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穿越成皇赵洞庭 > 1862. 暂避风头
  ,最快更新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最新章节

  时间过去几日,事情愈演愈烈。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虽未发生暴动,但百姓们的呼声出乎意料的高昂。

  甚至在长沙周边都有不少官员上折启奏赵洞庭着律法、军机两省对苏泉荡再做审判。长沙城内的官员更不用说。

  民意如此明显强烈,谁都不敢忽视。

  赵洞庭最开始的时候不明白民意为什么会如此,现在算是渐渐有些明悟。

  这些年过来,他的威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达到让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地步。刘公公说能和神明比肩,并不是夸大其词。

  百姓们不仅仅是供奉他的画像、长生牌位,还将他曾说过的话当做是人生信条,至理名言。

  而苏泉荡虽然在百姓们心中同样有不低的威望,但他违抗命令却绝对是禁忌。在他和赵洞庭之间,百姓们毫无意外的支持赵洞庭的“理念”。

  只是之前这些民意未曾爆发出来,是以赵洞庭才没有察觉到而已。

  原来已经有许多人都将他的话、理念,当做是种标尺。以这种要求来规范自己的同时,也要求着别人。

  莫说是苏泉荡,只怕是文天祥和赵洞庭有什么悖逆之处,都会被百姓们摒弃。

  赵洞庭这几天心里时不时涌起些许寒意。

  “皇上”

  御书房外忽有太监出声,“苏大人携苏泉荡求见。”

  “唉”

  赵洞庭轻轻叹息了声,对刘公公说“宣进来吧”

  对于苏刘义和苏泉荡的到来,他并不觉得意外。他知道两人迟早会来,现在来,不算早也不算晚。

  刘公公弓着腰出去把苏刘义和苏泉荡给请了进来。

  让赵洞庭有些意外的是,苏泉荡和苏刘义两人竟都是有些狼狈。甚至苏泉荡脸上还有几道红色的印记,是被指甲抓的抓痕。

  “脸上是怎么回事”

  赵洞庭皱着眉头问道。

  苏泉荡苦笑,“我和叔父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竟会连离开自己家门都这么艰难。”

  苏刘义在旁边也是满脸苦笑。

  赵洞庭眉头皱得更深。他知道苏泉荡说的什么。

  这几天过来,苏府日日都被百姓围着。之前是有百姓让苏泉荡去请罪,而现在在某些人煽风点火的情况下,已经开始怒骂。

  没有人闯进苏府去,那是因为这里是皇城。寻常百姓不敢造次。

  “传旨下去”

  赵洞庭偏头对刘公公说道“派禁卫去护住苏家府邸,严禁任何人别,直接禁严内城吧”

  “是。”

  刘公公答应,向着外面走去。

  苏泉荡和苏刘义两人拱起手,脸色都有些复杂,“谢过皇上”

  赵洞庭派遣禁军看护苏家府邸是莫大的荣宠,绝不仅仅是保护苏家众人那么简单。

  这还能向全天下人表明他仍旧信任苏家的心。苏家不是树倒猢狲散,谁可以欺负就可以欺负的。

  赵洞庭摆摆手,“堂堂原副军机令和元帅竟是被人给围住,还将脸抓城这副模样,是朕的疏忽。”

  说着向前欠了欠身子,对苏泉荡道“你突然来见朕,是想请求朕重新发落你吧”

  他眼中有着并不掩饰的笑意。

  苏泉荡脸色认真,点头道“因泉荡之事,引得如此多百姓对朝廷律法、军机两省生出不满,泉荡”

  “呵呵。”

  赵洞庭轻笑着摆手止住苏泉荡的话,“这个中原因并不完全在你。这件事情你无需再提,朕心中有数。”

  “可”

  苏泉荡眼中有感动之色流过,“皇上,泉荡一人荣辱命运,又岂有天下万千百姓的呼声重要”

  赵洞庭要保他,他一直都很清楚。而现在,他想要平息这些呼声来报答赵洞庭。

  这并非是做戏。

  他苏泉荡若是没有为朝廷奉献的精神,也不会这么多年始终为大宋奋战在最前线。

  赵洞庭轻轻摇头,“百姓呼声固然重要,但就且先这般吧”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虽然能算是情有可原,但苏泉荡犯下的罪其实真的挺大的。下狱绰绰有余。

  如果不是看在私情、看在苏家再有苏泉荡以前功劳的份上,甚至取他的脑袋都不为过。

  可赵洞庭没法狠下这个心。哪怕这么多年过来,他其实也仍然不是个合格的皇帝。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概就是如此。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平息这件事情,但却绝不愿意让苏泉荡下狱。而只略微加大处罚力度,又是于事无补。

  “皇上”

  苏泉荡猛地跪倒在地上,“泉荡不想成为朝廷累赘还请皇上成全”

  这让赵洞庭猛地沉默了。

  他不能出面保苏泉荡,因为这样等于违背自己以前说的话。民心会乱,社稷也会动荡。

  苏泉荡事件发展到现在,已经让赵洞庭意识到,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关乎社稷。

  但苏泉荡越是这般,他就越发想保住苏泉荡。

  这样为国尽忠的将领,虽有错,但剥夺他官身已是极致。让他下狱,未免太委屈他了。

  赵洞庭皱着眉头,好半晌没说话后突然说“要不你先出去避避”

  他暂时也想不出别的法子。

  遇到这样的事情,似乎只能先避避风头。就像前世那样,等舆论过去再说。

  舆论这种东西,往往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等过些时间,总会有新的事情吸引百姓们的注意力,苏泉荡的事情也就自然过去了。

  苏泉荡微愣,“去哪”

  赵洞庭道“要不暂且离开大宋吧去澳洲或是别的洲看看风景”

  赵洞庭觉得自己还是挺厉害的,在这个年代就能轻易安排人进行洲际旅游。这在以前,绝对是这个年代的人想也不敢想的。

  在大宋东部沿海以外的地方,于他们而言就是有几个弹丸海国。再远,便不知道有什么了。

  哪里会知道在大海的那边,还会有比大宋大上许多倍的土地。

  苏泉荡有些迟疑起来。

  苏刘义见他犹豫,在旁边道“城内发生这样的事,你是众矢之的,浅萝心中也不能安稳。出去散散心,也好。”

  他的话让苏泉荡下定决心,道“那我出去避避吧就去澳洲。”

  他听赵洞庭之前说过,澳洲地域最小,而且风景极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