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历史大商人 > 第五十八章 爽!!
  青年军和新兵营差不多,只不过都是一些未满十六岁的年轻人。他们通过训练之后会直接下放到部队之中成为正式的士兵。

  而少年军官学校出来的人要么去部队成为初级军官,像是伍长什长这种。其中那些成绩好的则是有机会去正规的军官培训班里面接受深造。之后出来那就是什长打基础,百夫长为正途的军官生涯。

  因为有着这种底气,燕飞麾下的士兵们作战都是时候士气极高。因为他们都相信哪怕自己战死也足以让自己的家人孩子们获得一个光明的未来。

  至于逃兵这种在其他军队之中司空见惯的事情在燕飞这里几乎已经不再存在。

  因为做了逃兵不但自己一定会死,而且家里所有的福利待遇全都要被取消,重新回到以往那种衣食物着等着饿死的地狱之中。这对重视家庭家人的华夏男人们来说可比战死更加难以接受。

  训练有素而且装备着碾压式优势武器的神机营很快就将张家口内的几百个鞑子肃清。没过多久的功夫大批卡车载着更多的士兵们来到了这里。

  张家口这里住着的基本上都是和满清或者蒙古做走私生意的走私商以及为走私商服务的人员。那些大商家们也是有着大量护卫队的,毕竟张家口这里别看地方不大可是财富却很多。四周的马匪们可是早就盯上这里了。

  只不过随着大量的军队进入,那些商家们全都大门紧闭装起了鸵鸟。他们再牛叉也不敢和军队对着干,那可是老寿星吃砒霜的事情。

  相比起二十多里外那些骑马却为了保存马力不可能一路都快马加鞭赶过来的正蓝旗兵马,燕飞麾下坐卡车的士兵们机动能力要快的多。进入张家口之后士兵们分成一队队迅速进驻各处院落,还将卡车开到不同的路口作为屏障。

  而燕飞则是三步并作两步一个跃身手脚并用上了一台横在一个丁字路口的卡车车顶,他的那挺加特林就被放置在了这辆卡车的车顶上。

  ‘哗啦啦~~~’燕飞拉出弹药箱里长长的弹链卡在加特林上面,目光却是看向了路口的尽头“快点来吧,我的大棒已经饥渴难耐了。”

  率领正蓝旗埋伏兵马的是爱新觉罗.博洛,阿巴泰的第三子也是岳乐的哥哥。

  与岳乐一样,爱新觉罗.博洛同样也是正蓝旗的副旗主也就是梅勒章京。比起年轻冲动的弟弟,年过三十的博洛成熟许多也更加受到信任。这次的行动实际上他才是真正的统帅。

  看到行动信号之后博洛就带着正蓝旗的人马气势汹汹的从树林里杀向了张家口。不过在接近张家口的时候却是心生疑惑。

  这座不算太大的城镇里实在是太安静了。之前岳乐发了信号应该是已经动手了才对,就算是把对面的人都杀光了也该派人出来和自己说一声才对。

  可此时的城镇内却是安静的可怕,如果不少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有人影在活动,博洛甚至会以为这是和自己屠灭过的汉人城镇一样是一座死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家口这里并没有城墙,顶多就是一堆不过半人高的土墙而已。这种墙别说是防人了,就连狼都防不住。

  可就是这种看似一个冲锋就能拿下的城镇在博洛的眼中却好似能够黑暗的深渊一般带来了难以抑制的恐惧感。

  博洛甚至都被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给弄笑了。自从十四岁初阵到现在十多年了。自己不知道上过多少次的战场杀过多少的汉狗,此时身边带着上万正蓝旗的精兵居然会害怕?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之前那种心悸的感觉不是恐惧一样,博洛喊来了自己的心腹库洛塔。

  库洛塔是一个甲喇额真,原本是阿巴泰的手下。不过此时阿巴泰重病在床,他手下的势力都已经被几个儿子们瓜分,这个库洛塔就投靠到了博洛的麾下。

  “带着你的人进去看看!”博洛没说废话,直接对库洛塔下达了命令。

  正蓝旗的旗主是多铎,旗中兵马大都是多铎的手下。博洛实际上只是一个小旗主而已。这次跟着博洛两兄弟过来的兵马之中只有库洛塔才是他的心腹。指挥别人不太好说话,所以博洛就派出了库洛塔出击。

  “奴才领命。”身上披着三层甲的库洛塔是个雄壮大汉,脸上还有一道从眉梢到嘴角的狰狞伤疤。单单只看面相就是一个能止小儿夜啼的恶汉。

  六个牛录一千多人马轰轰隆隆的向着张家口冲了过去。

  满清的军事制度很奇葩,他们的核心是八旗,而八旗的核心则是牛录。牛录是一个总称呼,内里男女老少都包括在内。一些史料上说的一牛录三百丁指的是抽丁出战的兵丁,并不是指的整个牛录的人口。

