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含苞 > 第14章 南枝(14)
  南枝(14)

  隔日,天色暗了些,初夏的温度却陡然提了上来。不等何知渺关店,对门卖馄饨的刘老三就差使自家书包垂在屁股蛋上,走路一闪一动的小虎头去讨人情。

  虎头名叫刘顶天,起名的村长原是好意——

  想着既然老刘家生了个大胖小子,那就祝福日后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为南枝镇挣脸。

  结果顶天,顶天,到了刘老三嘴里就变了味,一到下雨天生意不好或是他滥赌输了钱、被老婆抓破脸,就会借故抄起脚下踏平脚跟的拖鞋,大声呵斥虎头——

  “要不是你这臭小子顶破天,压了你老子的财运,我昨晚那一把上手就听牌的天胡,怎么可能白白打了水漂!

  书也不好好念,你老子没赶上好时候,你他娘的也不给我老刘家争口气!白长了一个大头大耳!

  算命的都扯你福气厚,是要赚大钱的面相。老子辛辛苦苦把你这个小崽子养大,以后我要是两腿一伸,还不知道你要孝敬哪个鬼去!

  ……”

  起初虎头他妈还会不高兴的跟刘老三掰扯几句,久而久之,也就同铺子前蹲着抽五块钱一包烟的老婆子一样,一笑了之了。

  不过这虎头长得倒是讨喜,脑后留着细长的小辫子,用红绳绑得齐齐的,说是可以保平安。每次一进何知渺的面包店,眼珠子就乌溜溜的四处转。

  看到卖相上佳的,总要先跟何知渺赞扬一番,再扯扯自己近来在学校的良好表现,以顺利求得何知渺亲手做好的小蛋糕。

  今日却例外,虎头在学校跟高年级的男孩子打了架,吃了小亏,被他妈心疼得数落了好半天,还没来及赶去洗澡,又被刘老三差使。

  于是没好气的站在何知渺店门口,扯着嗓子喊:“知渺叔!我家老头让你关店别关门口的灯,他晚上约了陈婶子他们打牌,说外边风大,凉快。”

  何知渺擦干净桌面,嘴里含着烟,眯起眼睛冲虎头招手。虎头蹭了蹭额头的汗,不情愿的拖着步子走进去。

  “叫我干啥啊叔?我老子抠门又想偷你家电用,你要是不高兴,你找他去。我可打不过你。”

  何知渺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奶油蛋糕,还缀着颗精巧的樱桃,说:“我打你干嘛,这么点电能花多少钱。让你爸尽管用去。”

  “得,忘了你是有钱人。”虎头也不客气,坐下就自顾自的吃起来,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说叔,你今天怎么这么好,不念我学习也不问我最近有没有闯祸。”

  “干啥?你有事求我啊?”

  何知渺苦笑道:“说得我平时对你不好一样。”

  “好归好啊,没今天这么诡异。”人小鬼大,虎头笑得不怀好意:“哟,叔你这是要我帮你递情书泡姑娘?”

  “吃你的吧,我还用你帮忙。”何知渺脱了外套,拉了拉印着蓝色麋鹿的短袖,问:“虎头,你看我这件衣服好看吗?还是大学穿的,会不会太年轻了?”

  虎头抬头仔细打量了一番,嫌弃的瞟他一眼:“黑色不过时,也不挑人,你瞎纠结啥啊?真相亲去啊?”

  何知渺挑眉:“我用相亲?”

  虎头:“那倒是,我看南枝镇最大的隐患就是你。”

  “还知道隐患,长出息了。”何知渺揶揄。

  虎头装没听见歪着头,半天才说:“小到门口坐着看太阳的娃娃,老到眼睛都看不清人的婆婆,谁不喜欢你?”

  何知渺闻言,心情大好,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短袖配深色牛仔长裤的打扮,觉得顺眼多了。

  绕过吧台,拍了拍虎头的肩膀,说:“等下帮我把门关了,以后想吃蛋糕就来,随便吃。就一个条件,以后不许叫我叔叔了,要叫我哥哥。”

  虎头一愣,咦了一声懒得理他,看着何知渺出门,才冷幽幽的吐了句:“一看就是春天来了,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二春哈哈哈。”

  ***

  何知渺到医院门口时,恰好赶上饭点,杨梅提着保温瓶从他身边点头而过。刚走到楼梯口,抬脚就看见陈若愚下楼——

  脚上还穿了双新买的亮红色高邦篮球鞋,头发也修得更短了些,整个人看起来很清爽。

  “哥——你怎么在这儿啊?”陈若愚三步并作两步,跳到何知渺跟前。扬了扬手上的新表:“谢谢哥,老爹说你特意托人给我从国外买回来的,看着真高级!”

  “不客气,给你当毕业礼物。”

  何知渺避而不答头一句,但陈若愚不傻,拧着这个话头死活不肯放,又问:“你来医院……看朋友?”

  何知渺反问:“你呢?来看夏秋?”

  问完两人只是沉沉的对视着,既不尴尬,也不膈应人。但心思各异,陈若愚只当南枝太小,藏不住事,所以何知渺关心夏秋家的事也无可厚非。

  陈若愚抿唇,轻啧一声,明知何知渺会误解他的意思,却还是情不自禁问出口:“哥,我跟夏秋是三年的同班同学,来看她也是天经地义的。”

  何知渺:“我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