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含苞 > 第4章 南枝(04)
  暖风拂初柳,南枝镇的春天终于到了。之前林璇的闹剧也烟消云散,学生们不再窃窃热议,随之而来的是高考逼近的无形重压。

  街头巷尾皆知,南枝镇这地方虽小,但出人才。通过一场考试迈进都市圈的人不在少数,他们衣锦还乡时,父母脸上有光,邻里看着也高兴。

  虽不是镇上人人都良善,毫无妒忌之心,但总归都有着道不清的浓烈归属感。这大概就是小地方的好处,家家户户都相熟。自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日后有了出息,多少都觉得与自己也有关联。

  哪怕只是几个妇人围在路边摘菜时,也可以随口道一句:“那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头大、眉毛浓,从小就透着一股机灵劲儿!现在果然是有出息了!”

  但全班只有两个人是跟旁人不同的。林璇转学了,听班上调皮的男生掰扯说,她休养好了身子,现在转到荔湾市的一所职业学校,学幼师去了。

  夏秋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但她难辨真假,因为她记得林璇私下里说过,她将来想当一名空姐,这样才不枉费她近一米七的个条。

  另一个则是陈若愚。他倒不像夏秋成绩那么稳定,也不是毫无后顾之忧,对考试十拿九稳。但是胜在十八、九岁的男孩,意气风发,心态极好。

  他之前因为林璇的事屡次翘课,被班主任请去办公室喝茶时,便扬言:“我是个男人,去哪里闯闯都一样。考试只要稳定发挥,保管能上个好军校。”

  班主任想给他豪言壮语一顿劝,张了口却没出声,不想在这种节骨眼驳了他的面子,只是鼓励说:“军校也不是好考的,还是要加把劲,再熬一个多月就解放了。”

  陈若愚闻言轻哼一声,显然不赞同班主任那句“考完就解放了”,单手插兜,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以至于几年后陈若愚重回校园,再次想起这段对话时,都情不自禁唤醒心底那份带着傲气的少年气。人人都道同龄的女孩子更成熟、敏感,却不知十八、九岁的男孩,虽然不懂爱,却有着根深蒂固的远见。

  眨眼功夫二模如约而至,天气明晃晃的,好久没下雨,挂在天边的太阳和圆月,都异常清晰。

  许是人们舍不得春天走,又盼着夏天来。

  考完试老师布置了些作业,叮嘱路途遥远的同学回家注意安全,还不忘点名提醒:不许三五个男生一拨留校打球。随后又啰嗦了几句,才放大家回家。

  这是高考前,最后一次放假了吧。陈若愚推了同学的约球,伏身骑在他那辆扎眼的山地车上,候在学校大门边,惹得低年级同学忍不住回头偷看。

  他却满不在意,手指无聊的撩拨系着蛋糕的塑料彩带,直到看见夏秋夹在几个女生之间,有说有笑的走过,他才发觉,夏秋笑起来左脸蛋儿有个浅浅的酒窝。

  同窗三年,他竟然头一次发现。是她笑得太少,还是他平时从来没有细看过?

  几个女生从他面前经过,故意似的谁也没主动打招呼,反倒是陈若愚忍不住喊出口:“夏秋。”

  她顿了顿,不解的侧过头,问:“怎么了?”

  “你、你回家啊?”

  “嗯。”夏秋见他没有再要开口的意思,看了看等在身边的同学,继续问:“你有什么事情吗?没有我就回去了。”

  “有!当然有事情啊!”陈若愚倾斜了车身,斜跨下来站定,单手把着龙头,右手抽出蛋糕递了过去:“给你的,你喜欢的布丁蛋糕。”

  “哦——”

  “嘿嘿!小样儿有事瞒着我们哈!”

  身边一同回家的学生揶揄夏秋,一脸当成抓住你们俩早恋的神情,窘得夏秋立即把手伸进口袋,用手肘碰了碰还在开玩笑的同学:“我们快走吧,要下雨了。”

  “诶?你怎么不要我蛋糕啊?这可是我特意拜托我哥给你烤的。”陈若愚顾不上撑开车架,随便往铁门边一靠,急着解释:“我哥亲手烤的,肯定合你胃口!”

  “我不爱吃布丁,你送别人吧。”夏秋站在原地,不肯伸手,让陈若愚多少有些尴尬。

  “丁知敏!我不是让你问问夏秋她喜欢什么口味的嘛!”陈若愚面子上挂不住,冲着夏秋身边的同学撒气。

  “这你还看不出来?我们家夏秋是喜欢布丁口味的啊,可她就是不喜欢你送的!”

  “我送的怎么了?我送的更好吃!”

  “你们吵吧,吵吧,我回去了,省得被淋成落汤鸡。”夏秋冲他们摆摆手,独自先走了。

  陈若愚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烦躁的踢翻跟上的一块小石子,负气的说:“我明明是想跟她道歉的,结果怎么又变成这样了。诶,你们女孩子真麻烦。”

  跟夏秋同行的几个女同学捂嘴笑话他,只有丁知敏与他关系最熟悉,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说得语重心长:“若愚诶,女孩子面子薄,哪禁得住你这样当众瞎搞。”

  “那又是我的不对?”陈若愚无奈的耸肩。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