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疯狂农民工 > 第2064章 奉若神明
  车子停在了一条小巷子口。夏建透过车窗玻璃,往里面看了一眼,心里想,纳兰玉不应该是住在这样的地方吧!就算没有罗一家那么大的别墅,应该住到高楼上才对啊!

  就在夏建心里正感奇怪时,纳兰玉已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夏建一愣,便赶紧推开车门,钻了出去。

  纳兰冲夏建淡一笑说:“夏先生!请跟我来吧!”

  夏建这才看清楚。今天的纳兰玉穿了一身米色套装短裙,把她玲珑有致的好看身材,一览无遗的全展示了出来。

  纳兰玉走在前面,夏建紧跟在她的身后。微风吹过,女人身上传过来一股淡淡的香水味。纳兰玉走路的姿势不但好看,而且还有快。

  等进了这条小巷夏建才发现,这巷子并不深,而且最里面还有一座低矮的小山。山上郁郁葱葱的长满了花草树木。有了这座小山的点缀,这里面给了人不一样的感觉。

  纳兰玉带着夏建走到了小巷的尽头,然后轻轻的推开了一扇紧闭着的大铁门。夏建一步踏进去,便感觉到了这里的不一样。

  这里原来是一个小院。说是小院,但院子并不小。四周全是平房,院子中间还有一个小花园。花园内假山流山,还养了好多的花草。

  可能是听到了开门声,一位头发花白,年纪约六十多岁的女人走出了房门。不等她张口说话,纳兰玉便急着介绍道:“妈!这位是夏先生”

  “哦!夏先生,真是有劳你了”女人大笑着便迎了上来。原来她就纳兰玉的女妈妈。看来纳兰德平生这个女儿时,年纪也不小了。

  夏建赶紧上前一步,微微笑道:“没有阿姨,也是举手之劳”

  纳兰玉的妈妈忙站在了边上,把夏建让着走进了正屋。在门口,夏建看到纳兰玉换鞋,他只好主动的换上了拖鞋。

  一走进客厅,夏建不由得眼前一亮。这可不是一般人的家庭,屋内全是老式家具,有种古色添香的感觉。夏建虽说不懂行,但他随便看了一眼,就觉得这些家具非常的值钱。

  “夏先生!要不先坐下来喝杯茶,然后你再开始”纳玉兰非常客气的问道。

  夏建摇了摇头说:“不用了,你还是带我去你爸的房间。扎上针后喝茶也不晚”

  “好的!请跟我来”纳兰玉说完,便带着夏建走进了纳兰德平的卧室。

  只见纳兰德平平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他听到了说话声,这才把头微微一偏问道:“是夏先生来了吗?我这会儿又开始痛了,不过没有以前厉害”

  “好!你躺着暂时别动。我来洗把手,咱们就开始。你去打盆势水,然后准备几条新的毛巾”夏建对纳兰德平说完,便对纳兰玉布置工作。

  纳兰玉显得非常听话,不一会儿便打来了一盆热水。夏建看了她一眼说,把水放下,你可以出去准备毛巾了,直到我喊着你时,你才可以进来”

  “我爸动起来不方便,要不我留下来帮你?”纳兰玉小声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想了一下说:“好!留下来行,但不能说话”夏建说着,两步走了过去,把窗户关严实了。

  他先是用手把自己的双手洗了洗,然后在里面稍微泡了一下,便动作迅速的解下了腰里的镖囊。

  他把纳兰德平搬着爬在了床上,然后往他的脖子下垫了个枕头,然后把的衣服掀到了背上。便开始了按摩。

  随着夏建手上力量的不断增大,爬在床上的纳兰德平不由得呼吸急促了起来。夏建知道,他这是又开始痛了。

  其实做过针灸按摩的人知道,这按摩如果按到了病根上,还是非常的痛。这一通下来,纳兰德平的头上已是大汗淋漓。

  夏建让纳兰玉替她老爸擦干了脑上的汗水,他稍休息了一下,便开始扎针。其实在来的路上,夏建已经想好了今天的治疗方法。

  几根银针还没有扎完,纳兰德平便喘着粗气说道:“腰部有麻酸胀感。一直延伸到了小腿部”

  “嗯!非常好。那说明我的治疗方案是正确的。你的经络已经打通,腰部疼痛会慢慢的减轻,直到完全消失。不过这要一个过程,咱们都得有耐心”夏建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屋内的沙发上。

  这一阵子的折腾,非常的劳神伤体。尤其是扎针,那需要凝神静气,不能有一丝的马虎。一针下去,有可能这个人立马会站起来,也有可能一针而要了这人的命。

  夏建不说话,屋内没有敢说话。纳兰德平不一会儿便打起了呼噜声,夏建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上,开始做吐息运气。

