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邪医毒妃 > 396 舌战群长老!
  柳非笑几人显然对自家队长时不时的抽风习以为常了,一个个打着哈欠走出房门,靠在门框上无奈的看着他们家队长。

  一双双带着困意懒散的目光中都透着一个讯息,队长啊,您这又在抽什么风啊?

  夜染清了清嗓子:“别这么无辜的看着我,你们今天都是有任务的。”

  柳非笑、袭灭月几人听到有任务,眼里的困意就消散不少,最沉不住气的曲承泽一蹦到夜染身边:“队长,什么任务啊?”

  夜染倒回去几步,伸手揽住毁的肩膀将之拖到院中间:“鉴于你们这两天的无所事事,本队长决定让毁给你们加加餐!”

  夜染这话一落,众人神色不一啊。

  夜染是坏笑的,无敌神队是一下痛苦哀嚎的,君墨皇看着夜染搭在毁肩膀上的手脸色是黑的,而毁,向来玩世不恭的毁自然是没有把君墨皇和无敌神队的目光放在眼里的,妖孽般的眉一挑:“呦,这活不错,我接了。天天逗那几个神罚骑士本尊都腻歪了。”

  无敌神队哀嚎声更大了,夜染嘴角的笑容是越勾越高了。

  毁嫣然一笑,冲着无敌神队勾了勾手指:“走吧,亲爱的们。”

  柳非笑几人瞬间就怂了,垮着脸随着毁进入了苍穹宝塔。

  君墨皇抬手一勾将夜染抱在了腿上,幽邃的眸子闪过一抹笑意:“不想让他们看到接下来的事情?”

  夜染嘴角始终保持的坏笑,在墨皇的怀里消失了,一抹讥诮浮现:“那一群长老和各脉主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让我坐上这少主之位。”

  夜染又不傻,夜氏家族更不傻,又或者说,这夜家也不是家主一手遮天的地方,夜氏家族是一个拥有庞大直系旁系的家族,而夜染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少主,不属于如今夜家任何一脉,背后没有夜家任何靠山,今天的会面会是一个单纯的会面?对此夜染报以嗤笑。

  君墨皇对此不可置否的勾了勾唇,恰好这时一位下人送了早饭过来,君墨皇也没让夜染离开他的怀抱,两人便以如此暧昧姿势吃了早餐,期间夜染不免又被君墨皇还头潜在的色狼吃了鲜嫩的豆腐。

  两人刚吃完饭,夜染略一抬头,两人的目光相撞。

  “墨皇……”

  “染儿……”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

  夜染温柔的笑了笑,仰头在墨皇下巴上亲了一口:“等这个会面过去,我有话告诉你。”

  君墨皇搂着夜染腰身的手微一颤,笑意加深:“我也有话要告诉染儿。”

  夜染笑着点头,抬手覆在墨皇搂着她的手上,闭上眼睛,享受着清晨的安宁。

  而夜染,自然也没有看到墨皇眼底闪烁着的那一份情绪。

  娘子,你心中的那一份秘密,总算要告诉为夫了吗?

  瞒了为夫这么久,该怎么惩罚你呢?

  八点四十分,夜沐寒左等右等也不见夜染和墨皇的身影,心中知道今日这一个会面和鸿门宴没有区别,只能来了少主阁。

  夜沐寒刚走进,就看到夜染和墨皇相携走出房间的身影,夜沐寒看着两人怡然的神色,温和的眉宇间却略带担忧:“今天的会面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他们又能拿我怎么样?”夜染轻轻一笑,纵然如今随着实力与阅历的增长使得她眉间少了份轻狂,多了份稳重,只是,骨子里的东西,却变不了也少不了。

  她不想惹人。

  人,也勿要惹她。

  夜沐寒想说什么,却只是看着夜染和墨皇两人笑了笑,这么两个人,怎么会吃亏?

  三人前往这次会面的大厅里,到殿前,夜沐寒停下脚步:“你们两个进去吧。”

  夜染点头,君墨皇看着夜沐寒,淡声道:“放心。”

  莫名的,听到墨皇的两个字,夜沐寒七上八下的一颗心就放了下来。

  夜染和君墨皇推开门走进大厅,就接收到了一束束目光,带着各种情绪。

  夜染抬眼看去,一张长方形桌子,左右两边各坐十一人,主座上是夜家主,而夜家主的对面,长形的另一头空着两个位置,显然是留给今天的主角,夜染和墨皇的。

  夜染心中嗤笑,这阵势,还当真是会审啊。

  君墨皇牵着夜染的手,直接走到那两个空位上坐了下来。

  墨皇朝后一靠,半闭着眼睛,没有给任何人一个眼神,显然张狂目中无人到了极致。

  除却夜家主,在场其余二十二位夜家长老和主事对墨皇的动作敢怒不敢言,这么一尊看不出实力的大神,他们还没人敢去招惹。

  而夜染,抬手轻轻敲打了一下桌面,笑眯眯的看向夜家主:“家主,可以开始了?”

