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重生都市狂少 > 第八十三章:不患寡而患不均
  中年人只是一声冷喝,声音却不知道为什么,在整个营地重复回荡。

  就好像是有人拿着扩音喇叭在喊一声,一时之间所有蒙古里的人都走了出来,惊奇的看着这一行人。

  像是这种生命禁区是没有规则的,杀人越货的事情很常见,更别提一些毒虫猛兽了。在所有采玉人的心目中,这座营地是罗布泊最安全的地方,这里没有守卫,没有警犬,只有一个深居简出的枯叶老人。

  可正是他的存在,没有人敢在营地周围闹事,他就像是神明一般,所有人对他都充满了敬畏。

  可是今天,竟然有人让他滚出来?

  “什么情况?”叶离询问。

  “别吭声。”陈超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他看得出来,这群人不简单。

  “练气七层。”张恒一眼看去,便知道了此人的能耐。

  说起来,练气七层的修为,跟他也是在伯仲之间了,但张恒却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此人修行的功法比较低级,灵气驳杂,难成大器。

  至于跟着他的其他人,则是普通人。

  “这群人是谁?”

  “敢这样称呼枯叶老人,怕不是找死吧!”

  “他老人家脾气虽然好,可是被人当面骂,肯定也忍不了!”

  许多人窃窃私语。

  就在这个时候,营地正中间的一顶蒙古包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他脸上皱纹很深,一看年纪就不小,可是腰杆子却挺的笔直,走起路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龙行虎步的感觉。

  “李老八,我记得你,三十年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原以为再次见面,是古人重逢,却没有想到,竟然是恶客临门。”枯木老人的眸子中泛出些许寒意,一股凛然的气势从他身上涌出来。

  “练气八层巅峰?”张恒眉头微皱。

  他有些看不明白了,唐装中年人不过只是练气七层,为什么敢骂练气八层的枯木老人呢?

  二人说话,直来直去,没有任何铺垫,这不是修行者该有的姿态。

  一般来说,能踏上修行路的人都会比较谨慎,至少在张恒的那个世界是这样的,谁都怕身死道消,能不得罪人,尽量不去得罪,除非有不得已的理由。

  张恒推测,唐装中年人之所以敢这么挑衅,绝对是有后手的缘故。

  “恶客可不止他一个。”

  就在此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

  忽远忽近,远的时候微不可闻,近的时候仿佛在耳边。

  “程铮,没想到你也来了!”枯木老人面色微微一变,他看向营地左侧。

  就看到,天空之中,有一个人远远飘来。

  他就像是一头大鸟,双臂舒展,虚空飞了几十米,才潇洒落下。

  此人年轻极了,面如冠玉,看起来约莫只有二十四五岁。

  “他服用过驻颜丹。”张恒心中喃喃。

  驻颜丹是一种低级丹药,不算珍贵,在修仙界属于无人问津的东西,只有一些俗世间的庸俗女人才想要。

  真正的修行者,只要能保证修为提升,自然青春永驻。

  这个男子吃了驻颜丹,说明他的心思没有放在修行上,或者说,对自己不自信,不认为自己的修为能够一直进步,不然他哪有吃驻颜丹的必要呢?

  虽然也是练气七层巅峰的修为,可是此人,在张恒看来评价却是最低,他这辈子都没有进步的可能性了。

  “不知道我们二人,够不够分量。”李老八抱着双臂,狰狞一笑。

  枯木老人看着二人,久久不曾说话。

  “这两人来头估计不小,让枯木老人都有些为难。”陈超低声说道。

  “不过以他的能耐,应该是不会低头的。”一个女孩说道。

  “不,他会低头的。”张恒说道。

  “你胡说什么?”陈超不屑的看着张恒:“你以为他老人家跟你一样吗?他可是真正的强者,是有尊严的!”

  作为曾经的采玉人,陈超对于枯叶老人,也是非常尊敬的。

  “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强者,可是他偏安一隅,在这种地方停留多年,说明心中锐气已经散尽,若是一人寻衅,他或许还会声色俱厉,可二人上门,哪怕是实力并不如他,也会让他开始衡量敌我之间的差距……一旦犹豫了,就容易乱了本心,心乱了,胜算自然也就没了,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会低头。”张恒背着手,淡淡说道。

  我辈修士,当一往无前。

  凡是有大成就的修行者,没有一个人是这种姿态,像是枯叶老人这种偏安一隅,一点点修行的人,看似求稳,实际上则是失了锐气。

  这样的人,张恒也不知道看过多少。

  然而他的话却是让叶离嗤之以鼻。

  “你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凭什么拿自己的想法去揣度他?”

