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辉煌王冠 > 025.初次打探
  无数声高亢的尖叫炸起,只见那个镖靶上,五支飞镖呈一条竖线整齐的扎在靶子上,而且每个飞镖之间的距离都差不多。

  重要的是刚才威利一直看着多文斯了的,没有看着靶子。

  “确实有俩手,”多文斯心中也不禁称赞了一下,但是脸上却变得有些生气,忍着恶心,轻轻跺了下脚,轻哼一声,转身回到沙发上。

  突然一阵清脆明快的琴声传来,多文斯扭头看去,只见那个威利这时坐到了乐队的钢琴旁,刚才的琴声就是他弹奏出来的。

  看到多文斯看过来,威利微微一笑,琴声从轻快变得有些婉转,他张嘴唱出了一首这个世界著名的歌曲。

  “挚爱的女神,完美的女神,你坐在那高高的神座上,那镶满宝石的座位。你什么时候才能微微低下那高贵的头颅,看一眼你卑微的信徒,啊~这是我的痴心妄想~~~”

  这是《致我的女神-淑娜》,是以前一个爱神的狂信徒诗人专门为爱神淑娜写得一首歌。

  “...你什么时候才能轻轻露出那美丽的笑容,看一眼你平凡的信徒,啊~这是我的痴心妄想~~~”

  忍住对这个毫无内涵、毫无美感的歌词的吐槽,多文斯装出一副被歌声吸引的样子。

  当然,曲子还是很好听的。

  这时酒吧的人目光已经集中了过来,看了看弹琴的威利,男人眼里露出了厌恶的目光,女人则满是痴迷。

  优美的琴声结束,威利站起来慢慢走到多文斯的面前,优雅的鞠了一躬。

  “我的女神,是否能原谅您卑微而又平凡的信徒呢~~”

  ......

  多文斯歪着头看着威利,然后装作整理系在脖子上丝巾,变成女性化的声音说道。

  “还不够...”

  “那需要怎么做才能换来你对我的微笑呢?”威利坐在了多文斯的对面。

  多文斯想了想,对着调酒师招了招手。

  “一杯纯净火焰。”

  调酒师看了一眼威利,笑着点点头。

  一会儿,一个小高脚杯装着的纯净酒液拿了过来,看着就像白水一样,只不过散发着非常浓烈的酒香。

  “您现在喝吗?”调酒师问道。

  威利看了看酒液,也有些迟疑。

  这种酒经过七十回以上的蒸馏,酒精度数极高,相当于这个世界版的“生命之水”。

  而且这种酒还有个‘特效’。

  “现在喝!”威利看了看多文斯,咬了咬牙,说道。

  “好的。”调酒师惊讶地看了眼威利,用银镊子夹了块水晶一样的东西扔进酒杯里。

  ‘水晶’一落进酒杯,瞬间旋转起来,酒液的香味突然变得淡了些。

  威利赶快拿起酒杯,小指上的戒指闪过一丝微光,他看了眼酒杯,闭上眼睛,仰头喝下。

  威利的脸瞬间变红,最后竟然有些发黑。

  “哈!”威利突然张嘴发出一个痛苦的声音,一丝特殊的肉香也散发了出来,接过调酒师递来的冰水,一口喝下。

  “咔嚓咔嚓”里面的三个冰块直接被他嚼碎。

  多文斯脸上终于笑了出来,心里也对他竖起大拇指。

  调酒师加入的那种水晶叫做沃特石,也叫干燥结晶,看名字就知道,这种石头可以吸收水分。

  本来就没有多少水份的酒液里再扔进这种石头,只要喝得稍慢一点,那就变成真正的纯酒精了。

  ‘纯净火焰’只要浅唱一口,嘴唇就会瞬间发麻、脱水;而且扔进沃特石的时候必须马上喝,稍微慢一点,就会像威利那样,整个口腔和食道都会被酒液灼烧。

  它的口感和样子最接近水,容易使人大意,口感就像吞了一团烈火一样,所以名字叫‘纯净火焰’。

  看着威利的样子,多文斯的脸上也变得柔和起来,要了两碟小蛋糕,边吃着,边细声细语地和他交谈着,但是心里却想着别的。

  “看了得换种别的方法了。”刚才闪过的那丝微光,一般人发现不了,但是一直观察威利的他清楚的看到了,而且还感觉到了一丝轻微的魔力波动。

  “你这个戒指能让我看看吗?”多文斯接过戒指,看了看,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很漂亮啊,是哪个女孩送给你的吧。”

