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 第一百七一章 马如龙断臂
  马如龙的这个动作,引起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因为从拉我们入伙的那一刻起,马如龙给人的印象就是非常狡猾的,活脱脱一个老狐狸!而且他从没有亲自动过手,一般都是让西装男代劳。

  现在他突然身先士卒搞了这么一下子,弄得我跟张三炮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西装男。

  西装男显然也没料到马如龙会突然劈向那些莲花,但马如龙要做什么,他是不会阻拦的。

  “我去,这马如龙该不会是疯了吧?”我说道。

  就在我们思考马如龙这么做有什么目的的时候,整个墓道突然开始‘轰隆’‘轰隆’的摇晃起来,就连我们脚下的冰层,也开始出现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看到这一幕,我赶紧扶住了墙壁。

  见过雪崩的人都知道,雪崩来临的时候,是先有声音后有动静的,并不是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所有大雪稀里哗啦的滚下来。

  而眼下这种情况,就预示着眼前的这座墓道即将塌陷。

  我想都没想,就大声喊道:“不好,大家注意脚下,冰层开始裂了……”

  我还没喊完,前方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听到这声惨叫,张三炮脸色一变,只见他飞快的抓住固定在墓道里的绳索,也不管冰层会不会裂了,像只耗子一样,拼命的往回爬。

  我已经被四周轰隆轰隆的巨响吓得没有了主意,看张三炮往回爬,我也跟在他屁股后头爬了起来,不过我挺好奇,刚才那一声惨叫到底是谁喊出来的?于是就悄悄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么一看,差点没吓呆。

  是马如龙!

  发出惨叫的竟然是队伍最前面的马如龙,在熊熊火光的照射下,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尸体堆上的那些莲花,正释放出袅袅的寒气。

  而马如龙劈出去的登山镐,刚一接触到莲花,瞬间就被冻住了,几乎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整个登山镐上就布满了白色的霜。

  马如龙想要撒手,但此刻已经来不及了,那些白色的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凝结,一刹那的功夫就冻住了马如龙的手指头。

  迎着暖洋洋的烈火,那些白霜非但没有丝毫的融化,反而是越来越厚,很快就将马如龙的整条胳膊冻成了一块厚厚的冰雕。

  四下里,除了马如龙凄厉的惨叫声之外,还有‘噼啪’‘噼啪’冰块凝结的声音。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莲花?

  怎么会在一瞬间就将一个大活人冻成冰雕?

  眼见马如龙遇到危险,本来负责监视我们的西装男,也没心思去管我们了,他一把抓住腰间的绳索,好像荡秋千一样滑到了马如龙的身边。

  “马老爷子,你怎么了?”西装男着急的说道。

  但面对这样的马如龙,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疯子……快……直接把我右手给剁下来。”马如龙奄奄一息的说道,此刻他的嘴唇都被冻得发紫,黄豆大的汗珠如雨点般落下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显然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疼痛。

  “不,这怎么可以,马老爷子,您再忍忍,您再忍忍,我一定会把您安然无恙救出来的。”西装男颤抖的扶着马如龙的后背,两只眼睛血红血红的,心疼的望着马如龙那被冻成冰块的胳膊。

  “马老爷子,相信我,相信我!”这一句的最后,西装男几乎是吼出来的。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西装男没那么可恶了,他虽然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但他却算不上是魔鬼。

  魔鬼是没有感情的,但他对马如龙却是动了真感情的!

  最起码他是一个忠诚的人,相比盗墓界很多为了财宝,连师傅亲爹都杀的人来说,西装男要高尚得多。

  “不行,来不及了,快!把我胳膊剁下来,这是命令。”马如龙瞪大眼睛,歇斯底里的吼道。

  我发现那些莲花在冻住马如龙的手臂之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开始释放出寒气,朝着马如龙的肩膀飞速蔓延。

  如果马如龙再不壮士断腕,恐怕转瞬间就会变得跟那满地的尸体一模一样。

  “好!马老爷子,您忍着。”西装男也看出了那些莲花的厉害,含着眼泪,颤抖着掏出了腰间的裁纸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些白霜即将覆盖住马如龙肩膀的时候,西装男拿起裁纸刀对着马如龙的肩膀就斜切了下去。那刀又快又准,竟只用了一刀,就将马如龙的整条手臂给卸了下来。

  马如龙也是猛人,整条胳膊被剁下来,血喷的到处都是,却只是咬着牙闷哼了一声,并没有当场晕过去。

  就在我暗自称赞马如龙的时候,已经爬到前面的张三炮见我没了动静,连忙转身对我吼道:“李叮当,你他娘的想啥呢!还不逃命。”

  我几乎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好在张三炮骂了我一句,我才意识到脚下的冰层破碎的越来越厉害,整个墓道就像被丢进了一个大型的搅拌机,来回搅动着。

  此时此刻的我,也没时间去看马如龙和西装男了,甚至连凯萨琳都顾不上,奋力的拽紧绳索,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就往回爬。

  可是不管我怎么往回爬,都抵不过冰层断裂的速度,几乎只用了五六秒的时间,我脚下的冰层就轰的一声炸开了。

  随着冰层炸开,我这才看清楚,在这些冰层的下面似乎有一条条头发丝粗细,好像扫帚一样的根须在蠕动,随着它的推进,周围的冰层就会被快速顶碎。

  虽然我还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只要被那东西给碰上了,估计下场比马如龙好不了多少。

  没等我想出怎么躲开这些根须,就听上面的张三炮喊道:“快,把身体悬空挂在绳索上,避开脚下的冰层。”

  虽然我的反应一向不怎么灵敏,可是对于张三炮的提醒,我却是言听计从。没等那些恶心的根须碰到我的身体,我就腰部一拧,整个人挂在了绳索上。

  不过就在我整个人挂在绳索上的瞬间,脚上的那双登山靴却凝结上了一层白霜,紧接着咔嚓咔嚓,一阵刺骨的寒意就钻进了我的脚心。

  我唯恐靴子上的白霜会继续蔓延,便抽出伞兵刀往靴子上戳,希望能够敲掉那些冰块。

  好在冰块脱离靴子以后,就停止了蔓延,我吓得连伞兵刀都一块扔了。

  唯恐自己会变得跟马如龙一样,自断手脚,才能活命。

  经过刚才这么一番折腾,我累得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缠在绳索上休息。趁着喘气的这会儿工夫,我又朝马如龙那边望了一眼。

  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他妈惊险了,甚至连一点预兆都没有,任谁也想不到,那些美丽的莲花会是盘踞在墓道里的杀人利器!

  不过话又说回来,张三炮这次的反应的确让我大吃一惊。

  我估计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逢冰不沾’这句话的意思,所谓的冰,指的根本就不是冰层,也不是那些被冻住的尸体,而是满地的奇怪莲花!

  但他就是不说,一路上低声下气的,装傻充愣,为的就是等这个机会。

  老奸巨猾的马如龙显然没想到,自己纵横盗墓界几十年,最后却栽在了张三炮这个不起眼的角色手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