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断刃江湖 > 第九百章:郭老猜刺客身份,段逾白被押受苦
  赵元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的天那,他真的找到你了?”

  姜寒又拍了他后脑勺一下:“你说呢?你都把我住的地方告诉他了,他能找不到么?”

  “不过也是我大意了,最后也没抓住他,让他给跑了。”

  赵元不好意思的说道:“他那么厉害都被你给打跑了,我就知道你不怕他,我才把你的住处说出来的。”

  “要不要我把这事情告诉师公?”

  姜寒摇摇头:“算了吧,明天早上再说吧,不要打扰郭老休息了。”

  “你回去之后,告诉保护郭老的人,都加点小心,虽说黑衣人已经被我惊走,但是还不知道他会不会使出什么别的阴招来。”

  赵元虽然还有些惊魂未定,但是也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哆哆嗦嗦的跑回去了。

  姜寒又绕着院子转了一大圈,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便自己回去睡觉了。

  到了早上,他睁眼一看,屋里还是自己一个人,郭泰是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他刚刚爬起来,正在院子里洗脸,就看见郭老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姜寒赶忙擦了擦脸,把毛巾搭在肩膀上,笑着问道:“郭老,这么早找我有事么?”

  郭老点了点头:“嗯,我刚刚听赵元说,昨晚有人潜入咱们这里,想要刺杀你?”

  姜寒笑着点了点头:“是啊,他还故意把我引到外面去,想悄悄的解决我,我想他还是忌惮你吧,怕在这里弄出动静来。”

  郭老哼了一声:“看出是谁了么?”

  姜寒摇摇头:“没有,他一直在模仿郭本的枪法,但是我知道,他并不是郭本,所以我就想把他擒下,看看他的真面目。”

  “可惜,最后还是一个不小心,让他给跑了,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说完姜寒凑到郭老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郭老一边听,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不会吧,你可看清楚了?”

  姜寒肯定的点了点头:“**不离十,我敢肯定我没有看错,虽然他已经尽量再隐藏自己的招式,但是还是露出了一些破绽。”

  郭老还是低着头,咬着牙说道:“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呢?”

  姜寒见郭老也是十分纠结,便劝道:“算了,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是不是他,等不了多久就会自己露出马脚来的。”

  郭老叹了口气:“真是没想到,没想到啊。”

  姜寒突然想起一件事,赶忙问道:“郭老,郭泰呢?”

  郭老随意的挥了挥手:“在前面呢,昨天晚上他在我那,我又传了他点东西。”

  姜寒好奇的问道:“又是什么好东西啊?”

  郭老神秘的一笑,没有回答,而是慢慢说道:“等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姜寒看着郭老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肩膀上的毛巾放下,敲开了杜若伊的房门。

  杜若伊早已经起来了,她知道今天必然将会有一场腥风血雨,所以早早的就收拾的紧趁利落。

  蕙兰则是在收拾着自己的药箱,把各种应用之物码放的是整整齐齐,以防急用的时候找不到。

  姜寒钻进屋里,把门关上,小声问道:“姐姐,禹王呢?”

  杜若伊慢慢的走到床边,把褥子掀了起来,从下面取出了一个长条布包,原来禹王这些日子一直藏在她这里,姜寒这些日子事情太多,便把禹王交给她保管了。

  姜寒接过禹王,隔着布套随手在枪杆上弹了一下,枪杆顿时发出了“嗡嗡”的声响,似乎是在回应着姜寒。

  姜寒随手把禹王背在身后,笑着说道:“沉寂了数百年,今天也该到了禹王现世的时候了。”

  等到姜寒几人来到了前院,姜寒一看郭泰,差点笑出声来,郭泰这个造型简直是太有意思了,整条左臂都被牢牢的和身子绑在了一起,根本就动弹不得,左肩上还缠着一层厚厚的绷带,姜寒一看就知道是蕙兰弄的,蕙兰治伤的时候,才不管你有什么道理有什么理由,从来都是按照最合理的办法来。

  四猴子则是吊着个膀子站在郭泰旁边,两个半残废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还有种十分搭调的感觉。

  四猴子只是手臂骨折,算不得什么大伤,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自然是要跟着去的。

  姜寒冲着四猴子摆了摆手:“去,带两个人,把段逾白拎过来!”

  四猴子答应了一声,叫了两个弟子转身走了,过了不大一会,两名弟子便抬着捆成了大粽子的段逾白,跟着四猴子走了进来。

  四猴子冲着两个弟子用力的比划了个手势,两名弟子顿时一松手,把段逾白狠狠的扔在了地上,摔的段逾白闷哼了一声。

  姜寒走到段逾白旁边,蹲下身,仔细打量着段逾白。

  段逾白这会可就惨多了,不仅是蓬头垢面,头发散乱的披散着,而且因为四猴子下令饿着他,不给她吃饭,他这会整个人脸色煞白,额头直冒冷汗,浑身还在微微的颤抖。

  姜寒冲着旁边摆了摆手:“去,给他找个馒头来,这么饿不把人饿死了?”

  四猴子不服气的说道:“像这种狼心狗肺的人,饿死不是更好?”

  姜寒摇摇头:“既然薛老都想要下令处死他,你就别越俎代庖了,快去拿去。”

  四猴子没办法,只好不情愿的去厨房拿了个馒头来,他心中气愤,还专门挑了一个又硬又凉的,没好气的递给了姜寒。

  姜寒随手把段逾白的绳子解开,把馒头扔给了段逾白,笑着说道:“吃吧。”

  段逾白已经快要一天没有吃饭了,早就饿的头晕眼花,见姜寒扔了个馒头给自己,赶忙伸手接住,迟疑了一下,这才飞快的把馒头塞进了嘴里。

  姜寒看着段逾白飞快的吃完了馒头,笑着问道:“够了么?不够再拿。”

  段逾白噎的打了个嗝,伸出三个手指头说道:“再给我三个馒头,再给我拿点水。”

  四猴子冷笑了一声:“段逾白,你可别得寸进尺啊!”

  (本章完)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