  作战的时候基本上每个牛录出三百丁,其中最精锐的是披甲人也就是有资格穿戴厚甲的精兵。其次则是普通的旗丁,这些才是真正的主力。至于那些包衣奴才们都是做运输挖沟这种苦力活的炮灰并不被算入丁中。

  而那些名声很大的巴牙喇们则是满清高层的精锐卫队,是直属于高层的高端战力并不算在丁口之中。

  库洛塔带着一千多人马很快就杀入了张家口城内,这里甚至就连个城门都没有直接通过大道冲进去就是。不过城里却都是一座座的高墙大院,这些满清兵马只能是在狭窄的街道上行进。这一路上别说人了就连个声音都没有听到,感觉寂静的有些恐怖。

  库洛塔就是个典型的有蛮力而没有头脑的武夫,这里明显已经是情况不对劲了可他还是大大咧咧的直接挥舞手中的大刀高呼“杀进去!!”

  阴云密布的天空之中一架无人机正在城市上空盘旋,从其镜头内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队队的满清骑兵好似黑色潮水一般在各处街道上飞奔。

  ‘咔哒!’扫了眼地面站屏幕接收的图像之后,燕飞直接拉动了加特林的枪栓子弹上膛,长长的枪管对准了面前百十米长的一条道路。那些满清的骑兵们已经来了。

  轰鸣的铁蹄声响由远及近,很快一匹匹的战马从街道两侧的高墙后面绕过来出现在了燕飞的面前。

  这些满清骑兵们见到一台重载卡车之后明显一愣,不过随即高声吆喝着挥舞手里的大刀长矛加速策马向着燕飞冲了过来。

  等到满清骑兵接近到五十米甚至前面的已经开始弯弓搭箭准备对着车顶上的燕飞放箭的时候,燕飞放在扳机上的手指猛然按了下去!

  ‘滋~~~’每分钟射速超过六千发的加特林发出了撕裂油布般的恐怖声响。枪口处喷射出了长达一米多的恐怖枪焰。狂风骤雨般的密集子弹呼啸而来击穿了一个又一个满清骑兵的身躯将他们连人带马全都打倒在地!

  冲在最前面的就是库洛塔,这位正蓝旗里知名的勇士内里穿着链子甲,外面衬着丝绸棉甲,最外层则是厚实的铁甲。

  穿着三层甲胄的库洛塔简直就是个钢铁罐头,往日里就算是被射成了刺猬都不害怕。可是今天他身上的三层甲胄丝毫没能起到用处。在燕飞的关照之下至少有十几发的子弹射穿了他的身躯。

  库洛塔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紧接着就被后面的马匹践踏。等到战后收敛尸首的时候甚至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形状。

  燕飞开火的枪声就是信号,枪声响起之后整个张家口几乎都被密集的枪声所笼罩。

  众多的火枪兵们从各处墙院上冒出头来,举着火枪对着被困在狭窄街道上的满清骑兵们射击。而冲锋之中的满清骑兵很快就被堵在众多街口的重载卡车挡住了去路沦为活靶子。

  被堵在街道里的清兵们试图抵抗,可是他们的大刀长矛够不到院墙屋顶上的火枪兵,而且也拿那些重载卡车没有办法。

  唯一能够反击的只有弓箭,可弓箭顶多射出一箭就会被多支火枪锁定轰成筛子。再加上城内埋伏的火枪兵数量远超库洛塔的那几个牛录,战场上的形式瞬间就进入了一边倒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因为冲在最前面的库洛塔一开始就被燕飞打成了筛子导致这些入城的清兵们失去了指挥。而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他们也不敢撤退,因为擅自撤退的话同样是个死而且还会连累家人。

  就这样,冲入张家口的众多清兵们陷入了绝境之中。

  爆豆般的枪声与惨烈的嘶喊嚎叫声远远传到了外面,博洛死死捏着拳头面色铁青。

  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弟弟岳乐肯定是遇难了,最少也是被活捉的下场。虽然兄弟之间没什么感情可如果岳乐真的出事了自己却连他的尸首都带不回去的话,那自己的前程也算是到头了。

  如此密集的火器射击声响,全天下除了孔有德的天佑军之外也就只有大明的军队才会有。这么多的明军居然比自己还快的出现在这里,这让博洛感觉难以接受。

  博洛铁青着脸将几个甲喇额真都给召集过来,准备商议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可是等人都过来而博洛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城里那边的枪声却是突然停了!

  枪声居然停了?!这才多长时间的功夫,怎么枪声都停了?!

  博洛的第一反应就是明军被库洛塔杀光或者吓跑了,又或者是明军的药子用完了。可是枪声停了的同时城内的喊杀声响也停了下来,除了弥漫着的硝烟之外,张家口城内仿佛是又回到了之前那种让人心悸的安静之中!

  “呼~~~”坐在弹药箱上的燕飞点燃根中华深吸一口之后吐出来一个浓郁的烟圈。目光看着自己面前铺满了一整个街道的密集尸堆,重重的喊了一个字。

  “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