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125章:衣服角都不行
  “喂喂喂,这凭什么?”被谢景淮的凶残吓得哆嗦了下后,上官月便不服气的嚷嚷了起来。

  要小豆丁真跟他跑了,被打断腿的人也不该是他吧?

  “我不舍得她受到一点伤害。”谢景淮狭长的眸微微眯起,清俊的面上浮现出一丝丝柔和,但那干净清冽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无比的凶残:“所以只能把勾搭她的人腿打断了。”

  “当然,不止带她跑的……”

  说话间,谢景淮带着几分冷冽的目光还若有若无的落在某人,惹得他急忙夹紧双腿,狠狠的瞪他一眼。

  “凶残!”

  这特么的太凶残了。

  明显就是要把人给彻底废掉的节奏啊。

  “咳咳。”上官月咳了好几声,冲谢景淮摆摆手,示意他赶紧把这吓人的样子收起来:“我也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别激动啊。”

  谢景淮不可否置的扬扬眉,将茶喝光后站起身走进里屋。

  上官月看着他的背影,嗤笑一声摇摇头。

  这个男人,居然也会有栽在女人身上的时候。

  在看到谢景淮来到顾浅身边,冷硬的面上浮现一抹柔和时,上官月啧啧了两声。

  果然啊,牵了红线,百炼钢,也会变成化指柔。

  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正津津有味的跟扶苏看监控的顾浅急忙退了出去,陡的睁开了双眸,便看到了正朝她伸出手,似是要把她抱起来的谢景淮。

  “夫君。”顾浅冲他露出一抹笑,摆了摆手。

  “没睡?”看着她双目清明的模样,谢景淮也没把手收回去,将她从软塌上抱起来,抱着她温软的小身子,柔声道:“怎么不睡一会?”

  睡?

  顾浅现在正兴奋着呢。

  她发现了别人的小秘密,怎么可能不兴奋?

  “现在大白天的,小豆丁怎么可能睡得着。”上官月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大喇喇的坐在一边,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看着顾浅。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刚刚顾浅瞧着他的温润如玉,白色的衣服东一块西一块脏兮兮的,脸上肿起了一块,眼角还带着一点点青紫。

  冷不丁看到他这一副惨兮兮的模样,顾浅先是一愣,然后抬起头看向谢景淮。

  果不其然,她看到了他嘴角也青了一块。

  见她看过来,谢景淮还冲她眨了眨眼睛,狭长的眸中带着潋滟的光,这一眨,便让顾浅觉得自己被电了一下,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几分,吓得她急忙转移视线。

  不能多看夫君。

  多看夫君,心跳便会不受控制。

  她还是不太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看来,你们刚刚打架打出胜负了。”顾浅稳定了下自己的心跳,看着他们两个脸上的伤,没好气的开口道:“多大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打架,真是的。”

  “我跟他一碰面,不打一架我就不舒服。”上官月指了指谢景淮,得意的抬了抬下巴,笑嘻嘻的开口道:“怎么?小豆丁,你关心我?”

  “你想多了。”谢景淮清冷的声音响起,狭长的眸中带着几分鄙视:“手下败将不需要关心。”

  顾浅煞有其事的人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往上官月心口上扎一刀:“没错!”

  手下败将需要什么关心?

  不继续丢去训练就不错了!

  上官月哀嚎一声,刚准备跟顾浅卖惨时,便听到她问:“大傻子,你跟上官如烟是什么关系?”

  顾浅突然想起来,这大傻子好像也姓上官,似乎也跟这上官如烟有点关系。

  那……

  她把靖王府里有两个上官如烟的事情告诉他,应该没啥问题吧?

  正看监控看的津津有味的扶苏系统冷不丁听到她这么一说,便好奇问:“主人,你打算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就是跟他提一提,毕竟大傻子是我的朋友嘛,总不能让他被蒙在鼓里。”

  “既然是朋友,我就要多为他着想,扶苏你说是不是?”顾浅挺了挺,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言辞。

  扶苏系统:“……”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一听她提起上官如烟,上官月脸上的笑容瞬间淡了下来:“小豆丁,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干什么。”顾浅往谢景淮怀里靠了靠,舒服的眯了眯眼,格外慵懒的道:“就是好奇的问问你,靖王府里怎么有两个上官如烟呀?”

  “你说什么?”

  她这一句话,把上官月给惊到了,面上浮现了几分错愕:“有两个上官如烟?”

  “嗯,对啊。”顾浅点了点小脑袋,脸不红气不喘的撒着谎:“我去参加茶会的时候偶然看到的,她们两个似乎发生了冲突,正拉拉扯扯呢。”

  扶苏系统惊奇的看了外边的顾浅一眼。

  哦豁,主人进步了,会撒谎了。

  嗯,不错不错。

  谢景淮眸子微眯,陡然想起了前年京城的流言,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一脸兴味的看着上官月。

  “看来,你这个大姐,藏着蛮多秘密啊。”

  上官月面色微沉,思绪飞快转动,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不对之处,冷嗤了声,开口道:“谁没有一两个秘密的?”

  “小豆丁。”上官月站起身来,不怕死的伸出手揉了揉顾浅的头,在谢景淮沉着脸踹他之时飞快的手回了手,并冲顾浅眨眨眼,道:“我先走了,改日来找你玩。”

  话音落下,上官月便被谢景淮给踹出了门。

  “哦。”顾浅愣愣的看着离去的上官月,顶着被他揉乱的头,懵懵的应答了声。

  “哦什么哦,改日不许见他。”谢景淮脸黑如墨,看着顾浅这乱糟糟的头发,抬起手狠狠的揉了揉,把它揉的更乱了些。

  感觉到自家夫君心情不是很好,顾浅也没反抗,乖乖巧巧的坐在他怀里,冲他露出一抹讨好的笑来,拽着他的衣袖:“夫君,你怎么了?”

  男人都那么善变的吗?

  刚刚心情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晴转暴雨了?

  瞧着她这小心翼翼讨好的小模样,谢景淮心里鼓起来的酸涩瞬间消失不见,他没好气的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低声道:“今后不许他碰你。”

  就算衣服角都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