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868章 岳婉蓉的琉璃吊坠
  第868章岳婉蓉的琉璃吊坠

  她不知道那老头儿,会不会将药方子送去给夜天绝。

  可是,这总归是一个希望。

  以后的路上,她会再寻找机会,再将药方子递回去,她即便自己回不去,也要将活着的希望送回去。更何况,这些药方子,或许也能的成为线索,让夜天绝找到她。

  想着,夏倾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少。

  看着她那模样,司徒新月微微叹息,她真的不知道应该说夏倾歌精明,还是说她傻。

  随手将夏倾歌从地上拽起来,司徒新月的手,直接抚上了夏倾歌的手腕。虽然坠楼有些受损,但是也不算什么大问,夏倾歌身子还好。如此,司徒新月也舒了一口气。解开夏倾歌下半身的穴道,让她能够走路,之后司徒新月伸手掏了两块碎银子,扔向被夏倾歌压垮的两个摊子的方向,而后便带着夏倾歌离开了。

  本来,司徒新月是想午后再离开这里的。

  可现在,夏倾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指不定夜天绝的人也能闻到风声,跟着追过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自然不能多逗留。

  抓着夏倾歌回到客栈,让小二将她们的车马牵出来,之后司徒新月便带着夏倾歌离开了。

  她们走的迅速,如同一阵风飘离消散。

  等到冥七带着人追来时,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这街上惊心动魄的故事,冥七和手下人都听到了,虽然夏倾歌被易了容,是一副老婆婆模样,可他们都知道,那就是夏倾歌。一刻不敢耽搁,一批人继续向前,去追夏倾歌和司徒新月,而冥七则带着人,去找了那个拿了夏倾歌亲笔信的算命老头儿。

  从他那拿了信,冥七用幽冥山庄的信息系统,将夏倾歌的信,和这边的状况,迅速的传给了夜天绝。

  之后,他也继续去追赶夏倾歌。

  当天入夜,夜天绝就收到了消息。

  安乐侯府里。

  坐在花厅里,和夏明博、岳婉蓉、司徒浩月一起。

  看着夏倾歌传回来的方子,看着她带着颤抖,变形严重的字体,向来冷硬强悍的夜天绝,眼睛里不禁更多了几分湿润。

  他想夏倾歌了,他心疼她所受的苦。

  他多希望能代替她受这份罪。

  同样,岳婉蓉的眼睛也湿湿的,唇瓣几乎被她咬出了血,她只有用这种疼,才能缓解自己心头的难过,才能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不掉落下来。

  夏明博和司徒浩月的心里,同样都不好受。

  他们没想到,夏倾歌会这样。

  明明她现在在承受着痛苦和黑暗,明明皇上那么对她,她对皇上、对天陵都应该是有恨的,可是关键时刻,她还是挺身而出了。为了将这几张方子送回来,她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甚至用自己的命去赌。

  他们怎么能不心疼?

  不过,司徒浩月还是很快恢复了理智,他声音里带着几分哽咽,却异常坚定。

  “王爷,别想那么多了,冥七已经在追了,想来丫头一定能逢凶化吉的。这方子是丫头拼了命才写出来,传回来的,咱们得尽快试试。把方子给我,我现在就去研究调配新药,给那些人试试。”

  这些染了水疫的人,情况虽然没有再严重,可是却也没有见好的迹象。而且不妙的是,又有一些染了水疫的人出现。

  这个时候,司徒浩月最是知道时间宝贵的。

  真的不能耽搁了。

  听着司徒浩月的话,夜天绝微微回神,他一双眸子红红的,带着几分湿气。快速点头,他一边将方子交给司徒浩月,一边开口,“你拿着方子去研究,另外记得找个人重抄一份,将方子送进宫里。”

  “送进宫?”

  低声呢喃着,司徒浩月对皇宫,几乎本能的排斥,他不喜欢那个地方,也不喜欢那里面的皇上。

  尤其是一想到夏倾歌这些日子受的苦,他就更厌恶皇上。

  夏倾歌的努力,为什么要送进宫去?

  知道司徒浩月在想什么,夜天绝没有解释,倒是夏明博开了口。“司徒公子,我随你一起去药房,这方子我来抄,之后我亲自连夜送进宫。正好,我也有些话,想要和皇上说说。”

  夏倾歌流落在外,生死难料,可是她还拼了命的想要救皇城的人。

  这样的她,皇上怎么能昧着良心,说她是红颜祸水,祸国妖孽?

  夏明博知道,自己这侯爷说来风光,可在皇上面前不值一提,因为皇上的意愿,他甚至连保护夏倾歌都做不到。可是,他是夏倾歌的爹,过去的事他没法挽回,可之后他要竭尽所能的为夏倾歌努力。

  皇上可以不喜欢夏倾歌的重生,可以不接受她为战王妃,为一国皇后。

  可皇上不能不辨是非的误解夏倾歌。

  他得知道夏倾歌的好。

  听着夏明博的话,司徒浩月也不再说什么,他微微点头,随即和夏明博一起拿着方子离开了。这花厅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岳婉蓉和夜天绝两个。

  岳婉蓉了解夜天绝对夏倾歌的感情,同时,夜天绝也知道岳婉蓉对夏倾歌的母爱。

  他们在一起,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看向夜天绝,岳婉蓉开口。

  “战王爷,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说,可能是关于倾歌的,还请你抽出工夫来,跟我去一趟排云阁。”

  听着岳婉蓉的话,夜天绝不由的愣了愣,不过,他并没有拒绝。

  “好。”

  低声应着,夜天绝起身随着岳婉蓉出了花厅,直奔排云阁。

  让夜天绝在偏殿等着,岳婉蓉去了自己的房间。她从自己的嫁妆盒子里,拿出了一个暗格里藏得好好的琉璃吊坠,而后才去了夜天绝所在的偏殿。

  岳婉蓉警惕的看了看外面,确认没有人靠近,她才将房门关上。

  之后,她快速到夜天绝身边。

  岳婉蓉这模样怪怪的,夜天绝看着,不禁眉头紧蹙,“夫人,什么事这么谨慎?”

  “给王爷看一件东西。”

  说着,岳婉蓉将琉璃吊坠放到了夜天绝面前。

  那琉璃吊坠是一只飞凤的图案,外面看雕琢的极为精细、逼真。而看向里面,则又有种七彩斑斓的感觉,真真有种流光溢彩,凤凰欲振翅欲飞的感觉。当然,最吸引人的,就是琉璃吊坠的中心,也就是凤凰的心。

  殷红如血,光艳的夺目。

  看着这东西,夜天绝微微点头,他快速开口道。

  “是件好东西,不过,夫人将这东西给我看,是为了什么?还有,夫人之前说这事和倾歌相关,又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