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侠武大宋 > 第一〇九三章 黑虎偷心的误导
  在梁红玉和朱武制定的计划里,存在着一处硬伤,那就是既然放过了那些宗师掌门去少林,等这些宗师掌门到了少林寺,一旦与少林寺的和尚说起聚贤庄的事情,白家军的伪装行动就会立时穿帮。

  以梁红玉之机敏,朱武之干练,两人不可能想不到这个硬伤的存在,但是没办法,若是想把那些宗师和掌门诱骗到聚贤庄里一并消灭实在太难。

  不说别人,只说周侗这样的绝顶高手,岂是李兖项充一波标枪飞刀可以干掉的?不仅用飞刀和标枪伤不到他,就是用毒药蒙汗药都未必成功,所谓人老成精,周侗活到这个年纪经历了多少江湖险恶?远非杨志之流可比。

  即使是在当初智取生辰纲的时候,蒙倒杨志也很是费了一番功夫,而论及武功机智以及江湖经验的老到,周侗胜于杨志何止数倍?

  更何况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一流以上高手远远不止周侗一人?要把这些超一流高手以及绝顶高手都聚拢在聚贤庄里杀猪宰羊一样的歼灭,那根本不可能。关于这一节道理,不论是梁红玉还是朱武都能算计清楚。

  所以他们才设计了这个分流高手俗手的方案,但是既然实施分流,就必须要做好穿帮之后的补救措施——试想,少林寺在得知有人假冒寺僧分流武林豪客去聚贤庄的时候,首先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倾全寺之高手围剿聚贤庄么?肯定不会。他们必定会先派出一小股僧侣来察看究竟,那些宗师掌门说的话是真是假还不知道呢,也不知道这伙假冒少林僧的人物是何来路、用意何在,又怎么可能立即倾巢而出,围攻自家的产业?

  不仅不会立即攻打聚贤庄,甚至前来察看的都不可能是武功寺内名列前茅的高僧,高僧自有高僧的逼格,岂能充当打探消息的线报人员?那也太掉价了,那不是让各大掌门笑掉大牙么?

  这种情况下最正常的安排应该是,在一名或几名寺中的二代武僧陪同下,由执事僧前往察看并查问,弄清楚了事实之后再做计较。

  梁红玉和朱武准确地判断出了少林寺的应对举措,便提前准备了相应的对策,只要这些武功泛泛的少林僧过来察看究竟,就立马杀死,回头再假扮武林豪客的门人弟子前往少林报讯,来个恶人先告状。

  ——少林寺包藏祸心,意欲一统江湖,因此设计了这么大一个圈套来陷害中原武林同道。

  至于去了聚贤庄的那些武林豪客生死如何,也不必对他们的师长帮主挑明,只说这些人已是不知所踪,不知被少林和尚弄去了哪里……

  如此一来,少林寺欲将成立的“灭鼠盟”必将瓦解冰释。而那些已经到达少林寺的宗师掌门以及帮主们也多半会暴起发难,就算不立时动手,也会向少林寺发出质问,我们是接了英雄帖来的,现在我们的门人弟子都不见了,你少林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死无对证的前提下,少林寺百口莫辩,一场内讧势必发生。

  这就是梁红玉和朱武制定的全盘计划。

  计划的末尾,是等待少林寺和各路高手一场火并之后,再由白家军的高手坐收渔人之利,届时即可将所有敌视白胜的武林人物消灭干净。

  至于这个结果是否对武林公敌丁春秋有利,却是顾不上了。

  所以在庄外远处响起少林僧人的质问之时,不仅白胜认为这质问是对鲁智深发出的,即便是已经进入到n聚贤庄里面的梁红玉也是这样认为,她只是有些奇怪,少林僧为何距离庄子这么远就开始发问,难道他们已经发现了庄子周围有标枪兵和飞刀兵埋伏么?

  但是事实却并非是白胜和梁红玉想象的那样,因为在少林僧质问之后,还没等到庄子里面的鲁智深等人做出反应,少林僧位置的附近已经有人回答了这个问题:“哈哈,佛爷乃是正宗少林弟子,怎么能说是冒充少林和尚?真是胡说八道……”

  生铁佛的声音!

