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乘龙佳婿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双簧?铮臣?
  朱二虽说用了一个滚字,但老咸鱼当然不会当真,当即笑吟吟迎上来,却不管正被小花生死缠烂打求说情的朱二,径直来到张寿和朱二面前。他也是在昨天朱廷芳刚到之后,这才知道所谓的齐二公子,其实是朱二公子,那是赵国公次子,顶尖的京城贵介子弟之一。

  然而,比起看似人模狗样,实际上说话做事却时而呆蠢,时而神奇的朱二;比起身份不凡,可脸上那一道刀疤却显出了几分凶厉的赵国公长子,明威将军朱廷芳;比起名为皇子,却因为纵情声色,欺压百姓而面目可憎的大皇子;他反而觉得面前这俊雅少年更气度非凡。

  更何况,他此时已经认出了那冷淡少年曾经光顾过自己的铺子,当即笑问道:“请问公子是……”

  朱二虽说正被小花生缠得烦躁不已,可听到老咸鱼这话,他还是抢在张寿前头说:“这是我妹夫……”可当看到张寿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就赶紧改口道:“这是我老师,国子监张博士,不过,他也是我未来妹夫!”本来就是妹夫,难不成张寿还敢不承认?

  别说小花生一下子就忘了继续软磨硬泡求朱二去说情,就连老咸鱼那也是出离震惊了。朱二的老师?却还是他未来妹夫?这辈分好像不太对啊!可想到皇家的婚事从来都是不讲辈分,料想贵介子弟那圈子也同样如此,老咸鱼还是对张寿肃然起敬。

  能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上国子博士的,想来怎么都是很有学问的人!

  于是,他立刻客客气气地说:“张博士,失敬失敬。您快里面请……呃,不行,还是另外找个清静地方吧,我这铺子里各种腌干的海鱼太多,味道太大,别熏坏了你这样的贵人!”

  张寿就只见朱二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了恼火的表情,仿佛是想说——我也在你这儿常来常往,你怎么就不怕熏坏了我?他只当没看见朱二那有如实质的怨念,笑呵呵地微微颔首。

  “我听说从前国用不足,食盐专卖的时候,太祖皇帝却不禁沿海渔民腌制咸鱼售卖?所以说,这咸鱼也许味道大了点,却曾经货真价实让很多人受惠,那真是德政。”

  听到张寿竟然因咸鱼而提及盐业,又大赞太祖德政,老咸鱼笑得脸上皱纹都仿佛舒展了开来——相较最初那怎么看都有些假的笑容,此时他的笑容明显要诚恳得多,说出来的话也带着几分唏嘘和怅惘。

  “是啊,那时候不少人吃不起盐,可一条咸鱼,说起来真的够一个成年人好几天需要的盐了……而太祖皇帝说,盐铁专卖只限一时,也确实是说到做到,没几年就废除了。那样一个好皇帝,若是能长命百岁就好了,也不会有后来那百十年的动荡和纷争。”

  这种话题,朱二在京城时也常常与人说起。盛赞太祖似乎是勋贵子弟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所以他之前和老咸鱼也相当投机。此时他便不假思索地附和道:“就是,如果不是太祖皇帝打下的好底子,后头好几位天子那样糟蹋江山,咱们大明早亡了!”

  “英宗爷爷和睿宗爷爷虽说也都是强人,只可惜英宗爷爷没有好儿子,咱们睿宗爷爷在位时间太短!英宗爷爷在位十六年,兢兢业业,大明中兴,否则也禁不起他那些败家子折腾。先帝睿宗爷爷更是强人,慧眼识人提拔了一堆人才,这才有如今的太平日子。”

  其中就提拔了我家战功赫赫的老爹!

  张寿如今已经知道,英宗的儿子一个不剩,大部分是争皇位死的,硕果仅存的和王留下了嗣和王这么一个儿子,而嗣和王一个嫡子两个庶子,最得看重的嫡子郑怀恩如今连宗籍都丢了,因此英宗一脉的衰落自然可想而知。

  相形之下,睿宗皇帝虽说两个儿子只活下来皇帝一个,可皇帝却有四个儿子,老大老二不争气,后头还有老三老四。更何况皇帝还年轻,将来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皇子诞生。即便不看这一点,如今老实得如同鹌鹑一般的嗣和王,谁也不担心人会出什么幺蛾子。

  所以,听到朱二由太祖皇帝说到英宗、睿宗,口气里头既有惋惜,也有自得,他就装作漫不经心地扫了老咸鱼一眼,就只见人面色如常,但嘴角却微微勾起,那笑容看上去似乎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

  于是,他本来对老头儿的怀疑就有七八分,此时更是暴增到了十分。

  说到太祖皇帝时就极其崇敬认同,说到如今时人认定为颇有贤名的英宗睿宗两代皇帝,却是不以为然,这条看似只会腌鱼的老咸鱼绝对有问题!

  小花生年纪幼小,对于帝王将相这些实在是太遥远的事实在是没什么见识,再加上搞不懂老咸鱼为什么放着冼云河的正事不提,却在那一个劲说别的,他不禁有些焦急。

  然而,虽说他不明白这位张博士是什么样的官,为什么人又是朱二公子的老师,又是妹夫,但他至少懂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位长得好看,言行举止也温和可亲的公子很可能比朱二公子说话管用!

  所以,他想都不想就立刻果断舍弃朱二,扭头直奔张寿,咬咬牙直接往地上一跪,就想去抱住那条大腿。可他才刚刚一伸手,就发现面前陡然一空,再一看,张寿已经被他旁边的那个冷淡少年给拖到了身后,而那冷淡少年正虎视眈眈看着他。

  那一刻,曾经遇到过恶狗的他甚至有一种错觉,人正衡量从哪边向他下嘴比较可口。

  虽说吓得战栗发抖,但小花生还是竭尽全力地说:“张博士,求求你救救云河叔!他是叔爷的外甥,他也是被逼到绝路上,这才召集大伙儿做事的!他说,希望沧州这儿的情形能上达天听,他不是为了造反,他只是恨极了才打大皇子的。”

  张寿顿时吃了一惊。那个带领一帮失业工人和棉农造反的家伙,居然还打了大皇子?之前朱宜和朱廷芳都没提过啊!敢情他们都认为这事情不重要?恐怕不是,朱家这几位,大概都觉得人做得太绝,伤害了皇家面子,于是正在那头疼吧……

  尽管小花生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