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 第345章 恨意更深
  张局长开的房吗?

  她的记忆有些混乱,伸手有脸上揉了揉,又闭上眼睛躺了几秒钟,这才想起白天的事情。

  中午的时候,她跟孙光耀以及他的几个哥们一起吃饭,其中一个人提到网上出名的张文定,说他在紫霞山救人的举动就是作秀,白珊珊就不高兴了,为张文定说了几句话,还和那人争论了几句。

  谁料孙光耀脸一沉,竟然要她给那人敬酒赔罪,她自然不肯了,跟孙光耀吵了起来。若不是当时有人拉住,孙光耀一个耳光就要扇到她脸上了。

  她一个人跑了出来,想想自己对孙光耀的爱,忍不住就是一通哭,哭过之后就接到了张文定的电话,然后又一起吃饭,似乎,自己喝醉了,而且还哭了?

  伸手在身上摸了摸,衣服都好好的。可白珊珊还是忍不住要想,真的是张局长送自己来的吗?他没趁机把自己怎么样吧?他怎么没在房间里呢?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会呆在酒店的房间里,他这时候正跟武玲在紫霞会所青鸾庄的房间里争论。

  “你做事太高调了,再这样下去对你非常不利。去省里呆两年,养养性子。”武玲一脸严肃地看着张文定,语气坚决地说,“明天我们一起去四哥家,我跟四哥说,让他安排。”

  武玲不知道随江市委想要调整张文定工作的事情,只觉得张文定的行事越来越张扬,这对他并不好。别说他还没成为武家的女婿,就算是武家自己的人,在官场之中也不会这么张扬。

  低调,才是王道。

  “安排什么呀?”张文定眉毛一扬,淡淡地说,“我现在挺好的,在下面能够做点实事,去省里大机关能干什么?整天坐在办公室上网喝茶,这不是我想要的……”

  “哪个告诉你大机关就是坐在办公室里上网喝茶?”武玲眼睛一瞪,没好气地说,“在下面做实事,去省里就不能做实事了?下面做什么事,还不是要按上面的规矩来?哼,一脚踏到体制里面来了,哪个不希望往上爬?站得高看得远,你所处的层次……”

  “我所处的就是这个层次!”张文定听得这个话有点刺耳,语气不免就有些重了,“我达不到你们那么高的层次,也没想过要达到多高的层次,我生在随江长在随江,这个层次刚刚好,这个层次我喜欢!”

  武玲被他这个话弄得一阵血气翻腾,自己一番好意,居然被他当了驴肝肺,说出来的话刺得人想吐血!

  心里闷着气,武玲脸色就冷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张文定今天心情差到极点,却并未失去理智,想到武玲大老远跑过来关心自己的情义,也不愿意和她吵闹,深吸一口气,道:“我没什么意思,好了,今天很累了,我去洗澡。”

  说完这个话,他就真的马上起身去洗澡了,没有看武玲的反应。

  武玲没有反应,面沉似水。

  等到张文定洗完澡,却发现武玲已经没在房中了。

  他拿起电话,犹豫着要不要问问她去哪儿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整个紫霞会所都是她的,还怕她没地方睡吗?今天自己情绪不好,冷静一晚上,明天再好好陪她吧。

  盘膝在床上坐下,可心绪太乱,杂念太甚,怎么都入不了定境。

  张文定叹了口气,也不强求,仰身躺下,没几分钟又取过手机,看到上面有个未接来电,是白珊珊打来的。看来是刚才自己洗澡的时候,这丫头打电话过来了。

  抬手回了个电话过去,白珊珊的声音有点嘶哑,但语气已经恢复了正常:“局长,今天不好意思啊,还劳你送我到酒店……”

  张文定道:“醒了?房卡插在门边墙上的,想吃东西就打电话叫,我在总台放了钱。你这丫头,以后别这么喝了,要不是酒店的服务员热情,我一个人还搬不动你。”

  他这个话,就是一个解释了:我并没有把你怎么样,送你到酒店,进房间的时候还有服务员一起呢。

  当时到酒店前台开房的时候,张文定就叫了个服务员帮忙一起送白珊珊去房间呢,然后又和服务员一起出来的。现在的酒店大堂楼道电梯都有监控,虽然不一定就运气多差会被熟人看到,可行事小心为上以防万一总是没有错的。

  听到这个话,白珊珊放松了不少,但却又莫名生出了点小小的遗憾,至于为什么会遗憾,那就说不清了。

  “哦,可能是最近胖些了。”白珊珊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句,马上就惊觉这话味道有些不对,赶紧又道,“局长,我,我没吐到你身上吧?明天,我,我去给你洗衣服。”

  “你还吐了?要不要紧?到酒店的时候你还嚷嚷着要喝酒呢。吐了以后肚子空,喝点粥,然后早点休息。”张文定半是关切关是调笑地说道,他怎么可能会让白珊珊给自己洗衣服呢?

