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明廷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闹户部
  李恒秉还没来征西廊,鲁王等一群人已经到了户部。

  大明门外,是明朝各大衙门的聚集地,看到这些王爷气昂昂而来,各大衙门纷纷关门,唯有户部在强撑着。

  鲁王,周王等人冲入户部大堂,陈振卿早就在等着了。

  陈振卿可不敢得罪这些藩王,万分的客气的引座,上茶,好吃好喝的招待。

  辽王一挥手,道:“少来这套,周征云说了,元辅答应给银子了,痛快点,拿出来吧。”

  陈振卿点头哈腰,道:“是是是,元辅是答应了。但户部拮据,诸位王爷也是知道的,这样,户部先挤出个五万两,诸位先渡过难关,等夏粮……”

  嘭

  陈振卿还没说完,辽王跳了起来,怒声道:“什么?才五万两?你打发要饭的?”

  “三十八万,少一两都不行!”周王跟着喊道。

  “哼,今天你要是不给齐了,我拆了你的户部!”赵王道。

  一群王爷们拍桌子大吼,简直要吃了陈振卿。

  陈振卿嘴角抽了下,勉强的解释道:“诸位王爷,京城刚刚收复,到处要用钱,闯贼还在西北虎视眈眈,大军剿匪更是需要钱粮,真的没有更多,这还是户部从外面筹措的,并非是税赋……”

  “放屁!”

  襄王打断陈振卿的话,呵斥道:“这么大的天下,就是五万两吗?真当我们都是叫花子,随便打发了?”

  “让陈演滚出来,我们这么多王爷在,他连面都不露,未免太看不起我们了吧?”

  郑王站在陈振卿身后,阴恻恻的道:“我们是藩王,皇上年幼,你们是想欺侮我们朱家不成?”

  陈振卿被这话吓的脖子一冷,连忙陪笑道:“王爷说笑了,凡是好商量好商量……”

  鲁王坐在椅子上,冷声道:“我们也不逼你,这样吧,今天给我们二十万,其余的,三天之内到齐,否则,我们就饿死在乾清宫门前,看你们怎么办!”

  陈振卿嘴角顿时狠狠一抽,那个画面太狠,他不敢想!

  要是发生这种事,天下没人会答应,户部将会是第一个倒霉的!

  陈振卿头上出现细细冷汗,道:“诸位王爷,这样,你们稍坐,我进去商量商量,再找其他衙门挤挤,你们安坐……”

  这些王爷哪里肯让,直嚷嚷着‘要进去一起进去,我们当面问清楚’,而后就齐齐涌入了后堂。

  陈演等人一直躲在门后,眼见这些人要冲进来,飞速掉头就跑。

  新任的户部右侍郎高弘图也是如此,两人从后门出了户部,表情各异,反正都不好看。

  高弘图被罢官多年,今天才算体会到京城的艰难,瞥着陈演低头,拧眉,神色变幻,心里也在思索着应对之策。

  国库没钱是真的,军饷挪用不得也是真的,夏粮还没有收上来,这些藩王惹不起,该怎么办?

  陈演神情变幻莫测,心里焦急无比,要是任由这些藩王闹下去,朝野肯定会横生枝节,他这户部尚书本就做的战战兢兢,哪里忍受得了这样的波澜。

  陈演苦思不得其法,忽然转向高弘图,道:“高侍郎,你身在户部,难道不应该出点力吗?”

  高弘图一怔,道:“下官该如何出力?”

  陈演瞥了眼四周,低声道:“你是征西伯的人,找征西伯肯定能借到银子,多少无所谓,总之能应急。再不济,那周氏票号你知道吧,也是征西伯的产业,你是征西伯的人,你以户部的名义去借三十万,不,五十万,总能借到吧?”

  高弘图还以为是什么好办法,听完气的胸快炸开,合着还得去找征西伯要银子?你们不是与征西伯水火不容吗?怎么有脸说出来的?

  高弘图面无表情的道:“大人,您觉得,征西伯要是肯给,还能等到现在?”

  陈演一听也是,周正巴不得看他们的笑话,怎么会出手帮他们?

  他再次拧眉,陷入苦思。

  这会儿,鲁王等人在后堂没有见到陈演,顿时气的大怒,在户部四处摔杯砸椅,怒骂不止。

  陈振卿被打了几拳,也躲了出去。

  这些王爷在户部横行无忌,四处找人,破口大骂,甚至于,看到一点好东西直接揣入怀里,大一点的就抱起来,背着,驮着。

  与此同时,李恒秉在周正的班房,听着周正的话。

  周正放下茶杯,道:“我要天下藩王尽数进京,在京的这些也不要走。”

  李恒秉揣度着周正的用意,道:“这个不难,以‘议藩王俸’这个借口,召集所有藩王进京,除了四川等地,其他的没有问题。你想要做什么?”

  周正道:“你先做第一步。”

  李恒秉猜不透,只得道:“好。我手里还有几个投降李自成的藩王,有人想要离京,我就将他们勾连在一起,直接下狱。”

  周正无不可的点头,道:“顺天府那边正在酝酿一个‘清风行动’,主要针对的就是那些地痞无赖等不法之徒,刑部这边也要有所行动,人手不足,我会派人给你。”

  李恒秉自然知道顺天府尹周方是周正的大哥,道:“好,我回去找周府尹谈一谈。”

  周正拳头在桌上轻轻敲击着,抬眼看着李恒秉,道:“用不了多久,会有一些麻烦,主要是那些言官,你要想办法给我收拾了。”

  李恒秉双眼冷芒一闪,道:“开始了吗?”

  周正哼笑了一声,道:“开始什么?你做好我交代的事情就行。”

  李恒秉知道问不出说什么,应声就离开了。

  周正拿起一道空白文本,准备写关于军改的奏本,听着李恒秉的脚步声,心里还在推敲着这件事。

  藩王,这个群体太特殊了,想要处置不止皇帝不会答应,百官也不会,天下士林更不会,甚至于普通百姓都不会。

  这是‘国本’,大明的支柱之一,动摇宗室,就是动摇大明江山社稷!

  “必须要有足够的理由。”周正低声自语。

  在李恒秉出宫的时候,那些藩王也出了户部。他们从户部拿出了不少东西,偏偏没有几个银子。

  他们怒不可遏的大骂,却又没有其他办法。

  一群人回到酒楼,开始琢磨其他办法。而后,他们连夜出动,在京城四处走动。

  第二天一早,就有三十多道奏本,全部都是弹劾户部尚书陈演等人的,指责他们‘苛待宗室,动摇国本’,‘目无君上,肆意不法’,‘宗室饥寒,天下何颜?’等等。

  这些都是公开的奏本,京城本就喧闹,顿时沸沸扬扬,整个京城都在议论这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