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绝世巫医 > 第八十四章 白色护腕
  “你见过钟爷爷了?”浮青骆问道。

  陈羽君取下手腕上的白色护腕,点点头说道:“今天就是过来看看钟爷爷的情况,然后看到几个保安带着他们去打球,我闲着手痒,也跟着过去打了几拍。”

  浮青骆笑着点头表示明白了。

  陈羽君看着林毅晨跟他站在一起,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俩怎么凑到一起了?”

  浮青骆弹掉一截烟灰,笑道:“刚刚一起跟承军吃了顿饭。”

  浮青骆知道陈羽君不太喜欢王佟同这个人,所以没有提他的名字。

  陈羽君一脸嫌弃的表情说道:“钟承军是不是又去风流了?跟王佟同?”

  浮青骆耸耸肩,不置可否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吃完饭我们俩就先回来了。”

  “哼!什么样的人身边就有什么样的朋友,跟着王佟同那种人能学什么好?!”陈羽君鄙视地说了一句,还扫了林毅晨一眼。

  林毅晨正跟林娇林涛说着话,余光看到陈羽君这个动作,不由地无语,心说你骂就骂呗,看我是什么意思?

  “走,赶紧进去洗洗澡,一身汗臭味。”陈羽君扭头对林娇林涛说道,看样子挺喜欢这姐弟俩地。

  林娇和林涛同时看着林毅晨,林毅晨笑着拍着林涛的背,说道:“去吧,赶紧去洗干净了,然后看书去。”

  “嗯!”林娇和林涛今天晚上后玩地很尽兴,这时候反而有些想念课本了。

  “别理他,我们赶紧去洗澡。”陈羽君喜欢林娇林涛姐弟俩,却对他们的哥哥林毅晨看不顺眼,傲娇地转回身,头也不回地进屋了。

  林毅晨无语地看着陈羽君的背影,问身边的浮青骆:“她一直都这么讨人厌吗?”

  浮青骆抽完最后一口烟,摇摇头道:“是啊,从小被我们惯坏了,一副大小姐脾气。不过你别看她脾气有些傲,心地不坏,追求她的人可是能排一条街呢。”

  林毅晨叹了口气,一副悲悯天人的语气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脑子坏掉的人,我的任务沉重而艰巨啊。”

  浮青骆惊讶地挑起眉,他不知道林毅晨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一面,不过听到林毅晨的感叹,他感同身受地说道:“是啊,我就纳闷了,这丫头不就是稍微有点姿色,怎么被她迷住的人有那么多呢?我们几个人怎么都看不出她有什么好地。”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脾气又大又贼能气人,说话毒舌总是呛人。我就说啊,那些人是没有近距离跟她接触过,如果知道她是什么性格地话,十个人里面起码跑掉八个。”林毅晨言之凿凿地说道。

  浮青骆好奇地看着他,问道:“怎么说地好像你很有感受似的,怎么,之前吃过羽君的排头?”

  林毅晨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说道:“当初我跟承军出门,结果跟她的车撞到了一起。我在床上躺了好多天,我还没说什么呢,她就先发脾气了,搞得好像全都是我的错似的,但是那天开车是她跟承军,怎么怪也不应该怪到我头上吧?而且要不是我及时出手,说不定他俩现在还躺在医护室里呢!这女人,恩将仇报。”

  浮青骆好笑地点点头表示赞同:“这丫头鬼地很,最喜欢就是‘先下手为强’,小时候犯了什么错,先怪罪我们,结果我们从小为她挨过不少打。”

  “那你们还带她玩?”林毅晨惊讶地问道。

  “不是我们要带她玩,是她鬼精鬼精地,总是跟着我们一起玩,从小就不像正经的女孩儿,总是跟着我们疯跑,长大了也是风风火火地,运动不错,玩什么都容易上手,估计就是我们从小培养的好习惯。”浮青骆回忆起小时候的情形,说话中带着感叹。

  “哎!~说着说着就开始夸自己了,你这人不光是‘弟控’,还自恋啊。”林毅晨吐槽道。

  浮青骆听到“弟控”俩字,尴尬地不行,连忙为自己洗白:“对自己弟弟好不是很正常吗?就像你,别人要是说自己弟弟妹妹,你会不急眼?”

