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最佳女婿 > 第619章 探脉寻病因
  “二叔!”

  杜夫人看到轮椅上的枯瘦老人之后,面色一紧,急忙迎了上去,低声唤了轮椅上的二叔一声。

  “呜……”

  轮椅上的枯瘦老人没有睁眼,但是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声音微弱无比。  见这老人不是死人,众人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几分,但是仍旧眉头紧蹙,他们知道,看这老爷子的状态,就算还活着,也是只剩一口气了,离死也不远了,估计都

  活不过今天晚上。

  “大家也都看到了,这是我二叔,从气色上来看,他身体状况很不好!”

  杜夫人抬着头给大家介绍了下自己的二叔,接着摇头苦笑道,“大家是不是都觉得我二叔可能都撑不过今天晚上了?!”

  在坐的众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其实我二叔昨天晚上也是这样,而且不只是昨天晚上,前天晚上,大前天晚上,这一个月来,每天晚上,他都是这种状态,给人感觉随时会咽气,也就是说,他这种

  状态,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

  杜夫人语气颇有无奈,同时又蕴含着一丝心疼,转头望了轮椅上的二叔一眼,。

  众人闻言面色不由有些惊讶,也跟着望了轮椅上的杜家二老爷子一眼,皆都惊叹这老爷子的生命力之顽强,这种状态下,竟然撑了这么久!

  杜夫人摇头叹息了一句,随后抬头冲众人说道,“我要是说他今天中午吃了半斤牛肉,喝了二两烧酒,下午还在后院钓了一下午的鱼,大家一定都不相信吧?!”  她这话话音一落,在坐的众人顿时哗然一片,目瞪口呆,皆都满脸的不不可置信,这轮椅上的老头子眼都睁不开,气都喘不动了,竟然还能吃肉喝酒外加钓鱼?!这

  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知道大家伙儿都不相信,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绝对不会相信!”  杜夫人笑着摇了摇头,神色间颇有些无奈与哀伤,轻声道,“但这就是事实,我二叔每到了白天,一切正常,身体硬朗,胃口好,神志清晰,与正常人无异,但是一到

  了晚上,他就会成为现在这样,面上毫无生气,身体冷如冰水,宛如一个将死之人!”

  说话间她转头望向轮椅上的老人,白皙的手掌紧紧的攥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眉宇间闪过一丝痛苦,显然十分担心自己的这个二叔。

  众人听到她这话顿时又是一片惊疑。

  “这病也太怪了吧?!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是啊,我活了大半辈子了,这种病连听也没听过啊!”

  “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这也太玄乎了吧!”

  “人家大老远请我们来,骗我们干嘛,没看这老爷子都快不行了嘛!”

  “这也太奇怪了,这到底是什么病啊!”

  一帮人低声议论着,绞尽脑汁回忆着自己平生的所学所见,实在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病。

  林羽听到杜夫人阐述的病症之后也不由紧紧的蹙起了眉头,这种病他也从没听说过,确实怪异的厉害!

  他扫了眼轮椅上的杜家二老爷子,能够看出来老爷子的情况确实比较严重,真的可能随时都会咽气。

  寿小青和寿荣鑫看到这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后,也没了先前神态自若的模样,爷俩锁着眉头低声商量着什么。

  “这他娘的还真是怪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病呢?!”

  窦老、黄老和王老三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颇有些大眼瞪小眼,但是三人皆都不明所以。

  “家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王绍琴忍不住好奇的冲林羽问道。

  “不知道,具体情况,得把过脉之后再说!”

  林羽摇了摇头,他刚才用望诊的法子替杜家这二老爷子看过了,没有看出个所以然,不由面色凝重了起来,感觉这种病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  “因为我这个人平时看病都是用的西医私人医生,感觉西医更直接高效一些,所以我二叔得病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带着他在国内国外的各大知名医院和西医医疗组织跑了个遍,做了无数项检查,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甚至连生病的原因都没检查出来,所有的医院和医疗组织都说从各项指数来看,我二叔的身体十分健康,简直是

  可笑至极!”  杜夫人嗤笑了一声,眼神柔和的望着自己的二叔连连摇头,轻声道,“所以我才把希望寄托在了中医身上,要是在坐的大家要是有办法的话,请救救我二叔,我们杜家

  向老知恩图报,到时候一定不会亏欠了大家的!”

