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回眸一笑JQ起(高干) > 第12章 喝多了
  第12章喝多了

  萧子渊动作极快的拿纸巾遮住随忆的下半张脸,然后弯腰吻了下去。

  他的唇柔软温热,他的气息隔着薄薄的纸巾传过来,那双深邃的双眸近在眼前,像是浸在湖水里的墨玉,清澈魅惑,耳边也安静下来,随忆似乎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

  随忆有种感觉,再多看一秒她就会醉在这双眼睛里。刚想推开他,萧子渊已经直起身来,转身看着众人歪头问,“满意了?”

  耳边又是一阵起哄鼓掌声,萧子渊施施然走回去坐下,不动声色的吐出口气,响如擂鼓般的心跳大概只有自己听的到。

  他是有多久没这么紧张了?男女间的情事他也是第一次,没想到这么惊心动魄。

  随忆低着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她知道大家没有恶意,不过喝多了闹一闹,可是萧子渊呢,他是清醒的啊,他说一句话便能敷衍过去的,为什么由着他们闹,还这么配合呢。

  这件事后气氛忽然高涨起来,大家又开始唱歌,随忆只觉得口干舌燥,随手拿起手边的杯子,也不知道自己喝的什么,只是机械的小口小口的喝着,脑中一片空白,似乎越喝越渴。

  她仔细的扫了一下,众人似乎都没多想,只当是玩笑,闹过了就算了,三宝何哥继续游戏,妖女和乔裕在选歌,一切正常,只除了喻芊夏,今晚似乎异常沉默。

  至于萧子渊哪个方向,随忆根本就不敢看,余光都不敢扫过,面红耳赤的在喧闹声中出神。

  萧子渊不过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随忆竟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一手还揽着三宝的胳膊,三宝则和旁边的一个男生划拳划得正开心,她的身体随着三宝的动作东倒西歪。

  萧子渊拍拍三宝,“你去里面坐。”

  包厢里声音太吵,三宝没听清,一脸的迷茫。

  萧子渊做了个手势,三宝很快明白,窜到包厢那边找别人玩去了。

  三宝一动,随忆的身体便顺势往下滑,萧子渊扶住她靠在自己身上。

  随忆恍惚间还当身边的人是三宝,把旁边人的手臂抱在怀里。

  萧子渊垂头看着看着笑出来,不过几杯啤酒,她竟然就醉了。喝多了倒也不吵不闹的,话都不会多说一句,只是乖乖的睡觉。

  “我来吧。”后来妖女注意到这一幕,走过来准备扶起随忆,“师兄,我来,你去玩吧!”

  萧子渊不着痕迹的拥着怀里的人避开,看着那个睡得乖巧的人,头也没抬,“我来就好。”

  他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妖女看了几秒钟便笑着走开了。

  到了十点多,大家玩累了便准备回去。

  随忆晕头晕脑的被人叫醒,糊里糊涂的站起来跟着众人往外走,才走了两步就被人拉住。

  她睁开眼睛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到处都是重影,她眯着眼睛使劲看,也没看清眼前的人是谁。

  那人给自己穿上了外套,围上了围巾,这才拉着自己往外走。

  随忆的鼻息间都是清冽的气息,她觉得这条围巾似乎不是自己的,但是她却并不讨厌。

  走了几步后她的腿就开始发软,迷迷糊糊的叫着,“三宝,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了……”

  牵着她的人果然慢下来,扶着她慢慢往前走。

  后来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就被放到了床上,随忆感觉到枕头和被子都是自己的,便安心了,很快睡了过去。

  女生寝室楼下,一群男生看到萧子渊下来便转身往回走,“做完了护花使者我们可以回去睡觉了!”

  萧子渊在一个路口停住,向其他人解释,“我还有点事,要回家一趟,你们先回去吧。”

  温少卿想起晚上萧子渊接了个电话,问,“是……”

  萧子渊知道他心思细,宽慰的笑,“不是,是别的事情,我自己的事情。”

  林辰和乔裕都累了,摆了摆手道别。

  萧子渊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了,才转身往学校后门的方向走。

  进了在学校后门的一个小区,打开车库,很快开了辆车出来。

  虽然时间不早了,但由于平安夜的缘故,路上依旧人多车多,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才回到家,在门口问了警卫员这才进门。

  上了二楼,直奔某个房间,敲了两下等了几秒钟才推开门,“妈。”

  萧母正坐在床上看书,萧母年轻时是个美人,随着时间的沉淀,如今越发的美丽沉静,看到儿子便笑了出来,“怎么突然回来了,今天没和同学出去玩啊?”

