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不负如来不负卿(新版) > 第190章 峡谷惨变(1)
  所有人都在忙碌扎营,罗什却沉默着看天,又蹲到草地里看了片刻,担忧地摇头:“黑云压顶,虫蚁匆忙,今夜应会有雨。怎可在此山谷中停留?全军将士必定狼狈不堪,应迁往高地才行。”

  他还是坐不住,去吕光帐中劝说,而我则在搭好的帐篷里整理东西。过了不久他回来,沉闷着脸:“吕光说将士已休,不宜再动。”他吐出闷气,奇怪地看着我,“艾晴,你在做什么?”

  我把东西一件件收拾进包裹,扎紧行囊:“准备随时逃命啊。今晚会降大暴雨,这山谷中到时水会积到数丈深。”

  “艾晴,你早知道了,是不是?”他扳过我的肩,犀利的眼光在我脸上转。我吐吐舌回应他。

  “艾晴,人命宝贵,岂能视而不救?”他放开我的双肩,语气有点责备,“既然知道今晚必定会下大雨,罗什怎可只顾自救?”

  想到史书上说这场暴雨会淹死数千人,心里也同样不忍。可是……

  犹豫着说:“罗什,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介入而改变历史。每个人都有自己已定的命数,如果我——”

  “艾晴!”他打断我,神情严肃,“人命乃世间最宝贵之物,不论结果如何,罗什绝不会漠然坐视。”

  “我知道了。”抛开顾虑,用力点点头,握住他的手,“吕光不会采纳你的意见,我们去找能听进话的人。罗什,你去跟杜进说,他是吕光身边唯一明理的人。我去每个营帐里通知所有人今晚不要睡,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他眉心的锁打开,会心一笑,对我点头:“艾晴,谢谢你……”

  “夫妻俩,谢什么。”拉着他的手一起走出帐篷。管它什么改变历史,我只想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做的事。

  不出意料,吕光对杜进的话也听不进。我和罗什只好分别到每个营帐中通知。人实在太多,又有那么多行李,大部分人还将信将疑,费了很多口舌。幸好杜进也相信罗什,暗自传令让士兵配合,做好准备工作。

  我走出最后一个营帐,已至午夜,风穿过峡谷呼啸而来,打着卷把我身边的落叶灰尘扬上半空。正拖着疲惫的身躯往自己帐篷走,豆大的雨滴淋到头顶。一道闪电在山谷前方划破了无边黑暗,闷雷声隆隆而来。雨滴越来越大,越来越密,我赶紧向自己营帐跑去。大半身子被淋湿时,身旁跑近一个黑影。听到了呼唤我的声音,是罗什!他跑到我身边,把我掩在怀里,挡住风雨。

  跑进帐篷,我们俩都被淋湿了。赶紧换了身干净衣服,穿上蓑衣。外头的人声和马嘶渐渐喧杂,只一瞬间,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下。

  罗什把我搀上马车,车夫和行李早已准备停当。他自己却不肯上来,在雨中对着我大声喊:“你先走!我去找杜进。须得赶紧撤出山谷,不然等大雨引发山洪,这峡谷之中无处藏身,便来不及了!”

  我不肯,要跟着他去,他坚决挡住不让我下车。“听话,你不能在雨里淋太久,会生病的。你跟着我,反而拖累,我找到杜进便回来。”

  他对车夫叮嘱几句后匆忙跑开。马车刚驶出一段,我听到前方一阵嘈杂的声音,夹着女子的哭声。朝外面望去,是乱成一团的乐舞和工匠队伍。他们没有正规军人的纪律,现在无人组织,马车和骆驼堵塞着,将出谷的路都封住了。我跳下车,挥手大叫让所有人不要心急。

  如此混乱的场面,马嘶人哭雷声雨声,我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多远。心中焦急下,从怀里掏出伪装成油灯的手电筒。这道稳定的光亮果然让人群安静下来。这个手电我一直舍不得用,怕电池用完就没了。今天情况紧急,又是在漆黑的深夜,才装上电池放进怀里备用,现在果真派上了用场。

  我大声喊着让所有人不要乱,看我打光的手势一辆辆通行,每一队的头领出来协助。我在暴雨中充当交通警察的角色,这样指挥了一个小时,乐舞队和工匠队已经撤出。接下来是骆驼队,带着吕光从龟兹搜刮来的财物。我在雨里泡得太久,蓑衣也抵挡不住,新换上的衣服全湿了。四月上旬的午夜气温依然很低,这样一直泡在雨中,冻得手脚僵直。两只手交替举手电,空下的一只手便赶紧放嘴边呵热气,却是徒劳。

  实在冻得支撑不住,牙齿咯咯作响,只觉得寒气从四面八方浸入身体,血液都似凝固了。我的呼吸逐渐艰难起来,喊出来指挥的话越来越不连贯。可是如果我走开,撤离的场面又会混乱。吕光的前军和中军还卡在山谷中部,这些排在队伍后面的辎重现在反而成了累赘,又沉又慢。不赶紧退出去的话,后面的大部队会被堵死。我在积水的泥泞里尽力跺着脚维持体温,靴子里也早就进了水,脚冻得失去了感觉。哆嗦着咬咬牙,继续挥着光源指挥。

  正冻得头重脚轻神思恍惚,突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在黑暗中努力辨认几盏飞速晃动而来的风灯,离得近了才终于看出,密集的雨幕里奔过来一队人马,领头的是罗什和杜进!

  罗什奔到面前,摸了摸我身上的衣服,再探一探我的额头,不由分说抱起我向马车冲去。我本想告诉他我没事,却在触及到他暖暖的胸膛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冻得快没有人气了。

  我被抱进马车,他叮嘱车夫在外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随后将我身上所有衣物脱掉,把包里最厚的冬装拿出盖住我全身。他自己脱掉衣服钻了进来,紧紧贴着我,两手不停搓着我的手臂和周身。

  在他温暖的包围下,我终于缓和过来。他看我恢复了体温,帮我换上干衣,眼里满是心疼与责备,却什么话都不说。把我裹得像个北极熊,再次确认我暖和过来之后,他又穿上蓑衣出去,不过很快就回来了。他告诉我杜进的部下已经接管了指挥,现在轮到我们出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