  夜家主微微一笑:“是,可以开始了。那么我先说一下我与老祖的想法。”

  夜家主不带温度的眼神一一落在在场二十二人的身上,最后又落在夜染身上,道:“夜染的少主之位是我和老祖定下的,对于她我和老祖都很满意。当然,我夜家是一个讲究民主的家族,你们也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多数服从少数,这是我夜家自古来的规矩。你们有意见或者问题,夜染就在此,我就不再多说了。”

  夜家主一番话下来,夜染不动声色的微笑着,而其他二十二人则是知晓这个规矩,众人各自对视一眼,随后坐在夜家主左侧第一位,闭着眼的老者睁开了眼睛,看向夜染:“无论是资质还是实力,你都够资格做我夜家的少主。”

  夜染看着老者,没有说话,等着老者的下话。

  “但是一个少主若是得不到整个族人的支持,便形同虚设。你若是在今天可以说服在场所有长老与主事,老夫便从此辅助你左右。”老者不紧不慢的看着夜染的眼睛说道。

  夜染看得出来周围其他人对老者的畏惧和尊敬,将老者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后,对老者问:“敢问您是?”

  “夜氏家族大长老。”老者淡淡的对夜染说完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夜染微微一笑,随后看向其他人。

  大长老身边的是一位老妪,笑呵呵的看似慈祥:“夜染,我老婆子承认你的实力在年轻一代无人可挡,但是据我所知如今你自身的势力若是叠加起来已然不属于一个一流势力,夜氏家族你会放在心里吗?”

  “沧溟大陆纵横的资本,无非实力与势力,不是吗?”夜染淡淡回复,这位老妪是夜家二长老,还有一个身份便是二脉的掌权人,夜沐意的奶奶,这位二长老平日笑呵呵的,实则却心狠手辣至极,夜沐寒当初特意将将这位二长老的性情告诉了她。

  “你可知,夜家少主就是未来的夜家家主?你想用多久坐上这家主之位?”老妪的神情笑呵呵的始终没变,只是眼底却没有丝毫温暖和笑意。

  夜染慢条斯理的回答:“您这话问的倒是有趣,夜氏家族明确规定,少主实力突破玄神级方可接手家主之位,您莫是要问我何时突破玄神级?”

  二长老继续笑呵呵的道:“你如今实力已然至地神级巅峰,按照你的修炼速度,突破玄神级板上钉钉。这家主之位,你要,还是不要?”

  夜染在心里暗骂着这个老不死的,这不是把她往枪口上撞呢吗?表面却不动声色:“二长老这话,应当问家主而不是我这个少主吧?”

  “怎么,丫头这是不敢回答了?”二长老显然在这个问题上不愿意放过夜染,笑呵呵的继续对夜染逼问。

  靠!

  夜染心里脏话都喷出来了!要还是不要?扯淡!夜家主就坐在对面,让她回答这个问题?

  这他娘的跟太子要抢皇位,还专门在皇帝的面前吆喝一声,本太子要抢皇位了啊你这个皇帝准备好赶紧让位,一样扯淡吗?

  夜染余光朝着夜家主看去,这位家主笑眯眯还饶有兴致的看着夜染,似乎在期待着夜染的回答。

  而其他二十余位长老主事都在看着夜染,等待着她的回答。

  夜染在心底深吸一口气,扯出一抹肆意的笑容:“要,为什么不要?”

  既然你们想听我的答案,那就告诉你们又何妨?!

  尽管心里对家主之位的确没有什么觊觎,夜染这人又懒又怕麻烦,她所有的势力都交由手下打理,对亲自打理一个家族实在没有丁点兴趣,不过看着这些长老主事的神情,夜染就冷笑了,偌大的夜家,她为何不要?!

  嘶……

  二十二位长老的神情都变了,有的甚至倒抽了一口凉气,猖狂?这丫头的确猖狂!当着他们的面,当着家主的面,就表明对于家主之位的觊觎之心?