  边说边招呼萧子渊坐过去,“外面冷吧?这两天降温,多穿点。”

  萧子渊坐到床上点着头,脸上满是笑容,“穿的多着呢,刚在楼下才脱了。这两天身体好些了吧?”

  萧母一脸的慈爱,“没事儿了,你不用老挂在心上。你爸爸这两天早早的就回来陪我,你不用担心。”

  萧子渊边给母亲按摩着膝盖边点头,忽然抬头问,“妈,您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

  萧母一愣,“你这是……”

  萧子渊从小就有点少年老成,话也不多,虽然喜欢他的女孩子不少,可是他一个都不亲近,萧母一直还有些担心,没想到他却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话一出口萧子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却也收不回来了,懊恼的笑了一下,“我就是随便问问。”

  萧母静静的看着他,虽然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孝顺,和自己也很亲近,可是自从上了小学之后,就没从他脸上看到这种孩子气,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能让他这样。

  萧子渊被母亲看得有些窘迫,垂下脑袋扶着额头无奈的笑出来。

  他这是怎么了?

  萧母拍拍儿子的肩膀,笑得温婉,“你喜欢就好,妈妈相信你的眼光。到时候带来给妈妈看看。”

  萧子渊笑了一下算是答应了。

  母子俩又说了会儿话,萧子渊起身去书房和萧父打招呼。

  “爸。”萧子渊进了书房恭恭敬敬的叫了声。

  萧父穿着衬衣和羊毛开衫,儒雅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坐在书桌后看着什么,听到声音抬起头笑了一下,“去看过你妈妈了?”

  边开口边示意萧子渊坐。

  萧子渊坐下后才回答,“看过了,妈累了准备睡了。”

  萧父点了点头,摘下老花镜若有所思的开口,“明天一早你跟我去那边看看。”

  萧子渊心里一惊却也不动声色,如常问,“是不是有点快?”

  萧父迟疑了一下,“是你爷爷的意思,其实也不快,算是打个招呼,免得到时候别人说咱们家仗势欺人。也没什么,就是打个招呼而已,到时候你也是要凭本事进去的。”

  萧子渊沉默了几秒后点头,“好。”

  “对了,还有件事情要交代你一下。”萧父似乎犹豫了一下,“其实你一向稳重,我对你是放心的,还是多说一句,咱们家一向不和生意人打交道,这你是知道的。你现在也大了,在外面注意点,特别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凡事留个心眼。”

  事情说完了,萧父关了书桌上的台灯站起来,“早点休息吧,我去陪你妈妈说说话。”

  萧子渊坐在那里没动,几秒钟后才站起来回了房间,眉宇间似乎多了几分郁色。

  洗了澡换了睡衣出来心里依旧有些乱,起身到阳台推开窗户,寒风一下子涌进来,他全身都带着凉意,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满心的寒意。

  静了半天还是拿出手机,电话通了后,开门见山的问,“林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辰晚上喝的有点多,一头雾水,“什么什么意思?”

  萧子渊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他自认为涵养极好,从来不曾这么咄咄逼人,可能是喝了酒,可能是有些事压在心里太久,这一刻他却怎么都压不住了,那句话不由自主的从嘴边冒出来。

  “我萧子渊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给我安排女人了?!”

  那边安静了很久,萧子渊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随即林辰的声音就夹杂着风声缓缓传来,“我没有。”

  声音极轻,却一字一顿。

  萧子渊看着漆黑的夜空,白色的雾气从嘴边冒出来,语气不善,“你敢说当初你介绍随忆跟我认识不是别有用心?你敢说你一次又一次的试探我只是开玩笑?随这个姓氏并不常见,你敢说她和江南首富随家没有关系?我记得林家和随家也是世交吧?官商勾结这种事难道也要算我一份?”

  萧子渊从小看得多接触的也多,这种事并不稀奇,别人在他身上动了心思,他看破并不说破,无伤大雅他也就算了。可是这次他之所以动怒,是因为明知道这是被人设计好的,可他却真的动了心。

  他以为他的自制力很好,可是这次却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一早就看了出来,他不点破,静观其变,只是想看看他们想干什么。这个女孩漂亮温婉有意思,谁知这一看就过了几年,可是随忆似乎根本没在状态,对他和对其他人一样,看不出任何的殷勤,清清淡淡,无欲无求。反倒是他,时间越久越急躁,越来越没了耐心,他倒成了着急的那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