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十章 卡车追战马
  ‘咔!’突击步枪的弹鼓被卸下直接跌落,没等打空的弹鼓落在车顶上又一个装满了一百发子弹的全新弹鼓被快速装填进去。之前略微停顿的射击声响再次密集起来。

  当燕飞一连打空十多个弹鼓之后终于是稍稍暂停了一下,无视了面前几乎插满地面的利箭有些疑惑的打量着远处的闯军。

  “不是说冷兵器时代的军队伤亡一两成就会崩溃吗?这些闯军死了这么多怎么还在冲?”燕飞一脸疑惑的看着百多步外那些还在拼死顶着弹雨向前冲的闯军士兵。那边不少闯军弓箭手都在拼命的向着燕飞射箭。

  燕飞站在车顶那么显眼,而且还是位于阵列的最前方。冲锋之中的闯军弓箭手都将他作为优先攻击目标。好在距离很远那些飞过来的利箭绝大部分都落在了面前的空地上,只有很少一部分才会飞到他的面前。

  ‘啪!’燕飞随意挥手打飞了几支射向自己的利箭,掏出根香烟来点燃之后开始仔细观察战场。

  眼前的闯军虽然是在不顾一切的拼死冲击,可燕飞却能够看到他们的阵列已经明显发生动摇。后方那些拿着大刀的督战队已经开始刀光翻飞不停的砍人了。

  想了想之后燕飞转头向着后面看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阵中那数十门拿破仑炮正在被快速的推向前线。

  勾起嘴角露出笑容的燕飞微微点头,心中想着等炮兵上来之后看你们还能抗多久!

  现实的答案很简单,不是扛多久而是根本就扛不住!

  当燕飞的炮兵推着数十门火炮来到前线,对着冲锋的闯军士兵们来了一轮霰弹齐射之后,闯军的老营正兵也崩溃了。

  古典时代的军队士气并不高,几乎绝少见到真正能够死战到底的存在。绝大部分的军队都是在伤亡两三层之后崩溃逃亡或者投降,就这样的都已经可以被称为精锐。

  刘芳亮麾下的闯军正兵们已经在之前的冲击之中损失好几千的兵力。那密集的冲锋阵型遇上了更加密集的枪林弹雨唯一能够收获的只有惨烈的伤亡数字。

  等到炮兵上来一轮霰弹扫倒一大片之后,事态彻底失控。

  闯军老营正兵们崩溃逃亡,面对着官军那可怕的枪林弹雨刘芳亮也没有了用麾下两千多马队去决死冲击的勇气。最终只能是选择带着马队一路向着真定府方向撤退。

  “想跑?”看到对面的闯军彻底崩溃之后,燕飞转身进了越野车同时下达了命令“留下那些辎重兵打扫战场收拢战俘,其他人上车追击!”

  炮兵和辎重兵被留下来打扫战场,而燕飞则是带着数百辆卡车一路去追击那些逃亡的闯军。

  最先被追上的是那些老营正兵,两条腿逃跑的当然跑不过车轮子。卡车放下挡板之后火枪兵们站在卡车上射击,许多闯军正兵被打死而更多的则是直接跪地投降。

  燕飞留下一部分的车辆和士兵押解着这些俘虏们去曲阳县,而他自己则是开着越野车带着大队人马去追击那些逃亡的马队。

  冷兵器时代的骑兵机动能力超强,堪称是来去如风可以轻松完虐步兵集团。像是著名的蒙古骑兵,金国骑兵都是如此。不过此时这些骑兵们却遇上超时代的克星,搭载着大量火枪兵的重型越野卡车加满一次油可以跑几百公里。而骑兵不停歇奔跑的话几十里地就能累死马。

  燕飞坐在越野车的驾驶座里单手驾车,放下车窗伸出AK74对着那些逃亡的闯军马队不停点射。一个接一个的闯军马队被打落马下。

  那些闯军马队被追急了眼,纷纷将自己携带的诸多金银珠宝全都四处乱抛试图阻碍身后的追兵。

  这一招往日里对付明军的时候可谓是百试百灵,但是今天却见了鬼了没能起到作用。那些追兵除了偶尔会有一个钢铁怪兽停下来拾取珠宝之外,其他的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玩命追击。

  曾经也有一些被追急眼了的马队调转方向发动反扑,可惜他们的战马撞上重载卡车的时候不是被撞飞就是被碾成肉泥,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相比起那些成群结队的钢铁怪兽,闯军马队在被追急眼的时候更愿意去攻击燕飞的越野车。不只是因为越野车相比起重载卡车小很多,而且燕飞一路疾驰经常将重载卡车甩在后面孤军深入。

  闯军对于拖刀计玩回马枪可是异常熟练,当年的猛将曹文诏等人就是死在了孤兵冒进被包围歼灭的计策之下。

  当燕飞开着越野车呼啸而来的时候,从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里猛然冲出了上百的闯军马队,呼喝着向着燕飞冲了过来。