  这个时候的的纳兰玉,安静的站在边上,就像是旧社会富人家的小丫环。高傲的大家小姐,碰上了夏建这样的男人,也算是他的倒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夏建从得稳如大钟,可纳兰玉却有点站不住了。也不停的变换着脚步,看样子她些疏于了锻炼,否则做警察的人,站这么一点时间也算不了什么。

  慢慢的,夏建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头发上也有了少许的汗水。纳兰玉赶紧给夏建拿了条新毛巾,递到了他的手上。

  夏建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对纳兰玉说:“赶紧再弄一盆热水,然后把几条新毛巾泡在里面。一会儿我拨完了针,你得给你爸热敷针眼,否则针眼肿了,下次就不好扎了”

  纳兰玉应了一声,便转身走了。夏建活动了一下筋骨,动了动纳兰德平背上的银针。这个老人这才止住了呼噜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夏先生!我纳兰德平这辈子也算是有神气,能遇上你这么好的医术,否则真能把人给痛死”纳兰德平呵呵一笑,对夏建非常的佩服的说道。

  “从今天开始,扎完针后,你得在院子里活动活动。最好是早上吊吊身子,这样的话,全身的经络才能得到锻炼”夏建说着,便开始动手拨针。

  拨针对于丰建来说,是一气呵成的事。他拨完了针,纳兰玉刚好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他便让她给纳兰德平热敷针眼。纳兰玉非常的聪明,夏建只说了一遍,可这个过程她竟然全记了下来。

  等所有的程序走完,都快中午了。在夏建的帮助下,纳兰德平战战兢兢的才从床上坐了起来。

  可能是真不痛了,老人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他笑着说:“夏先生!你可太厉害了,我都有一个月没有下床了。现在可能连路都不会走了,我还以为,我这辈子也就这个样子了”

  “没事,你扶着纳兰玉的胳膊,轻轻的下床,然后慢慢的走上两步让我看。记住千万别弓着腰了,就算是再痛,也要挺起腰杆子走路”夏建一边说,一边帮纳兰德平站了起来。

  刚开始时,纳兰德平每走一步,腰就像是打了面袋子,几乎整个身了都抖动了起来。不过这个老人坚强,他咬着牙,一步一步的挪动起了步子。

  纳兰玉高兴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大声音朝外面喊道:“妈!我爸都会走路了,你来看”

  纳半玉的妈妈三步并做两步的跑了进来,她一看到老头子真能走跑了,老人的眼睛时有了泪花,这是激动加幸福的泪花。

  由于是治疗初期,也不能一时太劳累。夏建让纳兰玉扶着她老爸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让他赶紧休息。

  纳兰德平往床上一躺,连忙笑着说:“赶紧给恩人沏茶,中午多烧几个好菜,玉玉就替我陪夏先生多喝几杯”

  “知道了爸爸,妈妈的菜这会儿恐怕都烧好了”纳兰玉高兴的说道。

  还真是的,纳兰玉的话音刚落下,纳兰玉的妈妈便进来请夏建出去吃饭。人家对他这么恭敬,让夏建觉得还不大自然。

  餐厅的饭桌上,摆了热冷好几个菜。夏建也不客气,往饭桌边一坐,拿起筷子就吃。这会儿,他的肚子还真有点空了。

  脑力加体力的活,最消耗人的能量。旁人看不出什么,这事只有夏建心里清楚。纳兰玉还真拿出一瓶好酒,不顾夏建的劝阻,动作迅速的打开了酒瓶。

  “你什么意思?对我有看法也就罢了,对我开的酒也有不满?”纳兰玉说着,已倒上了两杯酒。

  纳兰玉的妈妈由于要照顾纳兰德平吃饭,所以餐桌上只有夏建和纳兰玉两个人。这样一来,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夏建一边吃着菜,一边呵呵一笑说:“看你说的,我能对你有什么看法?只不过咱们之间缺少话题而已”夏建差点一口说出,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话题。这是实情,但是有点伤人。

  “来!这杯酒喝了,话题马上就来了”纳兰玉说着,便举起了酒杯。夏建原本是不打算喝酒的。可是一看人家纳兰玉把酒瓶都打开了,他不喝也不行。

  男人在喝酒方面,不应该输于女人,这是夏建最终总结出来的经验。于是他便把酒杯举了起来。

  “好!咱们第一杯干了”纳兰玉说着,举起酒杯一甘而尽。这下夏建便傻眼了,这杯子不小,一瓶酒最多也就装四杯酒,那说明纳兰玉的这一口便喝掉了二两半。看来自己今天又摊上麻烦了。

  人家纳兰玉都喝了,他没有不喝的理由。夏建只好举起酒杯,也来的个一甘而尽。杯子一放下,纳兰玉又给他倒满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