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儒道诸天 > 第60章 内圣外王
  秦至庸到警局,是带着诚意而去,希望洋人警司能就此罢手。只可惜,事与愿违,洋人警司并未把秦至庸放在眼里。

  或许,洋人警司不是没有把秦至庸放在眼里,而是没有把所有的中国人放在眼里。

  既然洋人警司不愿意谈,不想用和平的方式把事情解决了,秦至庸就只能施以暗手,让他提前过上退休的生活。

  洋人警司实在是贪得无厌,把中国人压榨得太狠。洪震南他们开武馆,做鱼档生意,每个月都要向他上缴大量的钱财。不然,生意就没法做。

  秦至庸动手,心安理得,没有丝毫愧疚。

  回到住处,秦至庸坐在椅子上,暗自叹息了一声:“现实和理想,总是有太大的差距。我只想专心修学,探索大道,不愿意招惹麻烦。可是麻烦总是会不断上门。不能低调,那我就做事高调一些。”

  ………………

  叶问身穿黑色长袍,来到秦至庸的住处。

  秦至庸把叶问请进屋里,笑着说道:“叶师傅,你不是要教徒弟练拳吗?怎么有时间来我的寒舍?快请坐。”

  秦至庸烧开水,泡茶,动作干净利落。

  叶问坐在椅子上,打量着秦至庸的住处。

  秦至庸的住处,只是一个小单间,有些简陋,但是打扫得非常干净。屋里的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让人一看,就知道屋子里的主人,是一个自律性非常强的人。

  书桌上,有三本书。

  《心理学》,《大学》,《解析几何》。

  草稿纸,则是非常多。每一张用过的草稿纸,上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和数学公式。

  秦至庸把一杯茶递到叶问的手里。

  叶问接过茶杯,说道:“秦先生现在是在研究数学?”

  秦至庸点头道:“研究数学还算不上。只能说是在学习数学。我的数学基础差,上大学的时候,不是学的数学专业。现在喜欢上了数学,从头开始学习,还真有点吃力。只不过,学习了一段时间,我终于发现了数学之美。数学,其实和儒家的学问一样,都讲究‘至诚’。因为数据是绝对不会欺骗人。”

  叶问点头道:“秦先生说得有理。秦先生,你的事情,我和永成都听说了。英国人仗着权力,让你一连丢了两份工作,实在是有点欺人太甚。”

  秦至庸说道:“没事。我受点委屈不算什么。只可惜,我们国家还不够强大,否则,哪里能让英国人嚣张。”

  在洋人警司身上施以暗手的事情,秦至庸绝口不提。

  叶问对秦至庸的话,深有同感。祖国不强大,想要活出尊严来,根本就不可能。像自己和秦先生这样的武术大师,活得都憋屈,更别说那些普通老百姓。

  他们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卑微。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在租界拆了还没几年呢。国家弱,老百姓活得连狗都不如。

  武术家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真的是微乎其微。

  叶问心中暗道,或许秦先生选择的路,才是是正确的。只有学问和知识,才能改变中国人的命运。只有科学知识,才能提升国家的综合力量。

  秦至庸见叶问在走神,轻声喊道:“叶师傅……”

  叶问回过神来,笑着说道:“秦先生,我这才来,是来给你送请柬。过几天,我和香港武术界有一次比武。秦先生你是太极拳宗师,在香港文化界又有名望,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到现场观战。”

  秦至庸接过叶问递过来的请柬,说道:“让我去做公证人?”

  叶问点头道:“做公证人。”

  秦至庸说道:“我现在没有上班,时间比较充裕。放心,你比武的那一天,我肯定会到现场。这个公证人,我做了。”

  叶问站起身来,抱拳道:“那我就先告辞了。”

  秦至庸刚把叶问送走,洪震南就来了。

  他跟叶问一样,也是来送请柬。

  洪震南对秦至庸是一脸的歉意。

  洪娟把秦至庸为什么会离开学校的前因后果向他说了一遍。

  可以说,秦至庸丢了工作,就是因为帮洪娟出头引起。

  秦至庸是不是武术宗师?洪震南并不清楚。但是秦至庸是文化界的著名人物,是一位学问家,那毋庸置疑。

  要是能邀请秦至庸到比武现场,那么对于整个香港武术界来说,将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洪震南拿出请柬,什么话都还没有说,秦至庸就说道:“洪师傅,你们和叶问比武那天,我一定到场。”

  洪震南感激道:“多谢,多谢。多谢秦先生。”

  ………………

  叶问要在香港开馆收徒,和武术界的同仁抢夺生源和饭碗。洪震南他们当然要试一试叶问的功夫,看他够不够资格。

  比武的这天。

  洪震南的武馆大厅里,各个武馆的馆主们都带着自己的徒弟前来观战。若是叶问好欺负,他们这些馆主说不定还会上场和叶问较量一番。

  能踩着叶问扬名自己的武馆,何乐而不为?

