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谁与争锋 > 1015 没有天赋
  青年正是王厉。

  我实在想不通,王厉怎么会被抓进来的?王厉眉毛一挑,说道:“怎么,你能进来,我就不能进来?”

  我说当然不是……呸。这地方谁愿意进来啊?我又问他,你怎么进来了?王厉说他在菜市场砸了个水果摊子,就被警察给抓进来了。我说不是吧厉哥,你咋还砸人水果摊呢?

  王厉再次眉毛一挑,斜着眼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说完,王厉便迈着八字步走了进去,眼睛一扫号子,一屁股坐在头铺上,便指着刚刚才脱离苦海的张泊年说道:“老头,就你,站墙根给我读一段报纸去!”木讨团才。

  张泊年直接懵逼了。不知道从哪又冒出来一位大爷。但他这些天受气受惯了,也不敢言语,立刻站到墙根,熟练的摆好姿势,双腿微弯,双臂举起,张嘴就来:“昨日,洪洞村暴雨,引发山洪……”

  王厉跳起来一嘴巴子就甩了过去:“操,你拿报纸了吗?!”

  一看王厉这样我就明白了,这家伙是专门进来整张泊年的啊。都不用问原因。都知道他是来给苏晨出气的。我哭笑不得,说厉哥,那你慢慢玩着,我先走了啊。

  王厉不耐烦地摆手:“走吧,那么多话呢?”

  我又和蛇脚他们交代一番。说这是我哥,你们都听他的话。蛇脚等人连连说好,估计心里头也纳闷呢,我在龙城就已经挺牛逼了,“我哥”岂不是更加牛逼?

  张泊年马上就要被提走了,王厉也玩不了多久,就让他抓紧机会好好玩吧。我出了号子。就听见王厉在里面说:“这里面有强奸犯没?哦,你是,给我出来,把这老头……”

  我一阵哆嗦,心想王厉玩的够狠啊……

  出来以后,签字按手印,换回我之前的衣服,大摇大摆地出了拘留所。一出来,我就给猴子打了个电话,说我出狱了,让他把人集中一下,我要请大家吃饭。

  猴子乐疯了,说就等我这句话呢。

  真的,出来以后,我觉得这天也蓝,水也清。空气都比往常的清新,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在龙城这小半年来,这是我最高兴的一天了,比我们仨和解那会儿还高兴。

  因为和解,我知道是迟早的事;而扳倒张泊年,谁也不知能不能成功。

  晚上,在猴子的集结下,大伙都到齐了,除了猴子黄杰郑午马杰之外,a校区的赖致远戴振诚霍水时白灿他们也都来了。在扳倒张泊年的战役之中,他们也是立了大功的。

  所以,这顿饭算是庆功宴,也是我对他们的答谢。

  扳倒张泊年,不只是为报我的私仇,更是国之大幸。

  在迎泽区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包间开了三桌,我兴奋的不能自已,端起酒杯冲大家说:“废话不多说了,总之就是谢谢大家,咱们今天晚上来个不醉不归!”

  不管他们要喝多少,我是一定要喝醉的。我端着杯子,一桌一桌的敬,一个一个的碰,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三桌下来,我一个人就喝了两斤。

  我知道自己的酒量,这两斤下去非醉不可。

  可让我纳闷的是,我竟然眼不花头不晕,只有一丁点的醉意!

  开始我以为我喝的是假酒,仔细检查过后确定是真酒,那是怎么回事,我的酒量何时厉害到这个程度了?我仔细一揣摩,发现这和体内蓄积的真气脱离不了关系。

  我天,原来炼气不止能强身健体舒经活络,竟然还能提高酒量!

  发现这个秘密的我更加兴奋,立刻拿着酒杯回到我们那桌,兴奋地问猴子他们有没有找到气感。猴子说找到啦,前两天就找到了;郑午也说找到了,并且一再保证绝对不是大便。

  木石之前说了,天赋异禀的人一个星期或是半个月就能找到,而现在也正好到了这个关口,看来大家天赋都挺高的。马杰哭丧着脸,说他没有找到,好几次小腹涨涨的,结果都是去拉了一泡屎。不过马杰也并不沮丧,因为这本来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们几人热烈地讨论起来,说这炼气果然特别神奇,感觉身体特有精神,而且晚上睡觉也特别香甜。我说不止啊,我这酒量都提高了,我真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来练!

