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封少追妻慢慢宠 > 197 救我!
  “希尔顿,救救我啊。”他直接大喊大叫的喊道,一个大男人甚至都带了一丝哭腔。

  希尔顿听这男人的声音,感觉到有一丝熟悉,他感觉到有一丝好奇,什么人为了见她,连命都不要了,随后才不缓不慢的走出了房间,就看见其中的一名手下搬动了手里的枪就要向一直哭着喊叫的人开去。

  刚看见来人时,希尔顿心下瞬间一惊。

  这、这不是容锐吗?

  他当即扬起了手,朝着那些持枪的手下吩咐道:“慢着。”

  希尔顿制止住了手下朝容锐开枪,手下人看到老大的手势便把手收了回去,但还是没有收回枪,放在自己的身侧紧紧握着枪,以免有什么危险。虽然老大认识他,但自己并不眼熟他,还是得提防一下,小心驶得万年船。

  容锐因上次被封玦废了命根子之后,已经变得模样古怪,脸色发青苍白,身形颓废没有精神气,比风烛残年就等着死的老人好点,但也差不哪去。

  他面色发白身形颤抖,不断慢慢朝着希尔顿靠近。一步两步,走的速度很慢。

  上次留下的病根,即使好了,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了。

  这其实并不怨封玦,是容锐伤害沈清音在先,只废了他的病根子,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封玦真的想让容锐一辈子都不能从监狱里出来很简单,可他没有。

  看着容锐一点点朝着自己艰难地挪来,希尔顿一直保持警惕,看到容锐靠近后,又质问道:“你来做什么?快点说,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玩。”

  他的声音很是嚣张,也充满着不悦,当然这在容锐的耳朵里不是一回事。

  且不说,他能不能用心去听,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毕竟这是一件关于自己小命的事情,由不得马虎。

  但没有想到,容锐却是直接在希尔顿的面前双膝跪下。不是自己不知男儿膝下有黄金,也不是容锐不懂尊严,而是他想报仇,想借希尔顿的手,让封玦和沈清音生不如死,想死都找不到死的门。

  容锐一直低下头,没有抬头看周围的人,没有去管他们对自己跪下的异样表情。

  空气慢慢的静默,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眼泪慢慢的从眼睛里流到脸颊,他低着头,没有人看到容锐的眼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不能回神。

  希尔顿眯了眼睛看着容锐,他并没有打扰,想看看容锐,到底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那时候容锐被封玦废了命根子后,在那一刻他真的很想杀死,但全身实在是没有力气,下身还一直在冒血,似乎想留尽你全身的血液,这样他还是恐惧。

  那几个人,停了手对自己露出轻藐的笑容。

  虽然那个时候容湛顾及了手足之情,在封玦带着沈清音离开后,有命他手下的那些人饶了他一命。

  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又和死有什么区别?

  那时候见容湛带着手下离开,他费了很大的劲才爬上自己的车。

  可当他坐进车内后,又发现血一直在流,已经把座椅给弄红了,车里都弥漫着一种血腥的味道,让人作呕。

  容锐伸手拿几张纸擦擦,但发现根本就没有用,快速的翻找有没有绷带和疗伤药,幸好上次剩的还有,还剩下一点,恐怕自己的伤还没有好一点就用完了。

  身上的痛感容不得他想那么多,忍住痛咬着牙,把药上上绷带缠上。

  不知是不是容锐眼花,他居然看到封玦几个人开着车来自己这边,容锐连忙开车行驶。

  容锐躲避了许久,下半身慢慢痊愈后,才终于敢再次下山。

  而此时,容锐想报仇,也想是让希尔顿救自己一命,不让自己因为封玦而担心自己的小命不保。

  可是对于自己的这次耻辱,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将它们一一忘记。

  封玦!居然敢对自己下这么大的狠手。

  自己现在变成这个模样,也已经是全然没有可以挽救的余地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一定要让封玦也体会体会自己身上的这些痛苦。

  只是……

  此时他也知道,哪怕自己心中现在有这个深切的念头。

  但早在那个时候,自己的势力也被封玦瓦解得所剩无几,自己现在手上毫无一点势力可言,又如何能够跟封玦抗衡?

  而最关键的是,如若封玦听闻了自己回到江城的消息,那么依照封玦的那个脾气,又如何会轻易地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容锐又是连连磕头,嘴中话语连连,“请你救救我!”

