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辉煌王冠 > 026.疯狂鼓掌
  第二天晚上,多文斯依然扮成女装,戴上面具走进粉红面具。

  多文斯刚进去了一会儿,帅气马夫也就是凯伦突然捂着肚子,“我肚子怎么这么疼,谁知道附近哪里能方便一下?”

  正在和他打听这位‘蒂凡尼’小姐的几个人听完笑了笑,一个老头说道。

  “凯伦小子,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得了。咱们又不是那些体面人,不用那么讲究。”

  “卡勒大叔,我......”

  “哈哈,别逗他了,小子,你得忍住了。从这条街一直往东走,从路口右转,有个绿帽子杂货店,那里的老板娘特别热情,你可以去那解决一下。”

  “谢谢,谢谢...”说着,凯伦从车上跳下,刚往东面走了几步,又回头喊道。

  “帮我看一下马车啊,谢谢大家了。”

  “去吧,丢不了。”几人笑着摆手道。

  凯伦夹着屁股,用竞走的方式快速到了路口,然后右转。

  一过路口,凯伦放松了下来,看了看四周,转身走进一个小巷。

  一会儿,一个长相普通的男人走了出来,看年龄应该有三十多岁了。这在另一个世界,已经算是中老年了。

  男人从路口右转,一会儿来到了粉红面具的门前,扔过一枚银埃尔,走了进去。

  “来一杯兰斯特。”男人坐到吧台前的椅子上,对调酒师说道。

  “谢谢,”男人说着,接过酒杯,闻了闻,轻啄一口。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美的男人...”男人看见了多文斯,他正在和威利开心地聊着什么。

  “蒂凡尼,这里有些吵闹,再不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吧。”威利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昨天他找人打听了,这个女人是前天到的小镇,而且她的那个马夫的口音也确实是纯正的尼伯斯腔。

  多文斯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四周,脸上还是有些犹豫。

  他深吸一口气,把手轻轻搭在威利伸过来的小臂上,两人从一边的楼梯,慢慢地走了下去。

  “嗯?多文斯先生下去了。”凯伦拿着酒杯无聊地把玩着,突然看见那两个人下去了,他立刻站起来,朝着刚才就确定下来的目标走去。

  多文斯和威利两人走到地下室,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屋子。

  推门进去,多文斯好奇地看着,这不是装得,他是真有些好奇。

  十几平的小客厅,中间放着一个圆形的木桌,上面铺着粉红色的桌布。桌子上面还放着两个银质的烛台,里面插着粉红色的蜡烛。

  俩侧各有一个柜子,一个透明的玻璃柜里都是一些蛋糕之类的小点心,而另一侧的用一个丝质帘子挡住。

  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桌子旁,威利点燃了蜡烛,然后关闭了最亮的魔法灯。

  “砰。”威利起开了一瓶‘欢呼肖恩’,倒进了桌子上的香槟杯里。

  两人端起杯子,轻轻一碰。

  “蒂凡尼,我能帮你把面具摘下来吗?”威利温柔地说道。

  多文斯有些惊慌地摇摇头,自己摘下了面具。

  “你真美....”威利痴迷地说道,“如果我的灵魂堕入深渊,记忆腐朽,唯一忘不掉的一定是你的容颜。”

  多文斯脸上微微一红,嘴角含笑。

  “堕你大爷的深渊,妈的!”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多文斯好像不经意间看见墙角的一面镜子,脸上变得有些不好意思。

  “威利你能等我一下吗?”

  “当然。”威利笑着说。

  多文斯进入旁边的屋子。

  “卧槽,好大的床。”里面是一张超大的粉红色心形床。

  关好门,多文斯从手包里取出装着口红的铜管,涂抹了一下,又拿出一瓶香水,朝着身上轻轻地喷了几下,然后转身出来。

  看着补完妆的多文斯,威利心里一笑,他知道这个女人非常在乎自己的妆容,在一楼酒吧的时候,就时不时会补妆。

  继续聊着,慢慢地两人的脸上都有些酒红,威利感觉今天好像特别兴奋。

  “谁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都会这样。”他心里想道。

  多文斯又补了下妆,威利痴迷地看着那双特别红艳的嘴唇轻轻抿了一下酒液,心跳速度有些加快。

  “我怎么感觉晕晕的,你替我喝掉好不好。”多文斯按了一下额头,眼神变得有些迷离,轻摇手里的酒杯,说道。

  威利瞄了一眼旁边的蜡烛,心里暗笑,这是粉红面具品质最高的催情蜡烛。

  “当然,”威利接过酒杯,一口喝掉。

  多文斯脸上的红色越来越浓,而威利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炙热。

  又过了几分钟,威利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心跳越来越快,身体也越来越热。

  “蒂凡尼,我...”本来对任何女人都能自然而然说出上床的威利此时竟然有些结巴,好像那种话会亵渎眼前的这位女神一样。

  多文斯装作犹豫又有些羞涩的样子,突然用小指在酒杯里轻轻点了点。

  “你会喝掉它吗?”

  威利没说话,直接拿过酒杯,一口喝掉。

  他知道,尼伯斯人认为小指不洁,用小指沾过的食物或者是酒水同样也是不洁的。

  后来这就形成了尼伯斯的一种习俗,男性喝掉女人用小指沾过的酒,就证明真正的爱她。

  酒液流进胃里,好像一团火焰,点燃了他仅剩的理智。

  “蒂凡尼,我来了!”说着威利直接从桌子那边扑了过来,桌上的蜡烛直接被扑灭。

  多文斯扭身躲开,跑进了里面的卧室。

  威利如同野兽一样,马上也追进了卧室。

  刚一进来,威利就感觉到一团柔软扑进怀里,他抱着这团柔软疯狂地亲了起来。

  多文斯看着抱着被子疯狂摸索的威利,知道只能瞒过一时,所以赶紧推门出来,打开最外面的门。

  “哒哒哒。”快速敲了一下对面的门。

  “多文斯先生,都办好了。”凯伦扶着一个昏迷的男人从里面出来。

  多文斯点点头,俩人把男人扶进卧室,把男人推到威利的身上。

  威利刚刚感觉到‘蒂凡尼’的身体好像有些太软了,一个个湿热的肉体就趴到自己的身上。

  轰!威利所有的理智,冷静全部消失,抱住怀里这个梦寐以求的‘女人’,直接撕开了衣服,有些费劲地找到潮穴,疯狂地鼓起掌来。

  “papapapapa.....”

  看着俩个男人人已经进入正轨,多文斯和凯伦出来。

  “这个男人是?”

  “您放心,多文斯先生,这个家伙是个男女支。只要钱给够,不论性别、种族,”凯伦笑着看了眼卧室,“更别提这个威利长得还不错,算是便宜他了。”

  多文斯点点头,“药剂的量下够了吧。”

  “您放心,”凯伦也有些不敢看多文斯这张脸,“就算再来几个这么疯狂的家伙,他也不会醒。”

  “嗯,那就好。你先出去吧。”下面的事情就不好让凯伦看到,听到。

  “是,先生。”凯伦站起来,转身出去。

  多文斯关好门,看了看床上疯狂鼓掌的威利,冷笑一声,然后翻开身上的三层内衣,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怀表。

  抹在嘴唇上和最后小指上的药剂,加上身上的香水还有桌上的蜡烛,这些东西混合到一块儿,足以让这个家伙拍出血来。

  到时候在药膏的作用下,他的大脑可就不受他控制了,什么问题都会乖乖地回答,而且清醒之后还会忘掉。

  这些都是从两个大汉那里得来的宝贵结果。

  多文斯取出口红铜管,看了眼里面配方早已大变的药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