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大撞阴阳路 > 100.死亡计算器06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陈阳收起红线,绑回手腕上,抬头说道:“不开灯吗?”

  韩家山扶起韩太太到沙发上坐下,闻言,赶紧对佣嫂喊道:“去开灯。”

  那佣嫂见厉鬼已经被收走,便去开灯。灯光大炽,别墅外的乌云散去,月光也露出来。这时候草丛中的虫鸣声阵阵,驱走了死寂一般的寂静。

  韩可被毛小莉扶着坐在沙发上,韩家人齐齐看向陈阳。原本不信鬼神的韩太太这下子完全把陈阳当成了大师,刚才被附身一瞬间的感觉太明显,到现在想起来都要打寒颤。

  韩太太:“大师,那厉鬼真的消失了?”

  “没消失。”陈阳抬头说道:“只是被鬼差带回地府,不会再来纠缠韩小姐。”

  韩家人松了口气,韩家山又问:“可可被鬼缠了那么久,身体会不会出现问题?她的命数会不会受损?”

  “命数不会受损,健康肯定会被影响到。”陈阳看向韩可,见她眉宇间仍有死气缠绕,不过不成气候,等身体恢复健康,那死气自会消失。

  “那怎么办?需要什么灵符?陈大师您尽管开口,价格不是问题。对了,您刚才说有孤魂野鬼要闯进来,那会不会还有其他厉鬼想要抢可可的命数?有没有什么法宝——”

  毛小莉忍不住打断他:“韩先生,厉鬼没那么多。韩小姐本来就是诛邪莫侵的体质,要不是她之前不敬鬼神,在别人的坟墓面前胡说八道,怎么会被厉鬼钻空子?”

  韩可苦笑:“经这么一遭,我以后哪还敢不敬鬼神?”

  陈阳温言道:“放心吧。你们家外有门神、内有祖宗和关圣帝君像保护,一般鬼怪邪祟都进不来。韩小姐被死气缠绕,上医院让医生看看最好。之后多锻炼身体,多晒太阳,最近一个月最好不要一个人到人少阴气重的地方就行。我再让小莉给你们画两道平安符……免费,是套餐包含内容。我们大福分局办事处的宗旨就是让客户无后顾之忧。”

  同样是商人的韩家山倍感亲切,却也不敢放肆。只又敬畏又佩服的说道:“大师真敬业。”

  ……

  毛小莉一脸给陈阳跪下的表情,陈阳则是淡然的笑,并继续不露痕迹的宣传大福分局办事处。愉快的跟韩家山进行了亲切的交流,互换联系方式。

  直接将韩家山发展为一条可持续发展业务线,为往后的大福分局带来许多大客户。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经过一战,大家精神都有些疲惫。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后,天色微亮。陈阳等人便起身告辞,韩家山出的四十万再加上韩可后来加的十万,自然全支付给陈阳。

  不过,罗、吕两位天师在擒厉鬼过程中也分别出力,因而也各自得到满意的报酬。

  陈阳离开韩家时,带走了那幅人皮画纸。

  当他告诉韩可这是人皮画纸时,韩可的表情快要晕厥过去,直接就把人皮画纸送给陈阳。

  毛小莉盯着手机上已经收到五十万巨款的信息提醒,愣愣的半天没回过神。

  “陈、陈哥,你太牛逼了。”

  毛小莉变成了陈阳吹,彻底成为他的迷妹。

  “五十万啊,自从我进入这个行业就没有见到过的巨款。”

  闻言,陈阳好奇的问:“你进入这个行业几年了?”

  “三年。”毛小莉感动不已:“以前跟着家人混,后来单干,加入大福分局一年,只拿到底薪。穷得法器都买不起。”

  陈阳:“……”

  果然是个巨坑。

  “对了,陈哥。你怎么知道这幅画纸是人皮纸?”

  “触感差不多。画纸没有这触感。”

  毛小莉摸了摸人皮纸,点头:“也是。不过陈哥,你又是怎么猜出害韩小姐的鬼是只百年厉鬼?”

  陈阳叹口气:“当时你看到这幅画上的美人像,就没有感觉到不对?”

  毛小莉摇头:“没有。”

  “阴气浓重,鬼气森森,那么明显都没有察觉到?”

  毛小莉默默张大嘴巴,怪叫道:“陈哥,我怎么可能感觉得到鬼气和阴气?”

  陈阳皱眉:“你是天师。”

  “天师也不能啊。”毛小莉哭笑不得:“陈哥,你是不是对天师有什么误解?天师虽然是抓鬼,但是看到鬼、察觉鬼气都是靠工具。除非是非常浓厚的阴气和鬼气,能够明显感觉到。像是这幅画,我半点鬼气都没有感觉到。”

  陈阳怔了一下:“是吗?我对天师了解不深。”

  毛小莉直勾勾盯着陈阳:“陈哥,你真的不是天师?那你怎么会抓鬼?”