  看着容锐突如其来的这个模样,希尔顿皱了皱眉头。

  “我这儿可不收没什么用的废人。”

  听到希尔顿开口,容锐的心中一凛。

  看来希尔顿确实没那么好糊弄。容锐的手指屈成一个拳头,暗暗咬牙切齿,面上的表情变得狰狞。

  但他必须得到希尔顿的帮助,要想希尔顿出手,就必须说出让他一定感兴趣的东西。这样,他才能得到更多他想要的。

  “朋友。”

  容锐的这两个字并没有带着试探,而是坚定地从他口中说出,似乎这还未开始的合作早已成了定局。

  希尔顿微微一怔,旋即嘴角却勾起一个阴暗的笑容。

  这容锐虽然说已经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人类,但他的心却还是七巧玲珑,四面通风的。不过……希尔顿有些嘲笑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容锐,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自己的关系可不是这么好攀的……呵呵……

  只听容锐接着道:“接下来我说的,你一定会感兴趣。我们一定会合作成功的。”

  但希尔顿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二人就这样一人跪立一人坐着,持续了很长时间。跪在地上的容锐渐渐感觉到膝盖的刺痛。但他还是不敢出声。毕竟,希尔顿这个人心思最为难猜,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下一步要做的事和想做的事。

  他就是个变态。

  容锐心里嫌恶道。

  若不是自己如今已不如当年,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自己和希尔顿怕是不会有这样的交集。

  现在希尔顿不回应,自己需要主动出击。

  周围的空气又凝固几分。

  二人沉默良久,希尔顿听到地上的容锐轻声开口,带着几分恶趣味道:“看来阁下还不知道封玦和沈青音的事儿吧。他们二人已经在一起,并且还有了孩子。”

  “什么?!”

  听到此言,希尔顿眼神一直,内心瞬间激起无限的怒火。他的冷静,此时已经被这个容锐带来的消息带走。

  希尔顿倏然散发出一种强烈的气息。

  封玦和沈清音二人他们只能是我的,就算是他们两个也不能在一起。

  谁也不能夺,谁也不该夺。

  因为,他们只是我的东西。

  谁要想拿走我的东西,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容锐瞬间感觉到身边的气场的变化。他能感受到希尔顿内心隐藏不住的杀气,自他从口中说出这消息的那一刻,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冰窖。希尔顿眼神中的杀气与冷漠,倏然让容锐暗自勾起一个阴笑。

  他早就知道希尔顿对封玦和沈清音二人有不一样的占有欲。那种独特的占有欲,正是他用来想要去控制希尔顿的最好办法。一个人的占有欲,可是非常可怕的东西。何况这个占有欲的拥有者,是一个更加可怕的人。所得的后果,必定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这次,有好戏了。

  想着,容锐兀自站了起来,他直视着希尔顿的眼睛,从中他能看到希尔顿的情绪已经起了波澜。

  这波澜用来打败封玦和沈清音,无疑是再好不过的。他的计策,从来都万无一失。

  容锐勾勾嘴角继续道:“如今我被封玦变成了废人。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自然也不会希望他好过。日后你我若合作成功,我必定会让封玦生不如死,而他和沈清音也自然会被拆散。其后我的仇或者是你的占有,都可以得到圆满。这计划,可谓万无一失。”

  他想趁着希尔顿情绪变化的时候再放一把火,使其的情绪更加愤怒。这样,他也更容易做出控制。

  但是希尔顿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明白容锐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用的废人。非男非女,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希尔顿平复了心绪。即使要把封玦和沈清音二人拆散,使自己独自占有他们。荣锐,可不一定是自己的好帮手。

  希尔顿开始重新打量起容锐,目光带着审视。

  此时容锐感觉到周围的气场又明显地变了回去,似乎已经感受不到希尔顿的怒火。他内心开始有些急切,忽视掉希尔顿打量的目光,继续道:“是封玦让我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只要能让他生不如死,我必定倾尽全力万死不辞。”

  “呵呵呵……”

  希尔顿发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无言地继续盯着容锐。事已至此,他已明白容锐的想法与野心。他本不想插手,不过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平常无所事事,多做一些事情也不过是找些乐子罢了,何况还与封沈二人有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