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你若是归途 > 第36章 小夫妻吵架
  这张照片是在蓝溪六岁的那个春节拍的,当时姥爷的身体还很硬朗。

  因为姥姥走得早,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白城都会过来和他们一起。

  这张照片,就是在那个时候拍的。

  照片上,蓝溪编着麻花辫,双马尾,身上穿着一条小飞袖连衣裙,脸上笑容灿烂。

  如今想要再在她脸上看到这种笑容,估计是不可能了。

  “你不去公司么。”蓝溪抓住他的手指,将他的手从照片上拿下来。

  陆彦廷能看出来,她很珍惜这张合影。

  “你的脚伤好了?”陆彦廷答非所问。

  说来也是可笑,要不是陆彦廷提醒,她都不记得自己崴过脚了。

  蓝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踝:“嗯,好了。”

  “那明天回去上班。”陆彦廷看了一眼腕表,“今天白天允许你在这里呆着,晚上下班我来接你,不准乱跑,听见没?”

  蓝溪:“哦。”很冷淡的回应。

  陆彦廷走了。

  蓝溪上楼,走到卧室里,开始检查屋子里的东西。

  她有段时间没过来这边了,之前蓝仲正把房子卖出去,又换了锁,也不知道家里的东西有没有被人动过。

  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白婉言和白城留下来的,对于蓝溪来说是无价之宝。

  蓝溪把卧室的柜子和抽屉打开检查了一边,里头的相册、首饰以及各种怀表都在。

  接着,她又去了书房。书房里头基本上都是白城的东西,蓝溪走到保险柜前,输入密码,打开柜门。

  这个保险柜她之前从来没开启过,白城之前说过,里头放着的都是公司的重要资料,那个时候白城是打算让她在未来接手公司的。

  但那个时候,蓝溪对公司没兴趣,自然也就没开过这扇门。

  打开保险柜,蓝溪在里头看到了一本存折,以及几个文件袋。

  蓝溪一次性将保险柜里的东西拿出来,走到书桌前做坐了下来。

  存折她放到一边了,这种东西没有什么钻研的必要。

  几个文件袋中间有一个信封掉了出来,蓝溪定睛看了一会儿,随后打开信封。

  里面是一封信,看笔迹就知道,是白城写的。

  白城虽是商人,但年轻的时候是留过洋的,算是儒商。

  他写得一手好字,文采斐然。

  正是因为读过书,思想境界比较高,所以当初才会接受蓝仲正娶白婉言。蓝溪细细读信。

  “我最亲爱的外孙女:见字如面。

  姥爷知道,你打开这封信应该是在很久以后了。

  你年龄小不定性,不愿管理公司、被责任束缚,这些我都能够理解。

  不过我也相信,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观念已经完全变了。

  如果此时你父亲已经再娶,姥爷希望你不要过于伤心。

  我们无法要求任何人在原地踏步。

  你年少没有经验,扶你上位必然会引来董事会的不满。

  所以,在此之前,姥爷已经嘱托过两位朋友照顾你。

  文件夹里有他们全部的资料,你可以随时联系他们,上门拜访时记得带伴手礼。

  他们都是我多年的好友,一定会尽其所能帮助你。”

  信的内容不长,可是蓝溪却读了很久。

  她看着信纸上熟悉的字眼,眼睛湿漉漉的。

  对不起……她醒悟得太晚了。

  之前一直没想过争抢这些东西,更没想过自己和蓝仲正的父女关系会恶化到这一步。

  信里除了这些,还写了别的内容:“存折里有一个亿,是你出生那年开始就建的账户。虽然我离开了,但希望你可以衣食无忧过完这一生。这笔钱,轻易不要动。”

  读完信之后,蓝溪双手捂住眼睛,掌心一片湿润。

  良久,她才将手拿下来。

  接着,打开了那几份文件夹。

  有两个人的资料。确实很详细。

  两个人对蓝溪来说都算长辈了,一位六十岁,一位七十岁。

  蓝溪认真地看完了资料,对之前公司的构造也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这两位,是当初白氏集团除了白城之外,持有股份最多的两名股东。

  但如今是不是这样,谁也不清楚。

  蓝溪将资料收起来,然后把存折和信封一起,放回到了保险柜里。

  **

  去公司的路上,陆彦廷接到了周瑾宴的电话。

  周瑾宴说,替他找到心理医生了,但是接不接这个病人,还是要稍微了解一下病人的情况。

  于是,陆彦廷让周瑾宴带着心理医生来纵海。

  纵海楼下有咖啡厅,到时候可以直接去那边聊。

  下午,周瑾宴如约带着心理医生来到了纵海楼下的咖啡厅。

  陆彦廷接到电话以后,用最快的速度下了楼。

  之前经常听周瑾宴提起这位心理医生。

  今日一见面,陆彦廷才知道,对方竟然是个女人,看着最多二十八九岁的样子。

  陆彦廷过来的时候,周瑾宴正在缠着她说话。

  “你好。”陆彦廷坐到对面,和对方打招呼。

  女人看到他之后,微笑:“你好,陆先生,我是廖璇。”

  “你是……心理医生?”陆彦廷对她的资历并不确信。

  “实际上我并不算是心理医生,是精神内科的主任医师,但是很多精神类疾病都需要心理治疗来辅助,两者是互通的。”

  “……”陆彦廷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廖璇笑:“陆先生似乎对我的资历有所怀疑?”

