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乱世枭雄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杨广最后的自尊
  夜生活曾经享誉天下的扬州如今夜晚显得格外冷清。

  夜幕刚降临,大街上便空空荡荡,甚至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这自然与一个月前杨广下达了宵禁的旨意,禁止一切人员夜间出门有关。

  这是因为虞世基和裴世矩在一个多月前突然进宫,向杨广禀报,近日有不少大臣趁夜间秘密联络,禁军中暗流涌动,恐有不轨之人要做不轨之事。

  这个消息让杨广大吃一惊,痛恨万分的同时,自然也是极为不安,他很想如年轻的时候那样,以雷霆之势将不轨之人找出来,然后灭族杀光。

  但是他尝试过之后,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对禁军的控制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甚至宫中的侍卫防卫也大不如前,他甚至已经不敢像之前那样随意杀宫中的侍卫太监和宫女,担心引起一些不好的后果。

  他细细想了一下,出现这种情况好像是从他罢免了宇文成都的官职,收了宇文成都的军权,将其软禁家中之后开始的。

  最后思来想去,杨广发现自己唯一能够得到落实的事情就是下令在扬州城实施宵禁,这多多少少也有些用,至少对杨广是一个安慰,因为宵禁之下,所有人夜间不能出门,自然晚上就难以行不轨之事了。

  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或者说潜意识中的绝望和恐惧让他不去想,真正有能力谋反不轨之人怎么可能会遵守宵禁的命令,而那些夜间巡逻的士兵是不是忠心于他都是两说的事情。

  不过,也因为这事杨广却是认定了虞世基和裴世矩是真正的忠臣,若不是二人进宫提醒密报,他甚至整天在醉生梦死之事,都不知道大难临头。

  杨广不知道的是,虞世基和裴世矩同时收到了王君临的密信,让二人进宫将这个消息告诉杨广,让其有所警觉,至少不要让宇文智及的谋反那般顺利,当然这本身就是王君临在扬州一揽子的周密计划中的一环。

  皇宫中,杨广难得的没有醉生梦死,他站在大殿窗户前已经久久不动。

  清亮的月光从窗户撒了进来,抹上一地的银白,在月光中又拖出一个长长的人影,显得孤寂而又绝望。

  杨广负手站在窗前,双目凝视着月光,心中充满了悲凉和绝望。

  “大隋就要完了……朕最后享乐的地方都没有了,有贼子要杀了朕,夺了朕的皇位。”

  杨广蓦地转身,慢慢走到御案前坐下,案上有一份奏折,他甚至不知道这奏折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只知道这奏折来自于王君临,是王君临的亲笔所写。

  所以,不看这密信奏折中的内容,光是一想这奏折是怎么出现的,就已经让杨广愤怒的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同时又感到很没有安全感。

  他甚至毫不怀疑,王君临要是想杀他,很可能跟杀一只鸡一样轻松。

  王君临的信中内容很简单,首先告诉杨广有人谋反,并且言明杨广应该快要死了,但是杨广若是不想让在扬州的孙子、女儿、孙女等亲人跟着其一起死,便按照王君临说的去做。

  做什么呢?王君临也说的很清楚。

  王君临说他会动用他的人手和力量极力帮助杨广对付要谋反杀他的人,最终杨广要是有本事活下来,他也不会有意见,让杨广继续在扬州这疙瘩地方当大隋的皇帝,直到下一个人来杀杨广。

  但是杨广命不好被杀了,他的人便会在扬州这地方扶持一直在杨广身边的次孙杨侗为大隋皇帝,当然谁都清楚杨侗只是傀儡,王君临只是利用大隋身为朝廷正统的最后一点作用,以最小的代价在江南这地方建立自己的势力,然后以扬州为中心不断往外扩张。

  当然,以王君临与杨侗他老爹死鬼杨昭的关系,再加上王君临的霸气和大气,自不会和历史上一些人那样卸磨杀驴,让杨侗不明不白的死去。

  他在信中向杨广保证,会让包括杨侗在内的所有在杨州的皇族有个好的结果,至少也会有荣华富贵,保住性命。若是别人的保证,杨广肯定不会相信,但是王君临的保证就不一样了。

  天下人都知道,秦安王一诺千金,一言九鼎。

  再说杨广也知道王君临与自己的长子杨昭关系莫逆,他甚至有时候再想,当年若是杨昭没有病死,他早早将皇位传给杨昭,以长子和王君临的关系,有王君临的扶持,大隋绝不会是如今这种苟延残喘的局面。

  当然,以杨广的性格,王君临这封奏折形式的密信本身对他就是极大的侮辱,王君临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好似是故意给杨广这种侮辱。

  杨广此时的确非常愤怒,但是他很快就愤怒不起来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了愤怒的实力,特别是面对王君临,他甚至连谈判的筹码都几乎没有了。

  同时,王君临又告诉杨广,他准备要打李渊了,顺便会将落在李渊手中的他另外一个孙子代王杨侑从李渊手中救出,不然回头李渊会立杨侑为傀儡,而以李渊这种老牌门阀世家的尿性,不用王君临提醒,杨侑的结局也会很悲惨。

  甚至王君临还承诺,已经成为王世充傀儡的洛阳皇长孙杨倓若是有机会,他也会想办法救下。

  杨广虽然心中充满了不甘,但也知道如今大隋是覆水难收,除非王君临和李渊对他杨广忠心耿耿,甘愿以自己之力竭力力挽狂澜,重振大隋,但这又怎么可能。

  所以在绝望之下,对于能够保住血脉不灭,而且还能够享受荣华富贵,这可能已经是杨广最后的一些期望和想法。

  所以,王君临这封密信其实已经抓准了杨广的心思,不怕他不答应。

  杨广深吸一口气,泪流满面的转身回到了预案之上,借着灯光,杨广慢慢提起笔,颤抖着手在王君临的密信上画了一个敇。

  他同意了王君临的“奏折请求”,当然这其实是两个人的交易,而且是杨广不得不答应的请求,至于王君临用奏折的形式,就是为了维护杨广最后一点可怜的帝王自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