  君墨皇薄唇微扬,眸中闪烁着笑意,睁开半闭的黑眸扫了一眼面色难看的众人,又阖上了眼帘。

  夜家主的眼睛是一瞬间就亮了,想他若不是因为在场这么多人在,他早就想直接喊出声,赶紧的赶紧的突破吧,这家主之位他坐了千年,早就够了,尽管还要保持矜持,却依旧一掌拍在桌子上,大笑:“好!不想当家主的少主,焉能成为好少主?我等着你突破玄神级!这家主之位,当你莫属!”

  夜染太阳穴突地一跳,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笑道:“谢家主厚爱。”

  夜家主哈哈一笑,不再说话了,明显的再次将时间交给了在场的长老主事。

  二长老笑呵呵的神情是坚持不住了,再加上家主方才发话了,只能对夜染僵硬的扯开嘴一笑:“好,有志气。”

  蹦出了四个字,二长老索性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紧接着二长老的是三长老,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留着长胡须,穿着青衫,颇有一种道骨仙风的气质,他看着夜染的眼神平静中带着笑意:“你恨夜家不恨?”

  一句话,简单的几个字,让夜染云淡风轻的神情僵了一瞬,这一神情动作不意外的落入了在场众人的眼中。

  夜染却是露出一抹冷笑:“问我恨不恨?何尝不问问自己愧不愧?”

  夜染的反应似乎在三长老预料之中,神色依旧平静:“此话又怎讲?”

  “夜羽。你们对他又愧不愧?你们若不愧,那我为何而不恨?你们若愧疚,今日之遭又是何见解?”夜染眯起眼睛,语气平静中透着不平静,观测着在场所有人对于听到夜羽这二字后的神情,不动神色的将之收入眼中。

  三长老神情微动,看着夜染那一张与记忆中极为相似的脸庞,最终轻叹一声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神情冷硬的四长老在短暂的失神后,一掌拍向桌子:“放肆!羽儿的名字岂是你这个晚辈可以直呼的?”

  四长老这一掌拍的响,直将不少因为夜染的话而愣神的长老主事们给吓得咯噔一下。

  夜染却是挑眉看向四长老:“我不可直呼他的名讳,那您又有何资格直呼他为羽儿?”

  四长老的脸色瞬间青紫,愤怒无边:“老夫是他的长辈,为何不可?!”

  “长辈?”夜染嗤笑一声,讥诮的看了一眼四长老,不再说话,拿起面前的茶杯小口小口的品着。

  四长老偌大的火气这一刻在夜染明显的讥诮下,沉默了,长辈?夜染的讥讽有错吗?他算哪门子的长辈。

  夜家主的神色不好看,没有愤怒,只是忧伤。

  夜染将夜家主的神情收入眼帘,默默的在心中道歉,她不想提起被他们抛弃的夜羽老祖,只是看着他们分明做了无情残忍的事情后却还如此强硬的自诩为长辈,忍不住心中腾升的火气。

  “于他,我们有愧,却亦不愧。为了偌大的夜家牺牲他一人,不正是古人所言,牺牲小我而成大我?”五长老不是一个善茬,神色略带阴沉,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眼神冰冷无比。

  “牺牲小我而成大我?”夜染讥诮的看着五长老说完这句话,笑容蓦地收敛,抿起的红唇中幽幽吐出两个字:“放屁!”

  ……

  在场众人被夜染这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后脑勺都齐齐挂上了冷汗,有人更是紧紧皱眉不满的看着夜染,一个女子张口就来粗口,还是在这么多长辈的面前,有人皱眉认为没有教养,却有人心中叫好认为这才是真性情!

  不过他们的看法,夜染是全然不在意,她本就喜欢随心所欲,他人怎么看她干她鸟事。

  所以,在褒贬不一的目光下,夜染淡淡的对五长老说道:“既然五长老这么有心,当初怎不将龙神契约转移到自己身上去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五长老看着夜染那一双讥诮的眼睛,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夜染逼视着五长老,冷笑道:“古人更有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五长老难道没有听说过?”

  五长老这一刻,竟是不敢与夜染对视了。

  夜染却不打算这么放过五长老,继续道:“还是说,待我成为家主之后,便给五长老来一次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机会?既然五长老说得出这句话,那就一定做得到吧?”

  五长老在夜染越来越冷的目光下,最终别过了眼,再一个长老,闭眼不语。

  五长老之后坐着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正是夜家六长老,她在前五位发言的时候她始终都在慢条斯理的品茶,此时才抬起一双美眸看向夜染,笑说:“够狂,够傲,够味,我喜欢!”