  “你看起来年龄不大。”这么说,等于间接承认了。

  “还不大?”一直没开口的周瑾宴说话了,“她今年三十五了。”

  陆彦廷:“……”

  还真没看出来,有些惊讶。

  “我和陆先生单独聊一下吧,周先生麻烦你回避一下。”廖璇侧目瞥了一眼周瑾宴。

  “你他妈喊我什么?你有本事再——”周瑾宴正要发脾气,对上陆彦廷的眼神之后,收敛了。

  他做了个深呼吸:“行,你完事儿了不准走!”

  廖璇没应他。

  陆彦廷眼尖,经过这一番互动,他感觉到了周瑾宴对廖璇的特殊情感。

  呵,没想到他喜欢这一款。

  “陆先生方便透露一下病人的情况吗?”周瑾宴走后,廖璇回归正题。

  陆彦廷想了想,说:“之前确诊过,癔症。”

  廖璇:“之前是?一年前?两年前?还是三年前?”

  陆彦廷计算了一下时间:“大概有四年了。”

  廖璇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不知道你来之前有没有看过相关资料,癔症一般情况下在一年之内就可以痊愈。她这些年一直有这样的情况?还是中途康复、现在又复发了?”

  陆彦廷:“不知道。”

  这个他是真不知道,他和蓝溪认识还没过一个月,之前从蓝仲正那里了解到的信息只是说她得过这种病。

  虽然也和蒋思思交流过,但蒋思思也没有和他说得过于详细。

  廖璇:“她有接受过系统的心理干预治疗吗?”

  陆彦廷:“有过心理治疗,系不系统不知道。”

  廖璇:“有服用过抗抑郁的药物吗?”

  陆彦廷:“不知道。”

  廖璇:“有运动障碍吗?比如肌肉抽搐这种情况。”

  陆彦廷:“不知道。”

  廖璇扶额,一问三不知,她哪里能给判断?

  沉吟片刻后,廖璇从包里拿出名片递给陆彦廷:“我想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在对病人的情况不了解的前提下我是不会做判断的。你可以挑个时间带病人来和我见一面,和她沟通过之后,我才能给出判断。”

  “好,明白。”陆彦廷接过名片。

  “那我先走了,陆先生你忙。”廖璇和陆彦廷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

  周瑾宴站在咖啡馆附近,瞧着廖璇走出来之后,立马跑上来拦在的了她面前。

  “不是说了让你完事儿喊我吗,你他妈为什么不听话?”

  “我忙,没空。”廖璇扫了他一眼,“再见。”

  “你故意的是不是?”周瑾宴握住她的胳膊。

  “不是,我并没有那么多精力放在跟你斗这件事情上。”廖璇说。

  听完这段话后,周瑾宴松开了她。

  廖璇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瑾宴回到咖啡厅,在陆彦廷对面坐下来。

  手边还摆着一杯咖啡,咖啡杯沿上有唇印,是廖璇刚才留下来的。

  “怎么样,聊出情况了没?”周瑾宴问陆彦廷。

  陆彦廷摇摇头:“没。”

  周瑾宴:“我有点儿好奇啊,你给谁找心理医生?这么兴师动众的……”

  陆彦廷没说话,脸色有些沉重。

  周瑾宴像是猛地想起什么似的,问他:“靠!该不会是你家那个……蓝溪?”

  陆彦廷还是不说话,但是他这个反应基本等于默认了。

  周瑾宴见状,继续道:“不是我说,老陆,你这等于是娶了一颗定时炸弹在家里……”

  定时炸弹?

  想起来她抓着蓝芷新的头发扇耳光场景,陆彦廷讽刺地勾起唇角。

  可不是么,定时炸弹。

  指不定未来哪一天胆子肥了,发起疯来也敢这么对他。

  “我劝你啊老陆,趁着现在还来得及,赶紧把她踹了。”周瑾宴苦口婆心,“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迟早得出事儿。”

  对于周瑾宴的‘好意’,陆彦廷只有一句话:“管好你自己吧。”

  周瑾宴:“……”

  嗤,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虽说周瑾宴不像程颐那样不喜欢蓝溪,但是对蓝溪这个人,确实是没好印象。

  名声实在太差了,真的搞不明白陆彦廷为什么非要娶她。

  **

  晚上七点钟。

  陆彦廷来到别院接蓝溪,蓝溪跟着陆彦廷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陆彦廷和蓝溪说起了心理医生的事情。

  陆彦廷:“你之前有看过心理医生么?”

