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乘龙佳婿 > 第两百二十九章 理直气壮
  王杰刚刚看到朱莹带着个匣子进宫的时候,隐隐约约就已经有些预感,此时见朱莹站起身上前将那匣子呈送给了皇帝,他的眼神不禁渐渐凝重了下来,最初的愠怒也变成了惊疑。

  而皇帝没用柳枫代劳,亲自从上前来的朱莹手中接过那匣子,若有所思地瞧看那曾经困扰了无数人的十四环文字锁,他不禁笑道:“若当年太祖皇帝也和张寿似的,随便选十四个字当密码,估摸着就算从太宗皇帝开始,一大群人一个个字地试过来,到现在也没个结果。”

  他一面说,一面按照自己和张寿约定的新密码,快速地旋转着文字锁,等听到喀嚓一声,他就轻轻松松打开了盖子。瞧见里头放着一本奏疏,奏疏下头还压着一张折叠成四四方方的纸,他却也不急着打开那张纸,先拿起奏疏,不紧不慢地看了起来。

  然而,只是扫了过半内容,皇帝就忍不住笑骂道:“这帮小子,简直是胆大包天!”

  坑了大皇子一万贯,竟然还敢告诉他这个当父亲的?当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算坑,能让王杰这个见多识广的顺天府尹特地跑到自己面前来提请呼吁,足可见那纺机真的有其应用价值。比寻常纺纱的速度将近快了六倍……他那个一贯眼高手低的长子怎么可能不心动?

  只怕大皇子一想到自己能成为江南那帮富商大贾,地方望族巴结的对象,就高兴得忘乎所以,完全没看到背后的风险和利益纠缠!

  而皇帝接下去继续看,就看到了张寿在那罗列利弊,讲述后果,条理清楚明晰,那种缜密的思维,那种详尽的推广计划,他看着甚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嫉妒。那个英年早逝的张秀才哪来的运气,竟然能生出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明明同年同月同日生,如果……

  几乎是顷刻之间把这危险的念头掐断,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要想歪了。无论明月还是朱莹,全都是很好的姑娘,张寿再好,那也是别人家的儿子……不过,总算张寿和朱莹这一对璧人眼瞅着是越发珠联璧合,这婚事真是将近了……

  为此,朱家大郎和二郎的婚事,也一样不能再拖了,哪怕不少地方有习俗先嫁妹妹,可太后已经一再对他耳提面命,他这个长辈总得帮忙看看……

  皇帝的思路一飘就是十万八千里,等到再次回神之后,他假装没瞧见顺天府尹王杰那死死盯着自己的专注眼神,继续往下看。等到看完全文,他不禁哑然失笑,当下随手把奏疏搁在一边,继而把底下那一张图纸给展开了来。

  就只见在这张图纸上,王杰口中那新式纺机画在正中央,而四周围则是画出了部件分解示意图,每个部件旁边都用密密麻麻的字,详细说明了作用。虽然什么传动、进给之类的名词看得他一头雾水,但脚踏手摇之类的名词,他却总算还是看得懂的。

  “竟然是手摇脚踏两用……还说是照顾腿脚不便又或者手有不便的行动障碍人士也能用。之前还有人说张卿往国子监安插私人,竟然罔顾那是个孤儿的事实,朕倒觉得,他为人最是恤孤贫……”皇帝意味不明地叹息了一声,随即看向了王杰。

  “王卿,你来看看这东西吧。”

  王杰压根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起身快步上前接过。他快速扫过中间那纺机图样,随即专心致志地审视着四周围的那些部件分解示意图,最终,亲眼见过那几台新式纺机的他确定,这就是那纺机的图纸,而且详细到仿佛生怕别人看不懂,只要手艺过关的匠人就能做出来。

  他轻轻吁了一口气,随即双手将图纸原物奉还,这才退后一步深深一揖道:“皇上,之前臣在张博士面前说了相当过头的话,在皇上面前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臣愿意亲自登门向他郑重道歉。张博士愿意将这样价值百万金的图纸进献上来,实在是高风亮节。”

  咦?一旁看热闹的朱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随即就一下子跳了起来:“王大尹你什么意思?阿寿这是让我来帮他献图纸的?”

  见朱莹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手中的匣子,皇帝不禁笑开了:“怎么,莹莹你还不相信?来来,他的奏疏朕给你,你看看他怎么说的!”

  “他早说呀,早说我就不做恶人了!”朱莹忿忿不平地上前抢过皇帝手中的奏疏,等到飞快地看完,她刚刚那恼怒顿时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惊叹,“阿寿懂得好多!除了想出那纺机,他还考虑得那么远……怪不得葛爷爷说,他正在写一部很厉害的新书!”

  说到这,朱大小姐眼珠子一转,突然拿着张寿的奏疏径直来到王杰面前,粗暴地直接塞了过去:“哼,现在夸阿寿是君子,晚啦!你和他打过这么多次交道,居然还不相信他?给你,好好看看阿寿写的,你想到的他想到了,你没想到的他还是想到了!”

  朱莹这种自豪的语气,皇帝听了很想笑,然而,王杰却没有笑,也没有动怒,而是看了一眼皇帝,得到了天子点头允准之后,这才双手接过,仔仔细细看了起来。当他看完全文,就忍不住长叹了一声,随即先将奏疏奉还天子,继而竟是对朱莹郑重其事深深一揖。

  尽管刚刚还对王杰横眉冷对,冷嘲热讽,可人家真的这样行礼表示道歉时,朱莹还是一下子愣住了。紧跟着,她就立刻敏捷地往旁边一让,随即没好气地说:“你又不是对不起我,对我行礼干什么?不过,你自己大公无私,就老是觉得别人包藏私心,这简直没道理!”

  朱大小姐越说越觉得理直气壮:“再说,有私心怎么了!既然主意是阿寿想的,东西是他指点人做出来的,他想怎么做,那是他的自由,难不成天底下那些藏着好手艺不教给别人,藏着好书不给别人看,藏着好学问不教授给学生的人,你全都要揪出来?”

  “我虽然读书少,但我觉得这不对!”

  朱莹哼了一声,神采飞扬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只要没有作奸犯科,只要是堂堂正正自己创造的好东西,那就有自己享用这东西的资格。他要是肯拿出来大家分享,那自然是他高风亮节,值得夸赞。他要是不愿意,那就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让他愿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