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谁与争锋 > 第一百五十五章:敢应战否
  (今天第一更,求订阅,求自动订阅!)

  “交出梁丘锋!踏平终南山!”

  声浪滚滚,其中贯注真气,使得声音中蕴含一股威慑人心的力量。

  石阶路上,一众剑府弟子相顾骇然:很多人现在才知道,梁丘锋在破魔秘境中击杀了高北河!

  此事本该大快人心,多年以来,在荒洲,剑府饱受欺凌,诸多弟子早有怨言,只苦于实力不济,无法给予回击——想当初在孤山城的情况,便是如此。在城中,剑府弟子甚至都抬不起头来。

  而梁丘锋居然将高北河杀了,此消息简直不可思议。如果没有那数以千计的武者压境围山,众人估计都会立刻冲过来,把梁丘锋高高抛起,以表庆祝。

  但现在,他们却发现强敌压境,恰恰是因梁丘锋所起。刹那间,滋味很是复杂。

  一方面,剑府弟子对于梁丘锋强势崛起,击杀了高北河而倍感荣光。从此以后,他们可以走在外面,大声说剑府的新生代弟子,绝不是脓包;可另一方面,危机迫在眉睫,剑府覆亡在即,又是梁丘锋点起的导火线……

  那他究竟是英雄,而或罪人?

  有明白道理的弟子,他们很清楚三大宗门会攻剑府的真正目的,绝不是说什么“讨还公道”,只是打着这个幌子,要侵吞整个终南山罢了。

  利益,归根到底还是利益在作祟。

  如果这次梁丘锋没有击杀高北河,对方就找不到攻击的借口了吗?

  答案显然不是。

  昔日天都门派遣人手到终南山,释放黑蝗虫,酿成祸害,何曾找过什么理由来着?

  然而更多的弟子并没有想得这么深,在他们看来,眼前才是实实在在的。他们会心怀侥幸地想:假如梁丘锋没有杀高北河,诸多宗门现在便不会杀到终南山麓之下了。

  于是乎,梁丘锋的身边顿时空出一大圈来。同门们避之若虎,生怕会被沾染上霉气。

  人心向来叵测。

  张江山舔了舔舌头,并没有走,昂首挺胸,将巨大的肚腩凸出来,慨然道:“丘锋,我认为你杀得没错,我站在你这边。”

  “嘻,梁师弟不用担心,师姐支持你!”

  冷竹儿说道,笑盈盈站到梁丘锋身边。

  “还有我!”

  罗刚大踏步,竟也挺身而出。

  “算我一个。”

  说话者一身黑色剑装,乃是剑府卫队弟子杨天明。

  当初为禀告刘一手入侵之事,在剑府事务所中梁丘锋曾与杨天明发生过一点不愉快。不过后来向张行空汇报之际,梁丘锋特地隐瞒了下来,认为对方只是一时的态度问题,无需穷追不放。

  因此杨天明颇为感激,曾说过欠梁丘锋一个人情。

  如今大敌当前,他用实际行动,来还这个人情。

  紧接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不断加入,迅速填补了空白。他们选择和梁丘锋站在一起,表示同仇敌忾,并肩抗战的决心。

  人心,有冷,亦有暖。

  梁丘锋内心最软的一处被轻轻触动:这就是他拒绝铁忠,选择留在终南山的一大原因。

  这一幕,同时被很多人看到,各有感触。

  张行空收之眼底,叹了口气,突然明白过来:在内外交困的困境之下,剑府之所以能支撑至今,并逐渐有了起色,最重要的,便是这一股团结精诚的心。

  此心在,剑府便不会散。

  若是在这个时候选择把梁丘锋交出去,剑府秉承千年的精神将顷刻间化为云烟,即使没有敌人入侵,剑府都会倒下。

  他长吸口气,轰然说道:“想踏平吾终南,尽管放马过来吧。”

  其修为达到气道九段,堪称剑府中实力最高的人,这一声吼,真气蓬发,居然把下面千人的叫嚣都给压了下来。

  站在他旁边的三师叔面色一变:“行空,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张行空瞥他一眼,淡然道:“若今日为了剑府,肆意牺牲弟子;那么他日之后,弟子们为了个人利益,更会放弃剑府。梁丘锋既为剑府弟子,他所做一切亦为剑府,现在,该轮到剑府为他做些什么了。”

  三师叔喝道:“你这是妇人之仁,若非剑府安危着想,便不能这么做。”

  “我才是府主!”

  张行空须发俱张,不怒自威:“祖师有训,做人得靠自己,他们要战,便战吧,我们就要用这一战正名:剑府不可欺!”

  下方,云墨江忿然道:“张行空,你真要战?”