  蓝溪:“看过,怎么了。”

  陆彦廷:“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蓝溪:“哦,三年多以前了吧。”

  被蓝仲正带去看心理医生,应该是在跟沈问之分手之后。

  不过,确诊是在很久之前了。

  “有没有考虑过治疗。”绕了这么久,陆彦廷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的声音有些沉重,也很严肃。问完之后,陆彦廷一直在用余光看蓝溪,等待她的反应。

  按照他之前对蓝溪的观察,她似乎对别人说她有病这件事情很敏感,只要一提到,情绪就会特别激动。

  所以,说这话之前,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然而,预料中的反应并没有出现。

  她笑了,笑得很是妖冶。

  “怎么,怕我犯起病来杀了你?”

  陆彦廷:“抽个时间,带你去看医生。”

  嘭——蓝溪抬起脚来狠狠地踹了一脚前面的车载空调。

  陆彦廷知道,她的反应来了。

  “不是在跟你商量。”他加重了语气。

  蓝溪冷笑了一声,没接他的话。

  呵,一个两个的,都觉得她有病。

  蓝溪侧目,看到了陆彦廷扔在车里的烟盒和打火机。

  她拿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点燃,眯起眼睛来用力地吸。

  车窗没开,车厢内满是烟味。

  陆彦廷摁下了窗户,并没有阻止她抽烟。

  驶过十字路口,陆彦廷斜睨了她一眼,继续:“好好考虑一下,也是为了你的身体。”

  “切,一个两个的都说为了我好,其实还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蓝溪叼着烟,满脸不屑。

  “我可以给你时间,仔细想一想。”陆彦廷并没有强迫她。

  硬碰硬的结果不会很好,他知道。

  **

  回到观庭之后,两人一夜相安无数。

  第二天,蓝溪起床去上班。

  请了两天假,她整个人懒散了不少。

  她换上了平日里工作穿的衣服,化好妆,才走出卧室。

  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陆彦廷。他应该也是要去上班了。

  “坐我的车走。”陆彦廷扫了一眼蓝溪,吩咐道。

  蓝溪也没矫情到拒绝他。

  她走到鞋柜前换了高跟鞋,一条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喉结上吻了一下。

  “那我就先谢谢陆总咯。”

  蓝溪准备松开他的时候,却被他摁住了腰。

  “知不知道早上的男人不能撩?”陆彦廷凑到她耳边,声音恶狠狠的,“昨天一夜没收拾你,痒得不行?”

  “哦,原来陆总自制力这么差。”蓝溪笑着嘲讽他,“还是说我该庆幸自己的身体对陆总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

  陆彦廷:“……”

  蓝溪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墙上的钟表,“陆总,上班要迟到了。”

  “走吧。”陆彦廷终于松开了她。

  ……

  蓝溪从陆彦廷的车上下来、跟陆彦廷一块儿来公司这事儿,很快就传开了。

  蓝溪去茶水间倒咖啡的时候,正巧听见别人在议论她。

  “你们听说没?早上蓝溪是和陆总一块儿来的。”

  “听说了,妈耶真是个狐狸精。”

  “我还是想不通啊,陆总什么时候喜欢这一款的了?我听说他之前的女朋友不是这样的啊?”

  “你知道陆总之前的女朋友?”

  “是啊,就是前段时间来公司招陆总的那个呀,你们不记得了吗?”

  唔,那段时间来公司找陆彦廷的。

  不就是那个顾什么的吗。原来是前女友啊。

  难怪当时她进办公室的时候,对方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蓝溪正感叹的时候,Linda来了茶水间。

  Linda一向最讨厌这种办公室八卦,这群人被Linda抓个正着,算是倒了大霉了。

  “我之前说过的话都忘了?”Linda往里头走了几步,“谁再说一句闲话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公司养你们不是让你们来八卦的!”

  听到Linda的声音之后,那几个聚在一起八卦的人很快就散开了。

  蓝溪看着她们疯狂逃窜的样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笑。

  啧,真怂。

  训斥完那群人,Linda将视线转向蓝溪:“你跟我来一趟小会议室。”

  蓝溪敛起笑容,跟着Linda去了会议室。

  刚关上门坐下来,Linda就发问:“你和陆总到底什么关系?你和他在一起?”

  Linda最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那天一大早,陆彦廷就打电话给她替蓝溪请假,足以证明他们两个人前一天晚上是一块儿过夜的!

  “算是吧。”这一次,蓝溪也没否认。

  Linda:“什么时候的事儿?”

