦媛绝美的容颜映入眼帘,申大鹏正要用拇指触碰白皙粉嫩的里面颊。

  可是正当手指触到面颊的一瞬间,曹梦媛的面容竟是突然变得模糊,无论怎样揉眼睛也看不清楚,再等晃晃头让自己清醒的时候,白纱下竟是王雪莹的脸庞,同样精致可爱,嬉笑不止,但却惊得申大鹏纳闷不已。

  “你,你……”梦中的申大鹏连连后退,王雪莹也不说话,只是笑盈盈的步步紧逼,当两人近在咫尺的时候,申大鹏用力一推,纱幔下的脸庞再次变得模糊,转瞬,又变成了王雨莹。

  “做梦,是在做梦呢。”申大鹏自知是在梦中,可是任凭他指甲嵌在了肉中,疼痛都那样真实,但却没有从梦中醒来。

  同一具高挑的身体,面庞却一变再变,曹梦媛、王雪莹、王雨莹,后来就连苏酥和林筱凝也出来抢镜,只是相比曹梦媛和王家姐妹的温柔笑意,苏酥和林筱凝则稍显失魂落寞,眼神哀婉悠悠!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不停转换,每一个都是天生丽质难自弃,但每一个气质又大不相同,申大鹏从惊慌中逐渐回过神来。

  “梦,只是个梦而已,没必要认真较劲,醒来就一切如常了。”可是这个梦就仿若牢笼般坚固,申大鹏就像是笼中困兽,终究是没能逃出。

  “大鹏,大鹏,醒醒,你这手是怎么了?出血了呢?”

  在一阵阵急促的焦急呼喝声中,伴着脸颊微微的疼痛,申大鹏才从恍惚睡梦中睁开了惺忪的眼,迷迷糊糊,看到的是母亲担忧的神情。

  申大鹏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挠了挠头发,再想伸手搓搓脸,却被母亲给制止了,“你的手都出血了,别乱抹!”

  经母亲提醒,申大鹏才稍有痛感从手心传出,抬手一看,并不是太大的伤口,也没有血流不止,跟梦中一样,好像是被指甲划伤。

  “妈,我没事,昨晚跟朋友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好像喝多了,呵呵!”

  “臭小子,考上大学长能耐了?还学着跟别人拼酒,让人给教训了吧?没出息,有时间跟你爹学学怎么涨酒量,省的在外面被欺负,起来吧,正好给你熬了薏米粥,吃稀点能解解酒,还蒸了花卷,还有你爱吃的红烧刀鱼……”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离开妈妈的怀抱……”

  申大鹏手心不是什么重伤,稍稍有些却并不碍事,一会消消毒就可以,但母亲的担忧和小题大做,还是让申大鹏感受到了家庭的温馨和母爱的温暖,心情大好的耍宝唱起了歌,惹得母亲在他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

  几十岁的人了还被母亲打屁股,这要是说出去肯定会被不理解人笑掉大牙,但这种久违又盼望的家庭温馨,申大鹏已经等了太就,他才不管别人的嘲笑,儿女不论多大年纪,哪怕年过半百,在父母面前仍是长不大的孩子。

  同样,不管申大鹏心智有多成熟,不管他到底经历过什么,也不论他已经得到怎样顺利的成就,他现在只想继续在父母身边当个可以撒娇使性的孩子。

  母亲去厨房忙活端饭端菜,申大鹏起床出了卧室看到父亲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看早间新闻。

  “1月22日,在全国公安机关加强内部管理电视电话会议上,公安部对全国公安系统提出了“五条禁令”。”

  “一、严禁违反枪支管理使用规定,违者予以纪律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辞退或开除。

  二、严禁携带枪支饮酒,违者予以辞退;早成严重后果的,予以开除。

  三、严禁酒后驾驶机动车,违者予以辞退;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开除。

  四、严禁在工作时间饮酒,违者予以纪律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辞退或开除。

  五、严禁参与赌博,违者予以辞退;情节严重的,予以开除。”

  “此次‘五项禁令’的提出,意在从基层抓起公安公务人员渎职、滥用私权的行为,执法人员的权利是国家赋予、人民赋予……”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大至一个国家,需要制订法律、法规来规范国民的行为;小至一个单位,需要制订规章制度,来约束成员的举止,此次颁布公安系统“五条禁令”,完全是对广大民警真正的关心、爱护。”

  ““五项禁令”的‘规矩’成就公安民警行为的‘方圆’,让公安民警真正成为民众拥护、百姓信赖、人们喜爱的的执法人员!”

  电视新闻播放着公安部自上而下颁布的‘五条禁令’,一项为提高公安民警执法人员形象的绝好禁令,只要能够彻底执行,绝对是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好事。

  只是颁布法令简单,想要执行到每一个几层却有相当的困难,而最难的就是无法准确掌控一个和谐妥帖,可以满足大家的‘度’。

  “爸,这都马上过年了,你要又有的忙了,真是一刻都不让人歇着啊。”

  申大鹏从洗手间出来,嬉皮笑脸的凑到申海涛旁边,顽皮的摸了摸父亲脸颊比自己硬挺又密布满脸胡茬。

  重生似水青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