  “你跟我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你不也是屡屡自以为是的揣度我吗?”张恒似笑非笑的看着叶离。

  闻言,叶离气的小脸铁青。

  “你难道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吗?我为什么不能揣度你?”

  张恒笑而不语。

  倘若枯叶老人都算是大人物的话,那么他,自然也是算的。

  世人多愚昧,他不用解释,也不想解释,总有一天,叶离会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的。

  然而此刻,叶离却是银牙紧咬,觉得张恒才是自以为是的那个人。

  此时,场中又出现了变数,新来的程铮见枯木老人久久不语,冷笑一声说道:“我们的来意,你猜得到,要是你不愿意,我们会怎么做,你也猜得到,所以,你选择吧!”

  虽然众人不知道他所说的来意是什么,可是话语里的威胁意味却是听得明白。

  许多人大气都不敢喘,心里震惊到了极点,他们从来不会想到,竟然有人敢威胁枯叶老人。

  “这个人说话太难听了,枯叶老人不可能容忍的!”陈超笃定说道。

  叶离下意识的看向张恒,却发现后者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这些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为的是天降寒池吧。”

  枯叶老人忽然间开口,他眼中针锋相对的意味完全消散,叹息说道。

  “罢罢罢,寒池归你们,我绝不插手。”

  话音落下,他便转身离开。

  这一幕,却是让众人非常失望,枯叶老人,竟然退了……

  陈超一脸茫然,他没有弄明白情况。

  叶离咬着嘴唇,心里很是难堪,没想到居然被张恒给蒙对了。

  看着枯叶老人的背影,李老八眼中划过一抹厉色:“能信他吗?”

  “放心,他不敢出手的。”程铮冷冷一笑:“老家伙在这里养老了这么多年,天降寒池,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可是他都不敢却探索,这说明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上进之心了,就想要安安稳稳活下去,这种怕死的老东西,是不敢和我们拼命的。”

  “那倒是……”李老八点了点头。

  众人这便散去了,而李老八和程铮他们,也打算在这里住一夜。

  这群人嚣张跋扈的很,先霸占了空帐篷,最好的两顶让给了二人,剩下的,则是去抢别人的。

  一个个采玉人被赶了出来,敢怒不敢言,连枯叶老人都不敢招惹,他们还敢说什么呢?

  “你们,出来!”

  终于,有人走到了陈超的蒙古包外。

  一伙人早就战战兢兢了,心里头期待着蒙古包够用,不会找到他们头上,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没有躲过去。

  “两位大哥,晚上戈壁气温低,我们穿的又少,要不……”陈超一出来,脸上就赔笑。

  “闭嘴吧!”一个跟班似得男子抱着双臂,冷冷说道:“就我们哥两没地方睡,我们看过了,还剩下的蒙古包就这几个,有几个里头睡着的是女人,我们也不欺负她们,你们这伙男人,就给我滚出来吧!”

  另外一人脖子上有个蝎子刺青,狰狞笑道:“你们最好快一点。”

  “怎么办?”有人问。

  “没办法。”陈超低着头走了出来,他看了看二人,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说道:“两位大哥,你们是想睡一个蒙古包吗?”

  “你什么意思?”刺青男问道。

  “我们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他独自一个人睡一个包,就在那边,你们两都是大人物,挤在一起太憋屈了,不如一人睡一个,这多好。”陈超谄媚说道。

  二人对视一眼,刺青男说道:“这个提议不错,那我就去另一个蒙古包了。”

  话音落,他便朝着张恒的方向走去。

  “要受罪,大家一起受罪,你休想一个人舒服!”陈超眼里露出阴险之色。

  这就叫不患寡而患不均,拖着张恒下水,让他心里头敞亮多了。

  然而,没过多久,在张恒的蒙古包里,忽然间传来一个声音。

  “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