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大清贵人 > 第二零四章、向太后取经
  张保是个四五十岁的太监,面貌忠厚,也是雍王府潜邸出身,皇上一登基就指派张保做了圆明园的总管太监,其品级与御前大总管张起麟平级。素日里主要负责圆明园修缮维护工作,因此甚少在嫔妃面前露脸。

  而七司三院管事太监都隶属于内务府,分别是:广储司、都虞司、掌礼司、会计司、营造司、庆丰司、慎刑司、上驷院、武备院、奉宸院。

  内务府是个极其庞大的机构,除了为宫中效劳,还管着上三旗所有包衣,因此内务府总管大臣不同于宫中的这些总管太监,一般都是由皇帝极其信重的臣子担任,如今的内务府总管正是怡亲王允祥。

  当然了,怡亲王虽管辖内务府,但还管不到宫里的部分。内务府七司三院的官员也主要都是包衣旗子弟,而非太监。不过既然要为宫中效劳,在七司三院自然少不了设首领太监,以便出入内宫。

  与宫中来往最深厚的,自然莫过慎刑司,宫中犯了错的宫女太监都要交慎刑司处置,自然了慎刑司也不止负责宫女太监的刑罚,上三旗人犯了法也是由慎刑司量刑的。只不过宫女太监这一块的量刑,都是由慎刑司首领太监负责。也就是跟在圆明园总管太监张保身后的那位脸生的太监。

  张保向贤妃娘娘磕头行礼,才一一介绍:“慎刑司前首领太监染了恶疾,皇上又钦点了御前太监王守贵接任慎刑司首领太监。”

  姚佳欣恍然大悟,原来四爷陛下早就着手清理皇后党羽了,可说是为了她接手六宫事物铺好了路。

  张保又指着一个满脸谄媚的太监道:“这是广储司首领太监栗国良。”

  广储司就是内务府的库藏,可说是油水最多的一部门了,这栗国良胖得跟张起麟有得一比!统管着银、皮、瓷、缎、衣、茶六库,宫中嫔妃的份例用度也是由此而来。

  除此之外,营造司修缮工程,也顺带管炭火,宫中嫔妃的炭例由营造司送进宫。庆丰司掌牛头羊畜牧事务,宫中嫔妃的肉食由此而来。

  其余的都虞司、掌礼司、会计司、上驷院、武备院、奉宸院几个部门和内宫就没什么关系,都是为皇帝效劳的。今日来拜见,纯粹就只是拜拜山头罢了。

  既然人家磕头了,姚佳欣只得忍痛送出一批打赏银子。

  送走了这批太监,裕嫔道:“这些首领太监除了慎刑司的,其余也不过都是跑腿儿的,不打紧。如今最要紧的是下个月十三就是颁金节,月底又是皇上的万寿。”

  卧槽差点忘了,十月十三是颁金节,相当于国庆节!而十月三十是四爷陛下的生日,称之为万寿节!丫的都是大节日大场面!介时的后宫大宴,都要由她来操持,可断断不能出纰漏!

  姚佳欣露出了头疼神色,这六宫大权可不是那么好接管的!

  宁嫔低头思量了片刻,提出了建议,“太后当年也是以德妃的身份管过后宫的,贤妃姐姐若是不知该如何处置,不妨去请教一下太后。”

  太后当年是管过六宫事物,但只是跟惠妃、荣妃、宜妃四妃共同打理宫务,也就是说太后当时手里只有四分之一宫权!而四爷陛下给她的是全部宫权!!又岂是一个重量级的?

  只不过,太后也算是一朝宫斗胜利者,不可小觑,去取取经也好。

  姚佳欣也没耽误,换了身衣裳,便直奔澹泊宁静而去了。

  皇帝以皇后染病为由,让贤妃代掌六宫事物,这么大的事儿太后岂会不晓得?太后看着薰炉中袅袅的佛香,幽幽道:“皇帝看样子是真的厌弃皇后了。”

  瑞嬷嬷低声道:“不怪万岁爷生气,皇后娘娘的确愈发不像样了。”

  太后缓缓吐出一口气,“贤妃的确有些本事,能在皇后连番算计下平平安安生下六阿哥,还能让皇帝给她这份宫权——还真是成了气候了。”

  瑞嬷嬷笑着说:“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太后沉吟了片刻,“皇后这病来得突兀……也不知是巧合,还是——”

  瑞嬷嬷低声道:“奴才瞧着,贤妃不像有这般本事。”

  “那就是巧合?”太后蹙眉,“或者,难不成是——”

  太后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分外悠长:“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啊!”