  “小的时候隔壁家爷爷教的,他只教了我两年,所以我不算是天师。”

  “这样啊……只教了两年就这么厉害。”毛小莉颇嫉妒。

  果然吃天师这碗饭的,都要看天赋。

  天赋不好,学十几年也就是授都功箓的六品天师,如她。天赋好的,只学个两年就能请酆都鬼差了。

  毛小莉甩甩头,不想了。

  越想越嫉妒,心态不平衡。

  其实毛小莉在天师界中也算是天赋很好,看她取炁结煞那么轻易就可以知道。只不过是恰巧和陈阳这样特殊的例子对比,就失衡了而已。

  毛小莉决定还是恢复原先的话题:“然后呢?看出人皮纸之后,又是怎么猜到的?”

  陈阳便给她详细说了一遍。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陈阳在上大学之前都住在南方封闭的村庄里,南方,尤其是广粤地区,至今仍十分信奉鬼神,再加上陈阳体质特殊,常与鬼怪打交道。

  因此他在发现人皮画纸之后就知道事情不简单,当时那厉鬼试图迷惑他,口音是粤西口音。只是喊他‘秀才郎’,这不是现代人会喊出口的称呼。

  画上面的落款名为小凤玉,像是以前女伶的艺名。他就百度了一下,还当真搜到她的生平。

  小凤玉,原名祝小玉,本是民国初期粤西地区的一名女伶。因歌声甜美,眉目清澈灵动而成为盛名一时的女伶。却在二十一岁左右被土匪看中掳走,最后死无全尸。

  陈阳猜测她应该是死后被人剥下皮肤制成人皮纸,因而神魂有缺,再加上是横死鬼,无人立碑供奉,更加不能投胎。祝小玉的尸骨渐渐被埋在地下,后来有一新丧女子将坟压在了祝小玉的尸骨上,激怒祝小玉。

  恰巧韩可祭祖路过,祝小玉趁机引诱韩可,藏在人皮纸进入韩家谋取韩可的命数。

  “以前有邪术,认为剥下死者的皮制成画纸,再将死者画在人皮上,能够摄魂。”

  虽然不知道祝小玉如何得到自己人皮制成的画纸,想来不会是多平和的手段。

  两人回到大福分局办事处,陈阳站在门口,盯着上书‘大福街道办事处’的牌子悲愤:“挂羊头,卖狗肉。”

  毛小莉嘿嘿笑:“挂上这个,不容易被请去喝茶。”

  陈阳不敢置信:“你们不是公务员。”

  “是公务员,在编公务员。体制外……”

  陈阳一言难尽。

  毛小莉在他进分局里的时候,赶紧拿出合同和笔,让他签名。

  “签了这份合同,你以后就是我们分局局长。悄悄告诉你,局长底薪比我们多一倍,分成也比我们多百分之五哦。”

  陈阳挑眉:“局长的分成是多少,你们的分成和底薪又是多少?”

  毛小莉正想说话,副局马山峰腆着肚子走进来把她叫了出去,不知道说了什么。马山峰进来后对着陈阳格外热情:“小莉有些事情还不懂,局长有问题可以问我。”

  “我还没签——”

  “局长是对我们分局的福利还不了解吧。”

  “我想跟这个关系不太大,我觉得需要再考虑一下——”

  “局长的底薪是三万,接单的话一单抽成是百分之五——哦,这个是无论您有没有参与单子都能够得到百分之五的抽成。我们的分成方式是一单抽出百分之三十作为分局日常运作费用,剩下百分之七十由参与单子的人平分。”

  换句话说,哪怕接下单子,陈阳没有参与,只要成功他都能得到百分之五的抽成。假如他参与,除了百分之五的抽成还有剩下百分之六十五的平分。

  再加上底薪、包吃住、国家在编公务员……完全把持不住就算同事都是天师而且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都,很想签下来!!!

  “这次三星级别的单子,局长也有分成。第二天就能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一共是……我算算。”

  “十八万七千五。”

  “对!”

  陈阳瞪着眼前笑得和蔼可亲实则老奸巨猾的马山峰副局长,沉默不语。

  签吗?

  签!

  “啊?”陈阳愣了一下,不解的说道:“鬼槐、妖邪害人,应该算是阴间事吧。”

  “妖邪害人,是阳间事。死了,才算阴间事。”

  阴阳两界,规则分明。陈阳自小半只脚在阴间行走,自然知道这规矩。度朔是鬼差,一旦触犯规矩,也要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地府才会和人间合作,由天师抓捕厉鬼邪祟、精怪妖邪,再押往地府登记受审。

  “照你这么说,鬼槐作祟,不算阴间事……那鬼槐树身上的瘤子成熟了?”

  树身上的瘤子成熟,即长出五官。这时候,附身在槐树上的鬼魂已经不属于鬼,而属于精怪。

  由鬼成精,藏有鬼气,游走阴阳两界,迟早成祸害。

  “嗯。”度朔一把抱起陈阳,把他放在床上,压了压他的脖子:“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