  “急眼是会急眼,不过你肯定做地比其他人都过分,不然他们也不会给你起这么一个外号啊。”林毅晨故意又念叨了一遍:“弟控!”

  “滚蛋!再这么说,我跟你翻脸了!”浮青骆气急地说道。

  “翻脸就翻脸呗,又不是没翻脸过。”林毅晨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走进大门。

  浮青骆有些后悔跟林毅晨和好了,可是想想自己的计划,心一狠、牙一咬,恶狠狠中又夹杂着一丝无可奈何地念叨着:“这次就放过你了,等忙完我的事你再敢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毅晨,晚上没事,我们再喝一杯吧。”浮青骆追着林毅晨进了门。

  ……

  第二天,周老去安排秦湖做身体检查,林毅晨则是拖起了睡地昏沉的钟承军。

  “干吗?一大清早地,还让不让好好睡觉了?!”钟承军带着强烈的起床气,语气不善地警告床边的林毅晨。

  钟承军裹着毛巾被坐在床上,裸露着上半身。昨晚他跟王佟同一同出去风流,凌晨三四点才回来,到现在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眼睛都睁不开,看到阳光就感到一阵酸胀。

  林毅晨看着钟承军深深地黑眼圈,无奈地说道:“你再这么放纵下去,就别指望有子嗣了。”

  钟承军却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婚我都不想结,要什么孩子?”

  林毅晨懒得跟他争论,只是说道:“你想不想要孩子我不管,我就说你还想不想抓那个蛊师了?”

  听到这句话,钟承军顿时清醒了许多,睁大了眼睛看着林毅晨:“抓,肯定要抓啊!你有什么办法?”

  林毅晨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起床再说。

  钟承军虽然平时看起来不靠谱,但是办正事他还是不含糊了,顾不得发困的脑袋,麻溜地冲到浴室里冲了个战斗澡,然后就套着短袖短裤出现在林毅晨的面前。

  林毅晨窝在沙发里,看着一屁股坐在对面的钟承军,调整了姿势说道:“今天带我去找一些药材。”

  “找药材做什么?”钟承军身子是起来了,脑子里却还有些迟钝,不明所以地问道。

  林毅晨无奈地看着他说道:“你不是说让我跟着你们尽量保证安全吗?我不得事先做好准备啊?”

  “啊!~”钟承军拖着长音,实则是在脑子里回想昨晚的谈话,想起自己确实这样说过,他转身去拿手机,边对林毅晨说道:“你等会儿,我先打个电话,要什么药材在中医院就可以找,他们这里肯定要比外边的药房齐全。”

  林毅晨不去管他,继续回想着以前老头子教给他的点滴。只可惜老头子教给他的关于蛊虫的知识太少了,他只能零星地想起一点点。

  “哎,也不知道灵气管用不,老头子说过想要解蛊必须找到下蛊人,知道下的是什么蛊虫才行,看来只能多准备一些,以防万一了。”林毅晨靠在沙发上,仰头喃喃地自言自语。

  不多时,钟承军就转身回来了,手里拿着电话对林毅晨招招手道:“走,我找了个主任说通,他已经给下面人打电话吩咐过了,我们现在就去找药材。”

  钟承军很看重这件事,不顾困觉饿肚子,急急忙忙地要先办这件事再说。

  林毅晨原本以为会到药堂抓药,没想到七拐八拐地一路来到了仓库,打开门后一股熟悉的药草味儿扑面而来,钟承军忍不住打喷嚏,林毅晨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辨识药材的日子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