  正在这时候,福嬷嬷走了进来,蹲了个万福,“太后,贤妃求见。”

  “哦?”太后露出了别样的笑容。

  瑞嬷嬷笑着说:“贤妃骤得大权,心下定是惶恐得很,所以十有八九是来请太后指教的。”

  太后微微一笑,“那就让她进来吧。”

  姚佳欣在宫人引领下低眉顺眼走进殿中,规规矩矩见了大礼,“臣妾参见太后,愿太后如意金安。”

  “起来吧。”太后语气随和。

  姚佳欣起身后,也不敢跟太后绕弯子,索性坦白直言,“皇后娘娘突发重病,已经卧床不起,没法子打理六宫事物。皇上只得指了臣妾暂且为皇后分忧,臣妾骤然接手宫务,又想着接下来的颁金节和万寿节,实在不知该如何筹备,还望太后指点迷津!”

  说着,姚佳欣再度跪拜,郑重行礼,做足了恭谨求教的架势。

  姚佳欣这样的姿态,让太后很满意。前几年皇后一手紧紧攥着宫权,莫说是来请教了,整日里一幅生怕哀家插手的样子,让她不快良久。

  “快起来吧!”太后一脸的和蔼,“哀家也算是过来人了,你既然诚心来求,哀家自会尽心教导你。”

  “多谢太后!”姚佳欣大喜。

  太后指了指身旁的椅子,叫姚佳欣坐下,这才娓娓道来:“其实你也不必心急,是皇帝命你代管六宫事物的,宫里那些奴才,也不敢不听命。皇帝后宫嫔妃少,不似先帝朝那般事物冗杂,你又有宁嫔和裕嫔打下手,只要稍微用心些,很快就能上手。”

  被太后这么一通安慰,姚佳欣心神安定了不少,“臣妾愚钝,就怕出了岔子。”

  太后笑了,“你所担心的颁金节和万寿节,其实皇后一早就安排筹备着了。你若怕出岔子,只需‘萧规曹随’,旁人便挑不出毛病。”

  听了这番话,姚佳欣霍然开朗!是啊,无论颁金节还是万寿节,都是提前好好几个月就开始筹备了!估摸着皇后都筹备得差不多了!她只需吩咐圆明园总管太监,按照皇后的吩咐继续办理就是!一旦出了岔子,她可以推说自己都是照着皇后之前的安排办的!而若是办好了,功劳就可以揽上身!

  妙哉!

  太后果然不愧是康熙朝的宫斗胜利者!!

  当年虽是四妃共里六宫事物,但细细一想,太后以包衣的出身,享用与其他三妃平起平坐的地位和同等的宫权,这本事若让她管理如今后宫,绝对是信手拈来!

  只可惜,四爷陛下最防备的就是自己亲妈!哪怕对皇后早有不满,这些年还不是宁可让皇后管着六宫事物?

  太后不管后宫多年,想必也是寂寞得很了!所以她来请教,太后也不藏私,绝对是个好老师。

  “太后一席话,如醍醐灌顶,臣妾受教了!”姚佳欣再度起身,屈膝谢过。

  太后笑呵呵道:“眼下的颁金节和万寿节都好办,反倒是日常一些庶务,你反而更要费些心思。宫里太监宫女加起来一两万,人多是非就多……”

  姚佳欣竖着耳朵,仔仔细细听着,太后娓娓道来,深入浅出,姚佳欣真的是受益良多。

  决定了,以后闲着没事要多来澹泊宁静殿取经!

  把太后的本事学到手一半,就足够管理四爷陛下的后宫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