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封少追妻慢慢宠 > 197 救我!
  “希尔顿,救救我啊。”他直接大喊大叫的喊道,一个大男人甚至都带了一丝哭腔。

  希尔顿听这男人的声音,感觉到有一丝熟悉,他感觉到有一丝好奇,什么人为了见她,连命都不要了,随后才不缓不慢的走出了房间,就看见其中的一名手下搬动了手里的枪就要向一直哭着喊叫的人开去。

  刚看见来人时,希尔顿心下瞬间一惊。

  这、这不是容锐吗?

  他当即扬起了手,朝着那些持枪的手下吩咐道:“慢着。”

  希尔顿制止住了手下朝容锐开枪,手下人看到老大的手势便把手收了回去,但还是没有收回枪,放在自己的身侧紧紧握着枪,以免有什么危险。虽然老大认识他,但自己并不眼熟他,还是得提防一下,小心驶得万年船。

  容锐因上次被封玦废了命根子之后,已经变得模样古怪,脸色发青苍白,身形颓废没有精神气,比风烛残年就等着死的老人好点,但也差不哪去。

  他面色发白身形颤抖,不断慢慢朝着希尔顿靠近。一步两步,走的速度很慢。

  上次留下的病根,即使好了,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了。

  这其实并不怨封玦,是容锐伤害沈清音在先,只废了他的病根子,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封玦真的想让容锐一辈子都不能从监狱里出来很简单,可他没有。

  看着容锐一点点朝着自己艰难地挪来,希尔顿一直保持警惕,看到容锐靠近后,又质问道:“你来做什么?快点说,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玩。”

  他的声音很是嚣张,也充满着不悦,当然这在容锐的耳朵里不是一回事。

  且不说,他能不能用心去听,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毕竟这是一件关于自己小命的事情,由不得马虎。

  但没有想到,容锐却是直接在希尔顿的面前双膝跪下。不是自己不知男儿膝下有黄金,也不是容锐不懂尊严,而是他想报仇,想借希尔顿的手,让封玦和沈清音生不如死,想死都找不到死的门。

  容锐一直低下头,没有抬头看周围的人,没有去管他们对自己跪下的异样表情。

  空气慢慢的静默,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眼泪慢慢的从眼睛里流到脸颊,他低着头,没有人看到容锐的眼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不能回神。

  希尔顿眯了眼睛看着容锐,他并没有打扰,想看看容锐,到底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那时候容锐被封玦废了命根子后,在那一刻他真的很想杀死,但全身实在是没有力气,下身还一直在冒血,似乎想留尽你全身的血液,这样他还是恐惧。

  那几个人,停了手对自己露出轻藐的笑容。

  虽然那个时候容湛顾及了手足之情,在封玦带着沈清音离开后,有命他手下的那些人饶了他一命。

  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又和死有什么区别?

  那时候见容湛带着手下离开,他费了很大的劲才爬上自己的车。

  可当他坐进车内后,又发现血一直在流,已经把座椅给弄红了,车里都弥漫着一种血腥的味道,让人作呕。

  容锐伸手拿几张纸擦擦,但发现根本就没有用,快速的翻找有没有绷带和疗伤药,幸好上次剩的还有,还剩下一点,恐怕自己的伤还没有好一点就用完了。

  身上的痛感容不得他想那么多,忍住痛咬着牙,把药上上绷带缠上。

  不知是不是容锐眼花,他居然看到封玦几个人开着车来自己这边,容锐连忙开车行驶。

  容锐躲避了许久,下半身慢慢痊愈后,才终于敢再次下山。

  而此时,容锐想报仇,也想是让希尔顿救自己一命,不让自己因为封玦而担心自己的小命不保。

  可是对于自己的这次耻辱,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将它们一一忘记。

  封玦!居然敢对自己下这么大的狠手。

  自己现在变成这个模样,也已经是全然没有可以挽救的余地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一定要让封玦也体会体会自己身上的这些痛苦。

  只是……

  此时他也知道,哪怕自己心中现在有这个深切的念头。

  但早在那个时候,自己的势力也被封玦瓦解得所剩无几,自己现在手上毫无一点势力可言,又如何能够跟封玦抗衡?

  而最关键的是,如若封玦听闻了自己回到江城的消息,那么依照封玦的那个脾气,又如何会轻易地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容锐又是连连磕头,嘴中话语连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