  我们兴奋的说了一大堆,突然发觉黄杰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

  “黄杰,你呢?”我转头问他。

  黄杰苦笑了一下:“我还没有找到。”

  大家立刻沉默下来,黄杰叹了口气:“我已经很努力了,但就是没有你们说的那种感觉……或许,我才是最没天赋的那个吧。”

  郑午点头:“嗯,以前我以为咱们这里面左飞是最没天赋的,原来是你啊。”

  猴子踹了郑午一脚,说你胡说什么呢,又冲黄杰说:“没事,这才几天啊,慢慢来就是了。”

  黄杰继续摇头:“这是真的,我到现在都没找着迷走神经。”

  听到黄杰这么说,我挺吃惊的,迷走神经,这都两年前的事了啊……当时猴子一说我就摸着了,也没感觉有多难啊,黄杰竟然到现在也没找到。

  猴子说不是吧,之前还见你用手刀砍过人啊。

  “嗯,那是我力气用很大,砍在大动脉上,直接把对方给击昏了。”

  我:“……”

  猴子:“……”

  黄杰继续苦笑:“没办法,天生就这命,我恐怕是跟不上你们的脚步了。”

  猴子说你也别着急,咱们一会儿上我家去,问问木石是怎么回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找到气感。黄杰没有说话,默认了猴子的建议。猴子难得的正经,是因为他知道黄杰挺在意这件事的,所以并不拿这件事开玩笑。

  吃过饭后,大家便各自散去,马杰也走了,我们四个炼气的驱车来到孙家。木石的身体已经恢复,我们在练功房里找到了他。

  一个单间的练功房里,木石**着上身,在一个玻璃罩子里比划拳脚,看上去轻松自如,但是行动缓慢,密集的汗水浸满了他的前胸和脊背,额头上的汗更是如同河流一般。

  我看了一下旁边的屏显,二十倍重力!

  我天,我在十倍重力之下,仅仅是能伸展四肢而已!

  木石似乎正在打一套拳法,而这套拳法才刚刚进行到一半,猴子在旁边介绍道:“上次的事,使得木石前辈修为大损,如今正在努力恢复中。”

  我们几个点头,严肃地看着木石。

  尼玛啊……修为大损还能在二十倍重力之下自如活动,还要不要我们几个活了?

  约莫二十分钟之后,木石那一套拳法终于打完。重力收去,罩子打开,木石气喘如牛地走了出来,猴子立刻递上去一块毛巾。

  “谢谢。”

  木石拿着毛巾,轻轻擦着身上的汗。

  “来,坐。”

  单间里有沙发,木石招呼着我们坐下。待他休整好之后,猴子便向木石介绍,说我们几个都找到了气感,唯独黄杰还没有找到。木石点点头,看着黄杰说道:“没事,找不到也很正常,有人一辈子都找不到的。”

  黄杰的脸色立刻黯淡下来,猴子急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木石摇摇头:“这个看悟性,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有人就是找不到,这个强求不来。而且,找不到也有好处,起码一辈子都不用担心‘练岔了气’的风险,像我们这些人,无时不刻都在担心。”

  虽然木石这么说了,但黄杰还是不大开心的样子。想想也是,炼气就算是有凶险,可也能使得实力大涨啊。不练的话,岂不是一辈子都瓶颈了?

  “不一定非得炼气才能提高实力。”木石紧接着说道。

  我们几个齐齐看向木石,黄杰的眼睛里更是充满希望。

  “纯练外功也有成为高手的,马大眼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马大眼……他没有炼气?”黄杰颇为惊讶。

  即便过去这么久了,马大眼在我们心里依旧是一等一的高手,就算他是我们亲手给杀掉的,可我们回想起他来依旧一阵阵的打寒噤。不用炼气,也能达到他的那个程度?!

  “是的。”木石继续说道:“炼气练到一定程度,气能外泄,贯之武器之上,使得凡铁拥有非常强力的功效。但是马大眼不会炼气,所以便搞了一把回龙刀,再把速度和力量提升到巅峰来,一样能在‘三晋十大高手’之中占有一席之地!”

  “真的!”黄杰激动起来,眼睛更是闪闪发亮。

  “真的,不过就是太辛苦了……”

  “我不怕辛苦!”黄杰咬着牙道:“我会成为和马大眼一样的高手!”他一边说,一边把回龙刀摸了出来,拿在手里!

  确实,我们这些人里,最能吃苦最肯努力的就是黄杰了。我到现在都记得在那栋废弃的大楼里,黄杰一下下劈着砖头的模样……

  解决了黄杰的问题,木石便挨个检查我们是不是真的有了气感。他摸过猴子,又摸过郑午,都点点头说不错,唯独摸到我的肚子时,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

  “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