  三大宗门觊觎终南山久矣,之所以迟迟没有发动最后一战,只是为了温水煮青蛙,逐步削弱剑府的实力,然后再全面压上,一举灭之。真正的联盟,就是三大宗门,至于那些为数众多的小门派,其实就是添油加醋的角色。对于他们而言,要做的是二选一的题目。

  这个选择并不难,三大宗门联合,人强马壮,不管怎么看都占据上风。更何况,坊间有传闻,天都门背后可是得到了庞然大物永恒神教的支持。

  固然只是传闻,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光是想着,都底气大增。

  张行空道:“不是我要战,而是你们欺人太甚。”

  云墨江冷然道:“说了,我们只求一个公道,只要交出凶手梁丘锋即可!”

  张行空哈哈大笑,一语中的:“今天要我交出一个梁丘锋,那明天是不是又要交另外的人?如此无理条件,你觉得我会答应吗?若说公道,自古以来,进入破魔秘境的弟子试炼,为争夺资源互相厮杀,生死有命,有甚可说的?按你所说的公道,那历届剑府在秘境内,被人所杀的众多弟子,他们的公道该向谁讨?”

  这一番话,掷地有声,极为激昂。众弟子听得心神澎湃,前所未有地感到府主大人的硬气。

  云墨江等听着,根本找不到反驳的依据。因为这一遭事,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只是以势压人罢了。

  这一点,诸人心里都亮堂堂的。

  苏游龙踏前一步,手执一柄长刀,遥指山上:“张行空,任你说得天花乱坠,反正今天梁丘锋难逃一劫,我门下天才弟子不能枉死!”

  “不能枉死!”

  又是一大票手下出声附和,增添威势。

  张行空面无表情:“我说了,他们两人在秘境公平决战,高北河技不如人,死了更不能怨人。”

  这时候,云墨江背后的泛东流突然踏上前去,道:“张府主,按你所言,那现在在下要挑战梁丘锋,敢应战否!”

  “敢应战否?”

  这一下,诸多宗门的人顿时像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泛东流的话,无疑为目前的僵局开辟另一种可能性:既然你说公平对决,那现在就一挑一,看谁会死。

  固然泛东流声名远超梁丘锋,但彼此年纪相仿,同属新生代弟子,这个挑战并不算过分。

  果不其然,张行空面色有些难看起来:关于梁丘锋如何击杀的高北河,之前萧寄海早就陈述清楚。简单地说,不管是擂台上的击败,还是秘境内的杀死,都存在一定的偶然性。

  擂台上,是高北河的傲慢大意造成了自己的失败;而在秘境中,那七阶妖兽的一吼至关重要,没有这一吼,梁丘锋想杀对方,极不容易。

  因此,哪怕梁丘锋先败之后杀之,但并不能说他的实力已经超过高北河了。

  修为实力连高北河都未必超过,比起泛东流来岂不是差得更多?

  这么一场挑战,看似公平,实则一点都不公平!

  “敢应战否!”

  数以千计的武者见到剑府方面犹豫不决,登时再喊,要逼梁丘锋答应。

  听到泛东流点名挑战梁丘锋,苏游龙眼珠子一转,随即道:“张行空,如果你的门下弟子不敢战,那休怪我们不客气,要群攻而上了。”

  “这一战,我答应了。”

  梁丘锋蓦然开口,大步走出来。

  后面张江山想拉都拉不住,心里大为焦急:傻蛋,你去战泛东流,不等于送死吗?人家摆明就是要当众杀你立威的啊。

  可这些话,到了嘴边终是说不出口。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梁丘锋就这么走下去,面对泛东流。

  见到他答应,泛东流长刀在手,朗声道:“好,有勇气,敢担当,不愧是我看重的人。这一战,不论胜负,只分生死,不死不休。”

  说到这时,杀气腾腾,蕴含着入骨的恨意。

  众人听见,浑身打个哆嗦。认识泛东流的人都颇感奇怪,他们可未曾看到泛东流这般愤怒过。但想一想,却释然了。泛东流和高北河并称“荒洲双骄”,既是竞争对手,又是好友。高北河被梁丘锋杀了,泛东流不生气才怪。

  他们却不知道,泛东流对梁丘锋的恨,还有一层原因,便是藏绝湖底中的愤懑遭遇。泛东流认定梁丘锋捷足先登,搜刮走了后殿密室内的所有宝藏,这等于生生从他手里抢走了一次奇遇,焉能不恨?

  当他千辛万苦才寻到湖底密室,满怀希望,可看到的不是宝物,而是梁丘锋,如此打击简直不让人活了。

  其实事实的真相并不如泛东流所想,梁丘锋获得的只是一件骨头。骨头虽然是件宝物,但如果落入泛东流手中,估计其早被红魔叉维夺舍成功了。

  问题在于泛东流不知道,也不愿接受,心里只认定梁丘锋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奇遇,加上好友身亡之恨,不杀梁丘锋,誓不罢休!RS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