  白珊珊就知道,自己不能再打扰领导了,毕竟是晚上了嘛,谁知道领导跟谁在一起呢?

  挂断电话后,又看了看地毯上的秽物,她也没心思在这儿吃东西,提起自己的包,取了房卡,到总台退了房,打个车回家去了。

  ……

  整整一个晚上,武玲都没有回房间,张文定最终还是孤枕入眠。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到楼下打完了一趟拳,却见到武云从外面回来。

  他有点奇怪,这丫头起得也太早了吧?

  “丫头,这么早跑哪儿去了?”张文定主动打招呼道。

  武云停下脚步,冷冷地看了张文定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抬步往里走去。

  张文定不明白自己哪儿得罪她了,继续问道:“你小姑呢?”

  武云这一次就像是没长耳朵似的,没有什么反应,几步进了门,往楼上去了,那冷漠的背影,看得张文定一头雾水。

  不过,对于武云那时冷时热的性子,张文定早就已经习惯了,见她不答话,以为她是刚才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了心情不爽,所以也没在意。摇摇头,看了看远方,然后转过身,用比武云慢了好几倍的速度,返身进屋了。

  回到房间,张文定就给武玲打了个电话,想问她今天准备去哪儿玩,却不料武玲却说她已经上了高速,正往白漳赶,她要回京城有事。张文定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却也不好多问有什么事情,只是关心了几句,见她情绪不错,便又说了几句情话,然后便带着几分后悔和遗憾挂断了电话。

  他真的很后悔,昨天晚上不应该用那种语气和武玲说话,啧,以后要对她好一些才是。

  武玲既然已经离开,张文定自然也不愿在这儿多呆,回了一趟家,换了身衣服,到局里之后,去了一趟张程强的办公室。

  最近张文定大出风头,张程强心里颇为不爽,但看到张文定进来,他还是很客气地起身:“文定,你可是稀客啊。”

  张文定伸出手,笑着道:“程强同志,没打扰到你的工作吧?”

  “打扰什么呀。”张程强跟张文定握了一下手,另一只手指了指沙发道,“请坐,我给你倒茶。”

  “不用麻烦了,我说两句话就走。”张文定摆摆手,屁股却是坐了下来。

  张程强本就不想给张文定倒茶喝,听到这个话,便顺水推舟坐了下来,没有硬要去倒茶,而是带着点官腔直奔主题:“哦,你说。”

  你还只是主持工作的副局长,不是局长,别动不动就摆官架子好不好?

  张文定对张程强这装模作样装深沉的搞法很是不以为然,但他脸上自然不会表现出什么来,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道:“宣传部那边让我配合好石盘卫视的访谈,电视台方面希望我早点过去,就访谈的的内容详细讨论一下……”

  张程强巴不得这小子从此不要在旅游局出现,听到这个话,不等张文定说完,便打断道:“嗯,这个事情要引起重视,要做好准备。文定同志啊,你这次可是为我们旅游局,为整个随江市都争了光啊。啊,放心去吧,局里的事情有我,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配合电视台的宣传。啊,这个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关系到整个随江的旅游发展呀……”

  什么叫我放心去吧,局里的事情有你?组织部还没找我正式谈话,市委还没下文调整我的工作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抓权了?

  张文定心里不舒服得很,嘴上也就不客气了:“程强同志,你可不能撂挑子呀,现在你主持局里的工作,随江的旅游发展,可不能往我一个人身上压啊。”

  张程强差点被他这个话给抵死,偏偏还没法发火,对张文定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层。

  ……

  张文定到白漳之后,并没有马上联系雷贞玉急着去电视台,而是给徐莹打了个电话,约了个吃饭的地方,便直接驱车前往。

  吃过饭,二人便回家,将彼此的思念和爱意都毫无保留地给了对方。

  温存过后,徐莹问起他有关这次在网上出名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