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门派弃徒叶辰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道的演变
  场扯淡的闹剧,来得快,去的也快。

  聚来的弟子长老,纷纷散去,各做各的事,竟无一人想着把熊二他们给放下来。

  还真是一帮难兄难弟,昔日组团弹叶辰小鸡鸡,今日又组团,却是被踹小弟弟。

  玉女峰上,叶辰已盘坐树下,掏出了无字天书,心情不错,那小调调哼个没完。

  “师叔,可有吩咐。”一女子恭敬道。

  “倒是把你们忘了。”叶辰暂时放下了天书,看着一众女子地,笑道,“我已有修为,你们无需照料我,下山修炼吧!”

  “遵命。”众女弟子拱手,可以得见,她们眸中,皆多了落寞,有些莫名失望。

  “好好修炼。”叶辰一笑,便又埋头。

  “师叔。”他这才刚埋头,便闻一声呼唤,一声太突兀,惊得叶辰尿意顿现。

  那是一女弟子,本已走出很远,却又折返回来,轻咬着贝齿,玉手绞着衣衫。

  “有事?”叶辰试探性的看那女弟子。

  “我...我能不能抱抱您。”女弟子低头道。

  叶辰一愣,这要求提的还真是措手不及。

  他发愣时,那女弟子已上前,未经得叶辰同意,便抱起了叶辰,完事儿还在叶辰小脸蛋儿上,轻轻印下了一抹红唇。

  此一举动,让那些还未下山的女弟子看的俩眼发直,那是皇者,要不要这么放肆。

  女弟子终是放下了叶辰,脸颊绯红,神色有些惊慌失措,“师...师叔恕罪。”

  “多大点儿事,去修炼吧!”叶辰笑道。

  女弟子如蒙大赦,忙慌转身了,头脑眩晕,连她都不知,先前竟有那么大胆。

  那是天庭的圣主,是大楚皇者,他若震怒,纵有一百条命,也都不够她死的。

  可偏偏她就做了,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暗恋,美女爱英雄,她也不例外。

  “还有福利,大楚的女子,如今都这么开放吗?”叶辰摸着小脸,那一抹红唇,还有女子芳香,这顿亲的,乐呵呵的。

  不知为啥,他突然生出一种邪恶的想法:让那女弟子陪睡一觉,她该不反对。

  不过,这念头瞬时被打消,他可是正人君子来着,是个女的就上,那是牲口。

  再说了,这小鸡鸡,还没人小拇指大呢?这若是躺一张床上,都不知干点啥。

  尴尬!叶辰扒开裤子,往里面瞅了一眼,小家伙很可爱,看的他都不忍直视。

  干咳一声,他收了思绪,专心研究天书。

  这一坐,便是一日,期间未有丝毫动弹。

  他的心神,遁入了天书,在无字的道中畅游,书是天地,悟的就是天地之道。

  夜幕降临,他的娇小身躯,环绕了诸多异象,有青龙盘旋,凤凰嘶鸣,白虎咆哮,玄武拓路,还有麒麟在扬天嘶吼。

  四大神兽,一大圣兽,此番都聚齐了,与帝道法则交织,那画面,甚是震颤。

  道不变,可异象却在变,一片辽阔的沃土显化,一片浩瀚的星空悬在了其头顶。

  之后,便是日月,在交替轮回,万物滋生,大山巨岳拔地而起,长川大河滚滚东流,古木参天,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真正的混沌道,便是囊天纳地,在万物中演变,混沌界中每一物,皆是大道。

  恒岳的人,皆被惊动,一个个仰首遥看。

  那万物异象,已笼罩玉女峰,有道则飞舞,有大道天音响彻,一缕缕混沌之气倾洒,如九天瀑布,滋养着万物生灵。

  “我就说嘛!叶师叔走哪都自带装逼模式。”宫小天儿扬着脑袋瓜子唏嘘不断。

  “贱人,又抢俺们风头。”熊二和谢云、司徒南他们也都自山峰冒出了头。

  咋说呢?他们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扭扭捏捏,像个娘们儿,动作若大了,还有一种痛自裤裆蔓延,疼的龇牙咧嘴。

  “活该。”穆婉清、唐如萱和夜如雪她们,狠狠瞪了他们一眼,都不愿与他们站一块,三天两头的捣蛋作怪,丢人。

  “咋滴,你要上天哪!”熊二咋咋呼呼的,“别等老子好了,一定给你睡服了。”

  唐如萱没说话,直接挽袖子,摁那就打。

  女子发起飙来,很凶猛,看的谢云和司徒南他们,都没敢吱声,生怕也被揍。

  对于这帮活宝,杨鼎天等人一向都选择无视,他们关注的,还是玉女峰那边。

  叶辰的混沌异象,太过玄奥,仅仅看着,就受益匪浅,蓦然间还有诸多感悟。

  不少弟子长老已盘坐,聆听着那大道天音,就如三百年前,叶辰成皇者时那样。

  叶辰未醒,更不知他惹来这么多动静。

  他只抱着天书,一直保持着看书的姿势,充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异象不曾散去。

  恒岳宗,也陷入了宁静,八成以上的人,都盘坐而下,只有某些人调皮捣蛋。

  这等现象,持续了半月,混沌道在演化,混沌界也在演变,变得越发的不凡。

  “果是不负最惊艳皇者之名。”天玄门中,炎皇欣慰一笑,“老夫自愧不如。”

  “对道的领悟,远超想象。”月皇轻笑。

  “若给他足够时间,其战力,其成就,绝不在六道红尘之下。”天葬皇笑道。

  “可惜,只有三年寿命。”战王叹息。

  “天妒英才吗?”众皇也皆暗自叹息。

  “终于再现人间了。”东凰太心自恒岳那边收了目光,抬眸望向了缥缈虚无。

  众准帝闻言,也皆抬首,似能隔着缥缈,望穿虚无,看到一片璀璨深邃的星空。

  那里,一座虚幻的古城蓦然显化了,在仙光环绕中,一寸一寸的化作真实。

  它真就是一座仙城,在星空中如梦似幻,缭绕在云雾之下,氤氲在朦胧之中。

  远远遥看,依稀可见城中有仙女翩然而舞,在霞光中撒花,交织出一幅绚丽画面。

  它太庞大了,堪比一座古星,透着古老沧桑之气,让人恍觉不属于这个时代,悬在星空,便如一颗灵珠,照耀诸天。

  “哪...哪来的一座城。”星空皆被惊动,太多人赶往那方,看的是神色惊愕。

  “那么大一座城,传说中的仙城吗?”

  “无泪之城。”老辈修士轻轻捋着胡须,似是认得那座古城,却不知其来历。

  “时隔百年,竟又来了,世间的仙城啊!”

  “心儿。”玄荒西漠边荒,一苍暮老者踏空而来了,浑浊老眸,覆满了泪光,一声心儿,沙哑沧桑,道不尽红尘蹉跎。

  那老者,可不正是念慈庵下卖酒的老翁吗?

  昔年,叶辰欲杀无泪仙子,便是那老者将他带走的,也有心爱之人在无泪之城。

  可惜,他踏上过奈何桥,却并未带走他的爱人,苦等了百年,终是有等到了。

  “唤醒叶辰吧!”天玄门中,伏崖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是惊喜,还是劫数。”

  “他在悟道,且等等。”东凰太心道,“诸天万域,欲踏奈何桥的并非他一人。”

  “无泪,便是无情,此番,不知又有多少人杰,要倒在那座桥上。”剑神叹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