  “当然不是了,这是我的家族戒指,上面的宝石里还刻着我的名字。”威利笑了笑,指着宝石里面的W字母。

  “哇~真的嗳。”多文斯强忍着恶心和威利说着,心里想道“妈的,还骗老子,这明显是秘法符文-探知,再加上好像装饰的花纹,这他么就是一枚魔法戒指,一枚恒定了戏法-侦测毒性的戒指。”

  又和他聊了一会儿,多文斯把餐巾收起放到了餐盘的右侧。

  威利看到,笑了一下,说道。

  “蒂凡尼,今天能和你聊天真高兴,我真得不想结束。但是我看你有些累了,我送你回家吧。”

  多文斯微笑了一下,“我也很高兴,但是不麻烦您送了,”说着站起来,微微施礼,“再见,威利先生,明天见。”

  “明天见,蒂凡尼,希望你能喜欢亨廷顿。”

  .........

  坐着马车回到院子,多文斯和两人打了声招呼,各自去休息了。

  多文斯租下的小院子里有一栋二层的小楼,但是还有个小阁楼。

  多文斯和凯伦就在二层休息,蒂凡尼在那个阁楼。

  躺在床上,多文斯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好像要穿过这层板子,看见正在阁楼的女人。

  “呵呵...逃亡到这?当我是傻子吗?”多文斯今天听到蒂凡尼说是从尼伯斯教廷国一路逃亡到这里,他就已经涌起了浓浓的疑虑。

  亨廷顿帝国一共二十个行省,而惠德曼行省处于帝国的中境,再不中境军区也不会在这里设立补给点。

  帝国三大机构,其中具有执法权的是二十位行省总督和三位海军总督组成的总督院,具有立法权的是城主、大商人、大学者组成的黑杖大厅,还有就是掌握军权的战旗府,由帝国七大军区的元帅组成。

  行省总督和各大城主所拥有的武装力量只有城卫军和在法典允许之内的家族私兵。

  而由这三大机构共同组建的帝国内阁具有行政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财政权。

  这样看来,帝国皇帝好像没有了任何权利,但是帝国最强大的军团-砺火之剑,在任何情况下只听皇帝号令。

  而砺火之剑之所以能让所有的军队都承认它是第一军团,既不是这个军团对兵士素养的高要求,也不是变态的训练,而且它有一个特殊的战斗配制-智慧之火法师团。

  说这么多没用的,其实就是为了说明一件事,这个叫蒂凡尼的女人根本不可能从尼伯斯教廷国一路逃到亨廷顿。单单是教廷骑士的追杀就不是这两个人能抵抗的。

  “要是一堆神父出来追杀,有那个男孩在,弄不好真能脱住几个......”

  而这时的阁楼上,穿着睡衣的蒂凡尼并没有睡觉,而且跪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个金色的徽章。

  徽章呈太阳形状,周围有十几道微带波浪的黄金光束。

  就像从一个圆盘里伸出十几把马来剑一样。

  蒂凡尼拿着徽章,虔诚地祈祷着。

  “至高无上的,伟大的太阳神,您是我们的父、我们的主、我们的一切......”

  祈祷完,蒂凡尼用一块绣着金线的纱巾包裹住徽章,贴胸放好。

  “我一定会让您的圣光照耀这片贫瘠的土地!”

  蒂凡尼的脸上此时没有任何的柔弱,满是狂热。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