  即使远远地隔着山脚看不见少林僧和那被少林僧质问之人,白胜和铁扇公主也能听出来了这答话之人是生铁佛。

  白胜和生铁佛打过几次交道,自然听得出来,而铁扇公主之所以在更早的时候得悉少林寺想要对付白胜这一消息,也是因为她与生铁佛有过一次会晤,同时在场的还有祝彪。

  却听先前发出质问的那个少林僧说道:“原来是慧觉你这个少林叛徒,你早已被少林逐出门墙,如何还有脸面以少林弟子自居?”

  这话说得严厉,生铁佛的笑声便即停了下来,沉声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虚清师侄,可是你如此说话就未免太过无礼了吧?佛爷原本与你师父慧轮是师兄弟,你不喊师叔也就罢了,还敢败坏佛爷的名声,怎么着,十几年不见,你翅膀硬了?不是当初被人踢中穴道那个可怜虫了?敢不敢跟你师叔我过两招?”

  这虚清正是当年阿朱混入少林寺偷盗易筋经时冒充的那个青年和尚,当时阿朱在他诵经礼佛之时,冷不防踢中他身后的穴道,而后就扮成了他的模样与虚字辈的师兄弟一同出入菩提院,并且利用虚清的身份套问其他僧人,终于确定了易筋经是藏在“一梦如是”佛像的后面。

  后来萧峰入寺拜见授业恩师玄苦大师,却被少林僧误认为是杀死玄苦的凶手继而阖寺捉拿,萧峰不欲损伤无辜,在躲避少林僧搜查的时候遇见了扮成虚清的阿朱,并且在逃离少林寺时带走了她。

  其时少林寺众高僧亲眼目睹萧峰“抓走了一个少林僧当人质”,事后清点全寺上下之时,却发现一个和尚都没少,顿时全体懵逼。

  这时就有人说起他认出了萧峰抓走的人是虚清,可是也有人说不可能,因为虚清还在菩提院佛像前面“诵经”呢,于是当时的少林方丈玄慈大师亲自率人前往菩提院,却发现虚清被人点了穴道,而虚清的那些师兄弟也都恍然大悟,原来竟是有人假扮虚清!

  身为少林武僧,在少林寺内被人点中穴道并且假扮成功,且不说虚清的警惕性有多差,只说他把少林寺的脸都丢尽了。

  玄慈大师以及一众玄字辈高僧正因为萧峰在所有少林高手的掌底安然逃脱而羞愧呢,就把怒火发泄在了虚清的头上,要不是你虚清如此麻痹大意,被人冒充与那萧峰里应外合,萧峰如何逃得出去?

  处理结果是罚虚清在戒律院面壁思过一年。一时之间,虚清成了少林寺耻辱的象征,而那时候生铁佛还没有出事呢,自然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所以此刻旧话重提,意在羞辱对方。

  虚清听了这话之后果然一阵语塞,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你慧觉未免太坏了!十几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始终是他心头的伤疤,即使不去揭它尚且时时隐隐作痛,更何况被生铁佛守着他的师兄弟和徒弟说在脸上?

  只气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一句:“少林弟子捉拿本门叛徒人人有责,说什么过招不过招的?你若是识相,就乖乖地跟我回去见方丈!”

  两人话赶话说到这里,虚清已经认为分流武林豪客去聚贤庄的人就是生铁佛了,聚贤庄先不忙去,若是捉了生铁佛回去,那可是太有面子了,当年玄字辈的师祖们都没能抓到生铁佛,却被自己给逮住了,这不是一雪前耻的机会么?

  正因为当初那件事,这十几年来他一改之前勤修佛法的习惯,开始苦练武功,只求能在武功方面出人头地,改变他人对他的看法和评价。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一番勤学苦练之下,武功的确大有进境,去年的时候在全寺大比武的擂台上,竟然斩获了虚字辈僧人的第七名。

  这个时代里的少林寺僧侣以“灵玄慧虚”排行辈分,灵字辈的就不用说了,尚在人世的就只有一个灵兴禅师;而即使是玄字辈的高僧也都死的死,退居二线的退居二线,此时少林寺的领导层是由慧字辈僧人构成的。

  慧字辈的僧人都成了方丈、首座,称呼之中都冠以“大师”两字了,他们的徒弟虚字辈的和尚就成了少林寺的中坚力量,能在虚字辈中排行第七已经是非常厉害了,因为少林寺始终把隐居天山的虚竹子看做是虚字辈的第一。

