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含苞 > 第10章 南枝(10)
  南枝(10)

  临近午时,窗外的老居民楼分布错落,斑驳的墙壁被阵雨欲来前的青黄天色,先晕开染了个沿边儿。树梢被疾风吹响,何知渺站在浴室门前,任由爽风拂过心间。

  浴室里的开水阀还是刺耳的叫嚣,夏秋将头埋进手捧的毛巾,脚边积水已经没过脚踝。她隔着毛巾揉眼,眼皮被水管爆裂、陡然喷射出来的冷水扑个正着,此刻胀痛得难以言说。

  背对爆裂的水管,躲在浴室门后,却因空间狭小、逼仄而无处可逃。夏秋连湿衣服都摸不着,只得在天气还没热起来的五月天,被冷水从头灌到脚,冻得舌头都捋不直。

  刚想转身去掏衣服时,脚边跑过被急促水流冲昏了头的蟑螂,夏秋吓得惊叫一声,忘了门外有人,伸手就将浴室的玻璃移门一把推开了——

  少女的身体。

  不同于孩童时期皮肤雪白的嫩滑感,少女的身体带着妙不可言的温度。

  被风拂过时,肤色白皙衬得人唇红齿白;被热水浸渍,紧致的锁骨和玲珑的曲线间会微微泛红;被温柔的大手抚过,留下或深或浅的指痕,宛若含苞,彼时绽放。

  夏秋瞪大眼睛愣在原地,手里捏紧的毛巾掉在脚边,冷风入室,清瘦却曲线姣好的身体微微颤抖,平时藏在宽大校服下的蓓蕾也高高挺起。

  窗外轰隆一声,炸了响雷,阵雨终于袭来。

  夏秋惊得双肩一颤,双手捂在胸前,回过神儿来急急遮在玻璃移门背后,却被心里一阵紧致的何知渺伸手拦下。夏秋无处可躲,话带哭腔:“你松手,松手呀。”

  何知渺别开眼,走进浴室,直视还在往外喷水的管子,迅速脱了自己的大衣。他刚一转过身,夏秋就吓得蜷缩身体、抱腿蹲在门边。何知渺重重呼出一口气,没有刻意避开眼,上前一步将大衣罩在她身上,安慰地说:“去房间换衣服,别着凉了。水管我来修。”

  “哦——”夏秋听话的答应道,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肩上擦过何知渺的背小心地挪了出去。

  夏秋换好干净衣服,趴在自己床上,把整个头都埋进了枕头里,满脑子都是刚刚赤身推门的那一刻。尽管何知渺的眼神清澈、惊诧,毫无情.色之意,但夏秋还是觉得万分丢人,尤其是现在面红耳赤,怎么都褪不去的害羞神色。

  客厅时有脚步声,偶尔穿杂着螺丝刀咯噔落地的声音,夏秋的心跳就像是被印在了鼓点上,噔噔噔跳个不停。何知渺其实早就关了水阀,换下爆裂的水管,却莫名心里一阵慌乱,左右不是。又见夏秋一直躲着不肯出来,索性开了水龙头继续放水。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窗外雨声渐小,夏秋才抱着干净的衣服走出房门。

  “那个,水管修好了?”

  何知渺抬头,“嗯,没新的水管,只能先拆下来。”

  “哦,那、那忙了这么久你饿不饿?”夏秋低头。

  何知渺看着她红得能掐出水来的小脸,默默笑了笑,指着厨房说:“我刚刚看了,没新鲜菜,但还剩几个鸡蛋,调料也都有。只能凑合着给你做溏心蛋吃。”

  “好啊,我都行的。”夏秋眼光到处飘,独独不敢落在何知渺身上,扯了三两句废话才把手上的衣服递过去:“这是我爸的衣服,都是干净的,你先将就着穿会儿吧。”

  何知渺的裤管湿透了,夏秋顾不上之前的忸怩,没等他回答就先塞进了他怀里:“这时候也没得讲究了,我爸没你高,你权当九分裤穿呗。反正脸好看,穿什么都能像鸟国大牌子。”

  “童老师要是知道你把鸟国挂在嘴上,非得好好跟你聊聊人生不可。”

  “哼,童老师要是知道你刚刚做了坏事,非得好……”

  “怎么不说了?”何知渺笑道,“我做了坏事,保证自觉接受党和人民的批评教育。”

  夏秋红了脸,却还扬着下巴问:“怎么个批评教育?”

  何知渺不说话,上前一步,夏秋本能的后退一步,他也不再步步紧逼,只是抬手在夏秋的脑门上轻弹了一下:“你不就是我的党和人民?你想怎么批评教育,就怎么批评教育,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

  ***

  回程用时短,跟平常不堵车的情况一样,从荔湾三个半小时就能到南枝。何知渺当真把夏秋爸爸的长裤穿成了春装九分裤,一路上,夏秋每瞥见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