  六长老的话落,显然遭到了不少的目光洗礼,不过这位女子仿佛没有看到般,对夜染抛去一个继续努力的眼神后,再次拿起茶杯开始喝茶,显然没有再多言语的打算。

  “多谢六长老了。”夜染笑眯眯的对六长老说道,这位六长老夜沐寒也有与她专门提过,性格懒散,亦正亦邪,凡事只看自身喜好,是一个敢作敢当,爽朗大气的女子。

  女子听到夜染的话,笑了笑,拿起茶杯对夜染举了举,算是对她的话的回应。

  六长老之后的七长老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俊逸青年,只不过,男子一双漆黑的眼睛却没有焦距,显然,他是一位盲人。

  这位七长老,夜染微微低头垂下眼帘,回忆着夜沐寒所说的七长老,尽管眼盲,实力却在诸位长老中仅次于大长老,在整个夜氏家族有着极高地位,却是最为低调的一个长老。

  独自居住在一处院落,平日不多出门,少言寡语,按照夜沐寒的说法,七长老是夜家最难接触也是最深不可测的人。

  七长老没有看向夜染,嗓音似是许久不曾开口一般的沙哑:“很好。”

  七长老此话一出,便不再多言,却是给了在场其他长老主事一个当头棒。

  七长老从不夸人,也从不将任何人任何事放在心上,自从夜羽离开之后。

  唯一被七长老夸赞和喜爱的几千年来唯有夜羽一人,如今,夜羽的后辈夜染竟是也得到他的认可了?

  七长老,夜家主这一代最小的弟弟,也是夜羽的小叔叔,两人年龄差距不大,当初在他出门历练的时候家族将夜羽放逐出去,当他回归夜家之时,得到的是夜羽已经去世的消息,一夜眼盲。

  从那之后,七长老便过起了独来独往的生活,没有刻意的去治疗眼睛,没有刻意的去埋怨谁,他只是失望,对所有失望。

  只是觉得一个人就这么过吧,得过且过的眨眼间,已是千年。

  这些是当年一代大多人知晓却从不提起的东西,夜染不知,夜沐寒也不知。

  只是,莫名的,眼前的七长老,的的确确是在场唯一令夜染心生敬意的长老。

  此时到场的一共七位长老,三位供奉坐在左侧,右侧十一位则是家族的十一主事,掌管着夜氏家族大大小小的事物。

  七位长老不再发表意见,三位供奉老神自在的半眯着眼睛,他们是供奉,不是长老也不是主事,对于少主和家主人选他们并无多大意见,更何况,夜染的表现他们三个都看在眼里,三人对视一眼,对夜染轻轻点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十一位主事想要说什么,却只听一声轻咳,将视线放在了发声的地方,正是夜染身上。

  夜染清了下嗓子将众人的视线吸引过来,随后渐渐勾起一个绝美的笑容:“虽然我们可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想在座诸位或多或少应该都听说过我的名字。”

  众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或多或少的听说过?至于这么埋汰他们吗?且不说他们每人都有调查得来的资料,就是夜染在沧溟大陆中的名声和事迹他们也早都耳熟能详了。

  夜染很满意众位的表情,继续道:“不过我想再自我介绍一番,我,夜染,十九岁,实力为地神级巅峰,如今拥有势力多少还没仔细算,暂时已经得到夜家年轻一代认可,七位长老与三位供奉看来如今也没有意见了,十一位主事大人,如果你们认为我担任不起这少主之位,那么请找出一位足以担当的年轻一代,我愿意与之公平竞争一番。”

  夜染说完,顿了一下,看着十一位主事都不与她对视后,收敛起笑容,冷声道:“今日所谓的会面,是考核也好,挑事也好。总而言之,我只有一句话,这个少主,我夜染当定了!”

  “不同意的尽管找出一个优秀的,我随时欢迎挑战!夜家少主之位,能者居之。”

  “若是同意我夜染当这个少主,未来就少整这些唧唧歪歪的批斗大会!”

  真当老虎不发威就是病猫了?!

  夜染不是没脾气,相反的脾气大了去了,二十几个几千岁的人这么针对她这么一个弱小女子,还真是有脸的很啊!牛逼的很啊!厉害的很啊!

  夜染一番话下来,所有长老和主事脸色都青黑了,若是说之前夜染虽然狂妄但最起码表面上对他们还有一番对待长辈的敬意所在,而此时这几句话可谓是一点敬意没有,给了一个下马威还将他们一个个损了个遍!

  他们能听不出夜染的话外音的讥诮?

  夜染周身的气息又变得柔和,嫣然一笑,对夜家主道:“家主,我的话说完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