  杜夫人抬起头望向了在坐的众人,明亮的眸子中不由有泪光闪动,显然是动了真情。

  很显然,她之所以请这么多人过来,就是奔着“广撒网,多敛鱼”的目的,期望在坐的某一个恰好见过这种病症,能够将她的二叔医好。

  不过在坐的众人都十分的沉默,他们都知道自己要是医好了杜家二老爷子,杜家一定亏欠不了他们,但是问题是,他们根本没这个能力啊……

  “杜夫人,说句实在话,我寿某人行医数十年,见过的怪症奇病数不胜数,但是像你们家老爷子这么古怪的病,我还是头一次见!”

  寿小青站起身,面色凝重的如实说道,“我虽然没有把握能诊断出病因,但是却愿意一试,倘若有一丝希望,我一定竭尽全力替老爷子医治!”

  “多谢,多谢寿老!”

  杜夫人急忙连连点头,满脸感激,接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请寿小青过来替自己的二叔把脉。

  寿小青微一颔首,抬腿刚要走,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瞥了眼一旁的林羽一眼,淡淡一笑,说道,“何会长,您贵为会长,还是您先请吧!”

  “还是您来先请吧!”

  林羽坦然的冲他笑了笑,客气道。

  “还是您先请吧!”

  寿小青笑呵呵的说道,“我听闻何会长聪慧过人,医术精湛,要是我先诊脉,被你看出什么端倪,学去几分,再依样画瓢的替老爷子把脉,我可就得不偿失喽!”

  “老狐狸!”

  一旁的窦老听到他这话低声冷哼了一句。

  林羽见寿小青都这么说了,笑了笑,也再没推辞,直接起身朝着轮椅上的杜家二老爷子走去。  刚才离着远,没有看清这老爷子的面容,此时林羽一靠近,才发现怪不得大家刚才都如此惊诧,这杜家老爷子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血色,蜡白蜡白的,像极了一个死

  人!

  “何先生,请坐!”

  胖管家赶紧亲自给林羽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林羽一点头,坐到椅子上,伸手探向杜家二老爷子的脉搏,不过就在林羽碰到他手腕的刹那,林羽面色陡然一变,无比震惊的望了眼轮椅上的老爷子。

  这老爷子的手竟然冰凉无比,宛如寒冰!

  这种状况下,还没死,当真也是个奇迹!

  “何先生,我刚才说过,我二叔每到晚上身上都会冰凉一片!”

  杜夫人赶紧凑过来急声说道,“但是在白天的时候,则没有任何的异常!”

  “白天他的体温正常?!”

  林羽皱着眉头疑惑道。

  “每天天一放亮,我都会亲自给老爷子量体温,基本都是三十六度五左右,十分正常!”

  没等杜夫人说话,胖管家赶紧走过来,低着头,恭敬的跟林羽如实汇报。

  林羽点点头,接着再没说话,静下心来探着老爷子无比微弱的脉搏,眉头不知不觉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满脸狐疑的抬头望着轮椅上的老爷子。

  “何家荣,你到底行不行,这都十分钟了,你探个脉,不会要探到天亮吧!”

  寿荣鑫见林羽探脉探了这么久都没吭声,不由满是讽刺的喊了一声。

  众人听到他这话,不由跟着一阵嗤笑,从时间上来说,林羽把脉把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了,跟人家“三秒定生死”的苏家脉诊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由此,众人更加的不看好林羽了,这才刚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何谈取胜!  林羽倒是没有受这寿荣鑫的干扰,耐着性子在杜家二老爷子的手腕上试了片刻,眉头微微数盏,神色陡然间笃定下来,这才长出了口气,接着起身,站到了一边,示

  意寿小青过来诊脉,随后林羽接过胖管家的纸笔,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诊断结果和方子,将纸叠了起来,交回给胖管家。

  寿小青扫了林羽一眼,满脸冷傲的走过来在杜家二老爷子跟前坐下,伸手在老爷子手腕上一探,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显然也没想到这老爷子的身子这么凉。  不过他面色很快恢复正常,因为老爷子脉搏微弱的原因,他不由多号了一会儿脉,但是也没超过半分钟,接着眯起眼,自得的一笑,起身问胖管家要过纸笔,将自己

  的诊断结果和方子也写了出来。

  “何会长,你可以叫人把冰蟾送过来了!”  寿小青一扫先前的凝重,往了林羽一眼,昂着头,十分得意的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