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回眸一笑JQ起(高干) > 第60章
  第60章

  萧子渊来她这里的时间也渐渐没了规律,每次都是提前打电话来问她在不在,不在的话就会在随忆临睡前打电话过来,在的话他就会上来坐一会。

  一般都是晚上来,坐一会儿就走。有时候是刚开完会过来,有时候是刚应酬完醉意微醺,他似乎很累,每次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微微笑着,话也不多,再也不见以往逗她的情形,随忆心疼之余也感觉到了淡淡的失落,他们这是渐行渐远了吗?

  学医本就辛苦,再加上随忆的导师许寒阳对学生一向要求严格,随忆更是不敢有一点松懈,每天除了在医院忙还要复习准备考试,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倒也没感觉到空虚。

  随忆跟着许寒阳坐了一天的门诊,看完最后一个病号,跟着许寒阳帮忙的几个学生同时松了口气。

  许寒阳看着几个学生,笑着大手一挥,“行了,这段时间都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周末了,给你们放假!不用过来了。”

  几个穿着白袍的学生明明兴奋的不得了还装模作样的忍着笑回答,“不辛苦不辛苦。”

  结果许寒阳前脚刚走,便有人哀嚎起来。

  “这还是不是人过的日子啊,我昨天写文章写到凌晨,今天六点就起床过来了!”

  “谁不是啊,我昨晚跟教授上手术台,站了整整四个小时!”

  “好不容易今天早走,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吃晚饭去唱歌,好好轻松下!”

  “好好好!”

  这几个学生都是许寒阳这两年带的学生,有硕士有博士,年纪差的也不大,平时很能玩到一块儿去。

  收拾东西的时候有人招呼随忆一起去,“阿忆,一起去吧!”

  随忆想了想,萧子渊好几天没过来了,她怕他今天过来自己又不在家,便笑着摇头拒绝,“我今晚有事,就不去了。”

  那人一脸遗憾,“那好吧。”

  随忆收拾好东西,换好衣服准备回家的时候,在走廊上碰到许寒阳,正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发愁,看到随忆突然眉头舒展。

  随忆心里一颤,不会被抓去干活吧?

  心里这么想着却也只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许教授。”

  许寒阳笑着点头,“还没走呢,正好,一个病人非塞给我两只野鸭子,我也吃不了,喏,你拿回去一只。”

  边说边递给随忆,随忆听了一愣,没接反而有些疑惑的看着许寒阳。

  许寒阳向来是不收病人半点好处的,这点随忆跟着许寒阳一年多再清楚不过了。

  许寒阳看随忆半天没接也没说话有些奇怪的看过去,一看她的神情便明白了,笑着开口解释,“15床病人的父母送过来的,老两口家里条件不好,为了打这两只野鸭子费了不少劲,年纪又那么大了,我不收他们也不放心,我就收了,塞了点钱给他们算我买的。”

  随忆这才明白,却不好意思拿,“教授您带回家吃吧,或者给别的师兄师姐。”

  许寒阳笑,“我一个老头子,哪吃得下那么多,你师兄师姐一个个跑得那么快,我去哪儿追,你这个小姑娘瘦瘦弱弱的,多吃点肉补补,不然以后上手术台手抖拿不住刀。”

  老教授自嘲的话却让随忆听了心酸,老教授一辈子都奉献给了医学,没结婚无子女,似乎永远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她伸出手接过来,有些动容,“教授您多注意身体。”

  其实许寒阳一早就听院里的学生说起过随忆,但一直对不上号。后来温少卿又特意漂洋过海的打电话过来推荐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聪明却不精明,是可以真正沉下来学东西的人。

  许寒阳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女朋友?”

  温少卿轻声笑起来,竟然回了两个字,“不敢。”

  随忆他不了解,可他了解温少卿,温少卿眼光极高很少夸人,他倒真想见见这个女孩子。

  复试的时候他特意观察了一下,在这个焦躁不安的社会,是个难得的内心平静的女孩子,是块学医的材料。后来接触多了也渐渐了解,这个女孩子聪明漂亮又努力,跟着他坐门诊上手术辛苦是自然的,可她从不抱怨一句,对病人也极有耐心,他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满意,也愿意多教教她,他手里有个升博的名额,最想留给她,只是一直没找她谈过。

  许寒阳笑着点点头,“好好,快回去休息吧!”

  随忆拎着野鸭子走到医院门口才想起什么,转身去了中医药大楼找三宝,在三宝那里蹭了点东西才出了医院,从医院出来又去超市买了点菜,一回家便钻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加了料酒飞水后,随忆又扔了点黄芪,淮山,党参,红枣进去,大火煮开后撒了点枸杞进去,转小火慢慢的炖。

  随忆在一室香气里站在窗前往外看,似乎在等什么,楼下不时有车灯由远及近,可那辆熟悉的车子一直没出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