  蓝溪:“好像,十几天吧。”

  “你本事可真够大的。”Linda翻了个白眼。

  掐指一算,蓝溪来纵海也就不到二十天的时间。

  之前她不是没见过那种抱着勾搭陆彦廷心思来应聘的女人,基本上每个都被开了。

  陆彦廷向来是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

  但是这一次,他竟然忍了这么久,而且,貌似还对蓝溪认真了?

  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

  面对Linda的‘夸赞’,蓝溪淡淡地笑笑,“Linda姐过奖了~”

  Linda继续朝她翻白眼:“……”

  “算了,你跟陆总的事儿我也管不了,不过你稍微注意下,在办公室的时候别太过分就行。”

  Linda对蓝溪还是很喜欢的,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学历能力,蓝溪在整个部门都是拔尖的。

  至于感情方面么,那是私人的事情,她不干涉。

  而且,陆彦廷都没说什么,她就更没资格谈了。

  “嗯,知道了,谢谢你Linda姐。”蓝溪朝着Linda笑了笑。

  **

  这一周,很快便过去了。

  当然,办公室的闲言碎语还在继续,不过翻来覆去无非就是那几句。

  说蓝溪勾引陆彦廷啊,说陆彦廷瞎了眼啊之类的。

  这种话蓝溪早习惯了,之前外面那些人骂她,可比她们骂得难听多了。

  ……

  周末那天蓝溪接到了蒋思思的电话,出去跟她一块儿逛街吃饭。

  蒋思思说她搞到了两张演奏会VIP坐席的票,约她下周二一块儿去看。

  蓝溪看了一眼,在保利剧院,应该逼格还挺高的。

  她本身对音乐和艺术都有比较浓厚的兴趣,还学过十多年的钢琴。

  蓝溪很痛快就答应下来了。

  两个人约在周二晚上在保利剧院门口见面。

  **

  一晃就到了周二。

  今天是顾静雯回国以后第一次演出,作为朋友,周瑾宴和程颐都过来了。

  不仅如此,两个人还送来了好几个花篮,摆在了后台。

  顾静雯早已经化妆好,看到他们送来的花篮,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两个就别这么客气啦,人能过来我就很开心了。”

  “应该的,你第一次回国演出,必须捧场。”周瑾宴笑着回。

  程颐站着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顾静雯:“老陆呢?还没过来?”

  “嗯……可能还没忙完吧。”提到陆彦廷,顾静雯脸上露出了几分慌乱。

  其实她是怕的,怕陆彦廷忘记,或者不过来……

  程颐掏出手机:“我给他打电话问问。”

  “不用了老四,我们等会儿吧。”顾静雯阻止了程颐。

  “好吧,那就等会儿再打。”程颐停下了动作。

  ……

  剧院门口。

  下班后,蓝溪就赶来这边和蒋思思会和了。

  大概是为了配合演奏会的气氛,蒋思思今天穿得格外淑女,蓝溪看到她之后,都惊了。

  “你受什么刺激了?”蓝溪看着她身上穿的白色娃娃领连衣裙,一脸嫌弃。

  “你不觉得这样很嫩么?”蒋思思拽了拽裙摆,“姐最近看上一个小鲜肉,他喜欢这风格。”

  蓝溪:“……”

  演奏会已经开始入场了。

  蓝溪和蒋思思一起往台阶上面走,刚走一步,蒋思思就拽了一把她的胳膊。

  “我靠,你看那是谁?”蒋思思抬起手来指向远处的那个入口。

  蓝溪抬头看过去,刚刚捧着花从车上下来的人,不是陆彦廷是谁?

  “难道他也是来看演奏会的?”蒋思思摸着下巴,“看不出来啊,他还有这个业余爱好。”

  “哎我说,你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蒋思思戳了一下蓝溪。

  “不去。”蓝溪摇了摇头,她才没兴趣上去跟他打招呼。

  最近她跟陆彦廷在冷战,主要就是因为陆彦廷非得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每次提到这个话题,她都会拒绝。

  她拒绝之后,陆彦廷就把她弄床上收拾她。这段时间,他们两个人一直是这样的状态。

  所以,蓝溪才不会主动和他打招呼。

  “吵架了啊?”蒋思思发现了不对劲儿,笑着调侃说:“哎呀呀,小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多打几炮就好了~”

  蓝溪翻了个白眼,嫌弃地看着她:“我可不是你,打-炮对我来说没用。”

  “哟呵,听你这意思,这两天没少打吧?”

  蒋思思仿佛一个侦探,蓝溪说了一句话,她就找到了很多盲点。

  蓝溪看过去,陆彦廷已经抱着花走进剧院了。

  于是,她也拉着蒋思思往里走。

  然而蒋思思的关注点还在上一件事情上:“哎,认真的,姐妹,陆彦廷活儿好不好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