  所以此刻虚清和尚才有胆气挑战生铁佛,并且试图一举擒下对方,这若是换作十年前的他,只怕连想都不敢想。

  少林慧**师教出来的徒弟都是一个模子——热爱佛经,不喜武功。从前的虚竹也就是虚清的师弟是这样,而虚清本人从前也是这样。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了,胆气十足,甚至无视站在生铁佛身后的几十名假和尚——那些人的脑袋上都没有戒疤,怎么可能是真和尚——直接向生铁佛发出了挑战。

  生铁佛闻言就不禁有些意外,心中惴惴,这虚清难道也像虚竹一样偷学了逍遥派武功不成?不然他哪来的这么大的底气?转念一想却又笑了,暗骂自己吓自己,这虚清如此胆肥,肯定是因为这里距离少林寺近,身后有一众师叔师伯甚至是师祖撑腰。

  想通了这一节,就哈哈笑道:“呦呦呦,越说越来劲啊,行了,别光耍嘴皮子,手上见真章!”

  虚清早已等的不耐,只是不想被人说成是偷袭才一直没有动手,此时既然生铁佛主动邀斗,就再不多说一句,大步上前,照准生铁佛的胸口就是一招黑虎偷心。

  这招黑虎偷心大有讲究。当年虚竹在少林寺内大战西域绝顶高手大轮明王鸠摩智,便是以罗汉拳中的一招黑虎偷心来应对后者的少林七十二绝技,而后者尽展七十二绝技之中的诸多妙手绝招,竟然奈何不得虚竹的黑虎偷心,事后少林寺的高僧们总结经验教训就说,这就叫“不怕千招会,只怕一招精”,又叫做“于平淡中见神奇”,只要练得到家,哪怕是作为少林寺入门功夫的罗汉拳也是不容小觑的,足以打遍世间任何武功而不败。

  事实也证明了高僧们的论断,在虚竹与鸠摩智打到后来的时候,鸠摩智已经不再追求令观众赏心悦目的华丽,放弃了少林七十二绝技,竟然掏出了匕首施以偷袭,严格说来,在鸠摩智掏刀的那一瞬间,虚竹已经胜了。

  原本这种“于平淡中见神奇”的实例还有一个,那就是萧峰使用太祖长拳对战聚贤庄数百武林豪杰,只不过因为这数百豪杰是以少林高僧玄难为领袖的,却拿萧峰的一套太祖长拳没有办法,这事儿说起来大大有损少林寺的光辉形象,因而高僧们避而不谈。

  玄字辈高僧们的总结被弟子们记在心中,以致于后来慧字辈的僧人在教导虚字辈弟子的时候奉为经典,时不时就会说起,一来是为了让虚字辈及以下的弟子练习武艺时精益求精,二来虚竹已经成了少林寺的荣耀,没事把这事儿拿出来晒晒,身为少林寺一僧倍儿有面子。

  虚清是个信实的人,既然师祖师父和师伯师叔都这么说,哪里会差?于是独独钻研这一招黑虎偷心,以期能够练到虚竹师弟那样的水准。

  他却不知道人家虚竹的内力有多高?那是七八个玄字辈的高僧加起来都赶不上的存在!虚竹之所以能够以黑虎偷心逼得鸠摩智步步后退,完全是因为拳上发出的劈空劲力笼罩了鸠摩智身前的所有空间,压迫得对方只能后退。

  少林寺的高僧们并非全然不懂这一关键所在,只是人家虚竹的内力与少林寺八竿子打不着一点关系,说出来不仅不会给少林寺增光添彩,反而有损武林正宗的形象,因而选择性地忽略了。

  当年的高僧们哪里会想到,他们这种美化少林的行为将会严重误导作为后辈弟子的虚清?

  结果就是虚清的确把这招黑虎偷心练得纯熟一心了,却仍然只是少林寺的入门拳法而已。

  生铁佛原本就是慧字辈的高手,当年也是观摩了虚竹鸠摩智之战的,此刻又怎会看不出虚清的可笑?当即哈哈大笑,说道:“黑虎偷心么?好!那就黑虎偷心!”

  说话的同时也是一招黑虎偷心使了出来,两人两拳,出手的角度和姿势完全一样,拳面便即对撞在一处,只听“噹”的一声响,就好像是石头砸在了铁疙瘩上面那种声音,虚清疼得大叫了一声,右臂已折。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