  涉及到了名利之争,那些馆主们没一个是好相与的。除非叶问能强大到令他们胆怯。

  各大武馆的馆主们按照座次坐好,边喝茶边聊天,等着叶问到来。

  秦至庸身穿中山装,稳步踏入了洪拳武馆。

  不少馆主的心中疑惑,莫非,这位穿中山装的人,就是叶问。

  真年轻啊。

  秦至庸的武术修为强横,心境高深,气血充足,样子比起真实年纪要年轻好几岁。他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快三十岁的人,说他是二十四五岁的小青年,没有人会怀疑。

  但是秦至庸的气质沉稳,又不像是年轻人。

  洪震南见到秦至庸来了,连忙站起身来,高兴道:“秦先生,您总算来了。来,我给大家介绍介绍。这位是秦至庸秦先生。经常看报纸的人,都知道秦先生的大名,他的文章在文化界引起了轰动。秦先生是一名学问家。可不像是我们武夫这样粗鄙。我请来了秦先生,为比武做一个公正。”

  秦至庸冲着各位馆主抱拳,笑着说道:“秦至庸见过各位师傅。秦某能得到洪师傅和叶师傅的邀请,实在是深感荣幸。”

  “秦先生好。”

  “见过秦先生。”

  “秦先生请坐。”

  众人都站起身来,向秦至庸见礼。

  武术界和文化界,是两个不同的圈子。两者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文化界有名望的人,绝对要比武术界的人影响力要大,社会地位更高。

  他们没有想到,洪震南竟然能请来秦至庸这位在文化界名望极大的学问家。真是够厉害,不愧是香港武术界的“盟主”。

  洪震南在香港武术界的威望非常高,无人能及,现在请来了秦至庸,又令大家对他高看了一眼。

  秦至庸笑着说道:“大家都坐。叶师傅还没有到,我们稍等一会儿。”

  等到秦至庸坐下了以后,各位馆主才坐下。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叶问到了。

  比武的过程,普通人看起来,非常惊险刺激。但是在秦至庸这位大宗师的眼中,香港武术界的各位馆主其实和佛山武馆的馆主们的层次差不多,都是半吊子水平。

  不说和叶问这位咏春拳宗师相比,有几位馆主甚至连身上的筋骨没有完全拉开。以他们的武术水平来开馆,只能骗点徒弟们的学费。真要是碰到来踢馆的拳术高手,他们立刻就会原形毕露。

  叶问就算处处留情,也能横扫了他们。

  好在有洪震南这位洪拳宗师,最后和叶问打了旗鼓相当,为香港武术界挽回了一些面子。

  否则,香港武术界的面子,会在今天丢尽。

  比武结束。

  叶问的武功拳术得到了武术界的认可。

  洪震南要叶问每个月交钱,才能开馆收徒。不然会有麻烦。

  叶问认为洪震南是在讹诈自己。他看向秦至庸,希望秦至庸能帮自己说句话。

  没有想到,秦至庸却说:“叶师傅,钱应该交。洪师傅,找叶师傅收钱,你要把话说清楚。不然肯定会弄出误会来。那样就不美了。”

  洪震南点了点头,解释道:“叶师傅,找你收钱,可不是为了满足我洪震南的私欲。这钱,是要交给英国佬。我们在武术界混,每一家武馆都要交钱。不是只收你一家的钱。望你能理解。”

  洪震南在香港武术界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要不是秦至庸让他解释,他绝对不会多说半句。叶问要误会,那就让他误会好了。

  就在此时。

  十多个英国警察带着枪,冲进了洪震南的武馆。

  为首的英国人用英语大声问道:“谁是秦至庸?”

  秦至庸的英语不怎么样,口语不标准,但是听懂英国人说的意思,还是没有问题。他站起身来,说道:“我就是秦至庸。不知各位警官找我有什么事情?”

  英国人说道:“你涉嫌谋害我们警司。我们要带你回去调查。”

  秦至庸一脸严肃地问道:“有证据吗?”

  为首的英国人手一挥,大声道:“铐起来,带走。”

  秦至庸冷哼一声,运转气血,浑身气劲爆发,脚轻轻一蹬地。

  嘭。

  地面一震,板砖破碎,气流如罡风,刮得令人脸庞生痛。

  秦至庸身上的气势压制得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的武功又精进了!

  “拿出证据来,我就跟你们走。”秦至庸严肃地说道,“没有证据,就想要抓我,你们未免太小瞧我秦至庸。是不是认为我秦至庸是中国人,觉得好欺负?”

  和中国人打交道,秦至庸是心正意诚,以礼待人。接人待物都有大气度。但是面对英国人,再用儒家那一套,就行不通。

  西方人的思维和中国人不一样,他们崇尚的是力量。既然如此,那么秦至庸就给他们展现力量。

  秦至庸此刻身怀王霸之气势,已经有了内圣外王的气度。

  求票,求收藏。

  (https://.biqugex./book_93460/446879542.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