  面对这种情况燕飞非但没有加速脱离寡不敌众的战场,反倒是直接开着越野车和这些马队兜起了圈子。驾驶座的车窗被放下,燕飞单手持枪对着那些马队不停点射将一个接一个的骑兵放倒在地。

  有着强大的龙力稳住后坐力,燕飞的枪法异常精准。不需要扫射每次都是点射不说,还都是打人不打马。换了两次弹鼓之后还能追在他身后的骑兵已经不足两位数。

  被吓坏了的闯军骑兵急忙四散逃亡,可是燕飞却没打算放他们走。

  越野车的时速高达上百公里,而马匹跑的再快也比不过越野车。更何况油料充足的时候越野车能一口气跑个几百公里但是马匹跑一会就要休息,不然就会直接倒毙。燕飞好整以暇的一路追击,将伏击自己的追兵全都放倒。

  “大哥,不能再跑了。”李渠对着一旁紧闭着嘴唇的刘芳亮大喊“马都发汗了,再跑就真的完了!”

  马是一种速度还可以的动物,一口气跑上几十里地已经是极限。再继续下去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倒毙。

  “那你说怎么办!”刘芳亮甚至不用回头就能听到后面那低沉犹如雷鸣般的钢铁怪兽咆哮声响。那些怪兽好似不知疲惫般死命的追击,犹如跗骨之蛆怎么都甩不掉!

  此时出发时候的两千多马队骑兵还跟在刘芳亮身边的已经不足三百骑。大部分都在官军不断的追击以及被当做断尾扔出去断后的时候被剿灭。

  “咱们这么多年早就够本了!”李渠红着眼睛大喊“吃过山珍海味,住过华宅大院,睡过皇家千金,杀过数不清的狗官。这辈子值了!老子宁愿被砍死也不愿意像是丧家犬一样被人追的活活累死!”

  ‘哷~~~’刘芳亮勒住马缰让胯下战马缓缓停了下来“你说的对,咱们跑不掉了那就堂堂正正的死!”

  “好!”近三百名骑兵齐声怒吼,既然跑不掉那就堂堂正正的战死!

  “哦?不跑了?”一直冲在最前面的燕飞看到前方那一大片聚集起来的骑兵笑着点头“还有点爷们样子。”

  一辆辆的重载卡车在距离刘芳亮他们数百步外停了下来,大群士兵们端着火枪开始排列阵型。刘芳亮这边也不着急,纷纷下马给自己的马匹喂食豆饼喝水恢复体力。

  燕飞靠在越野车上抽着烟,没有急切下令让麾下的士兵们直接发动攻击。对面明显是做最后一搏,燕飞绝对给他们属于军人的荣誉。

  燕飞带着麾下士兵们安静的等待着,一刻钟之后对面的闯军马队拿出了酒壶纷纷干了起来。等到喝光酒壶里的酒水他们直接扔掉酒壶翻身上马。

  举起手里的SVD狙击步枪,燕飞透过瞄准镜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华服大汉套进死亡十字之中。

  随着燕飞扣动扳机,一枚7.62毫米钢芯空尖弹头以每秒830米的速度呼啸而出。转瞬之间就命中了那个华服大汉的额头,将其脑袋直接打穿!

  燕飞的枪声响起之后,四周那些列队以待的士兵们纷纷扣动扳机爆出了炒豆般的剧烈声响。一轮轮的齐射使得整个阵地上都是烟雾弥漫。

  “停!”几轮齐射之后燕飞高喊一声,密集的枪声这才停了下来。因为对面已经听不到马蹄声响。

  等到轻风将硝烟吹散之后,对面已然是一片狼藉。数以百计的人与马倒在了血泊之中,已经没有还能站在的人,只有一些马匹还在自己的主人身边转悠。而伤员与伤马不断哀嚎的声音则是响彻四野。

  “打扫战场。”燕飞收起狙击枪嘱咐麾下士兵们去打扫战场。

  所谓的打扫战场也就是找点有用的东西收集起来,然后挖个坑将尸首都埋起来避免爆发瘟疫。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来说被铅弹打中就算没当场死亡也会死于之后的伤口感染,除非是燕飞给他们用抗生素救命。

  不过让燕飞感觉到意外的是,这次看似普通的打扫战场还真的扫到了一条大鱼。

  “他就是刘芳亮?”燕飞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战马压断了双腿的倒霉蛋,有些不信的询问。

  “真的是逆匪首领刘芳亮!”一个书吏颤抖着拿着一张通缉画像大喊“大人抓到了逆匪首领啊!”

  燕飞看着通缉画像再看看那个面如金纸的汉子,怎么看都不像啊。

  “老子就是刘芳亮。”壮汉抬起眼皮看向燕飞“你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