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乘龙佳婿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办学办报,出人出钱
  相较于楼下的人声鼎沸,此时此刻的兴隆茶社三楼,恰是鸦雀无声。

  刚刚四皇子只是站在皇帝边上,根据皇帝的吩咐给四下众人敬酒,至于吃菜,那都是小宦官悄悄上来单独送给他的,所以很多菜他都只是匆匆吃个三两口,觉得美味,可如果再问他什么滋味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只顾悄悄拿拿手指头戳父皇,希望父皇千万帮着张寿一点。

  可此时此刻,他也愣在了当场。张寿让朱莹告诉他,今天会提到为此地正名,顺带在此建学的事,可他完全没想到整件事会这么大!

  见人人都没吭声,四皇子顿时有些急,可正当他张了张嘴想要打破这难言的沉寂时,却发现刘志沅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即竟是对他笑了笑。他正觉得脑子一片糊里糊涂的时候,却只见这位父皇刚刚命他亲自去搀扶的刘老先生缓缓站起身来。

  “皇上,天下私学极多,就连聚族而居的乡间,也往往有乡学,而朝廷又大力倡导社学,甚至为此向乡间大族劝捐,于是各府往往有社学数十,一省之地更是能有数百,而顺天府所辖社学六十二座,但全都在京城之外,内城外城,只有各一座。”

  “但真正算起来,天下各乡大概是十个百姓当中,有三人识字,仍有七人目不识丁。而放眼京城,各种私塾族学固然遍地都是,识字的和不识字的却仍是五五开。”

  “而京城百姓不是识字比例真的如此之高,而是因为京城汇聚天下英才,官员人数天下之最,加上他们的子侄、学生、各种仆从,若是把这庞大的人群剔除出去,京城不识字的百姓比例,和天下其余各地不过仿佛,而若是按照人数算,仍有数十万。”

  “这对于天子脚下的京城来说,实在是有些不相称。而且,社学教的很多东西,虽说名为教化,教习认字、诗礼,总脱不了死记硬背。然则,若是对于要下科场考功名的学生来说,这是相宜的,但对于一辈子都不可能下科场的寻常孩子来说,此等课业却实在是枯燥。”

  “他们能够理解圣贤书吗?他们能够把圣贤书教给自己的子孙吗?毫无疑问,不能。而他们的识字,有助于将来成年之后下地耕作,进工坊做工吗?毫无疑问,也不能。”

  说到这里,刘志沅这才长揖行礼道:“陆祭酒刚刚说要在外城立公学,臣虽则年事已高,但却愿意竭尽全力担当此责。只希望让天下那些不能读书出仕的寻常孩子,有一条适合他们的出路。毕竟,天下人越来越多,比如京城附近,地少人多更是尤为明显。”

  “京城居人当中,务农为生者不到一成,另有九成的人乃是靠其他行业为生。而闲荡无业者的比例,也在日渐增加,这绝不是长治久安之策!”

  皇帝顿时眉头紧皱。虽说他确实有重新启用刘志沅的意思,但并不是兵部——之前对北边那一仗之后,某些人终于被打疼打怕了,所以兵部如今并不是最需要强硬的官员去硬顶的地方,恰恰相反,刑部又或者大理寺很需要一个强人。

  可现在,刘志沅竟然旗帜鲜明地对他表示,有意在外城立公学之后出任山长!

  他有些纠结地揉了揉眉心,见底下朱莹正在和张寿眉来眼去,他不禁心中有气,当即故意板着脸说:“太祖皇帝定下制度,天下义学社学无数,只不过大多数如同昔日国子监,老师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学生敷衍了事,只不过拿一个监生名头就算了,虚应故事。”

  “如今这公学虽说办得尚可,但也是因为砸下去无数钱的关系。若是要在外城再建,陆卿,刘卿,你们哪来的钱?”

  此话一出,刚刚从听完陆绾和刘志沅的话之后就暗自惊怒的岳山长,一下子松了一口气。他怕的就是皇帝偏心,因此轻而易举就答应了这样一个方案,可如今皇帝显然犹豫,他就有话说了。因此,他立刻连连点头附和。

  “皇上所言极是,单单各地社学,就已经耗费地方官颇大心力,更何况还有民间大族及商贾资助的义学……”他正想要想方设法说出一座公学就已经耗费无数,多立公学实在是没有必要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皇上,钱这种小事不要紧!”随着这声音,张琛敏捷地窜上楼来,随即满脸堆笑地说:“臣代家父捐一千贯。”

  如果不是张寿一再提醒他,千万别太张狂,张琛恨不得一张口就来个一万贯!反正他说了,是“代家父”出钱,又不是他本人掏。就凭秦国公府的家底,一万贯现钱就算拿不出来,那直接拿一块地出来供养公学就够了。

  而他说完这话之后,后头立刻传来了一个更大的声音:“崽卖爷田不心疼,你代你爹认捐有什么了不起,我自己捐三百贯!不是我爹的钱,是我自己的钱!”

  噌噌噌跟着张琛窜上楼的朱二团团朝四面做了个揖,随即就昂首挺胸地说:“这是我攒了好几年,再加上这次到沧州做了点事,这才攒下来的,是我所有的家底,总比慷老子之慨的张琛来得实在。刘老先生,我大哥素来最推崇你的,你可千万要收下!”

  哪怕明知道张琛和朱二就是张寿推出来的“托”,可两人加起来就是一千三百贯,刘志沅还是不由得轻轻吸了一口气。可紧跟着,他就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大哥不在,二哥把他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我也捐一千贯,以后不够我还可以再加!”

  朱莹见皇帝倏忽间看着自己,她却突然站了起来,随即犹如彩蝶一般轻盈地飞到了渭南伯张康等人的这一桌,随即笑意盈盈地说:“诸位叔叔伯伯,你们能不能多少也捐那么一丁点,也算是一个心意?”

  她说着就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非常小的幅度,这才眉飞色舞地说:“不捐钱也不要紧,比如张无忌这样常常会闲着没事干的家伙,去公学里挂个名给人讲讲课,那也不失为助学之道,反正相比闲着,这才是真正的正事。”

  一面说,朱大小姐还一面打量其他人,满脸都是俏皮的笑意:“诸位叔叔伯伯,就当是帮我一个微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