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含苞 > 第15章 南枝(15)
  南枝(15)

  那晚,何知渺送夏秋回酒店后,两人隔了小半个月没见面。偶尔想起什么来,就用短信交流,少则三言两语,兴致好的时候也能就着由头聊到半夜。

  夏秋的心情不好不坏,恢复以往的柔和、清淡,逢着熟人脸上也总是漾着疏离的笑容。

  七月初,丁知敏从外婆家住了半个月归来,第一时间就是跑去医院看夏秋。顺带帮童老师给夏秋带去刚寄到的录取通知书。

  杨梅见她们小姐妹有说不完的话,夏秋也难得露出如此灿盛的笑意,便推着她们往外走,直叨叨:“小姐姐你也该出去玩玩了,天天待医院气色看着都不大好!”

  夏秋拿她没办法,眼看外婆已经可以时不时的动动手指,一直担忧的并发症也控制得很好。

  便放心的同丁知敏一道,去了她们以前常逛的音像店。找了个靠墙没人的角落,拉着手说悄悄话。

  丁知敏心急,当着夏秋的面在地上就把装着通知书的纸袋拆开了,火急火燎的说:“幸好听了童老师话填了荔湾师范保底,不然我今年就走不掉了。”

  “哈~我们班的假小子以后要当孩子王了!”

  “去!你还笑我呢!”丁知敏用手肘撞了夏秋一下,假装动怒的说:“我一天不看着你,你就跑洛北去了!”

  “你知道洛北是什么地方么?你分数那么高,选哪儿你不好选啊,非得跑到北方去,离家那么远。”

  夏秋站在丁知敏身后,给她按了按肩,开着玩笑:“这不是分数正好够上洛大嘛,我哪有什么奢侈的选择呀。”

  “你别讨好我,闹呢啊!”丁知敏伸手打了一下夏秋的手背,说:“你啊,就是作的。陈若愚那个大傻子为你特意填了荔湾,结果你倒是跑得老远。”

  “瞎扯啊你,那么多同学报荔湾的大学,陈若愚哪能是为我啊,指不定为你或者为谁呢。”

  “你就可劲跟我装吧,有意思没有。这高中的男生啊,一般就喜欢两类女生,特立独行的一类,高不可攀的一类。前者是林璇,后者不就是你。”

  丁知敏站起身,甩了甩腿,透过音像店外的玻璃,从枝桠间朝被印得细碎的阳光,突然有点惆怅。

  “干嘛呀?见我不开心啊。”夏秋戳了戳丁知敏深深的梨涡,说:“可别感慨啊,我最近眼泪流太多了。”

  “不感慨,就是心里酸。”丁知敏头靠在夏秋肩上,“你这人啊,看着冷静、清高,跟谁都玩不上的样子。其实幼稚得很,给你一点甜头,你真能记一辈子。”

  夏秋鼻酸,没开口静静听她说。

  “夏夏我跟你说,其实刚开学的时候我挺讨厌你的,觉得你这人特别端着,平时杯子连口水都不给人喝。有话不直说,明明心里就跟明镜似的,却不闻不问的。”

  “那时候班上的男生老在背后叫你神仙姐姐,我不服气,偏要说你是灭绝师太还差不多。”

  “啊——你这小丫头藏得挺深啊。”夏秋笑出声,“你讨厌我还跑来找我玩,是不是特别好奇我呀?”

  “可不是,我那时候天天偷看你呢,学你的动作,学你说话,连笔袋都悄悄跟你买一样的。就好像变得跟你一样,就能被大家喜欢了。”

  丁知敏说得动容,回想起十五岁的自己,张狂、幼稚,甚至带有一些偏激,不愿意承认男孩子在学习上的后劲力,但落后了又似乎觉得理所当然。

  大家都说,男孩子理科学得更好。

  对于那些成绩好、模样也生得好的女生,态度则会大不相同,隐藏着羡慕,表现出来的却是不屑。因为她们的存在,会让相对平凡的女生顿时失去光彩。

  那时候谁知道用“一人一世界”来安慰自己呢,更多的是相形见绌,更多的是轻易勾起心底那份深埋的自卑。

  所以少女时代的讨厌谁,从来没有理由。

  所以一起说过谁的坏话,就算得上好朋友。

  丁知敏笑得泛起泪光,她从来没跟夏秋说过这些,包括后来怎么喜欢上她,但她自己记得无比牢靠——

  高中时候的女生大多偏瘦,丁知敏属于她们中又壮又黑的,经常被同学误以为是体育特长生。但更为尴尬的是,非但如此,她的体育还格外差。

  尤其是八百米长跑测试。

  夏秋之流总是很轻松就能跑完全程,撑着腰喘粗气也不显得俗气,反倒风拂过,脸色绯红。

  丁知敏原先以为自己以例假为由可以逃过长跑,就没换运动鞋。结果因为特征明显,不仅容貌被记得深,就连经期请假也记得牢。

  无奈之下只好穿着圆头平底鞋上了操场,偌大的地方,竟没人同她一组,只剩她一个人在众人看笑话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的跑着,身后甚至有人大声的喊她死胖子。

  对于绝大部分同学来说,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对当年的丁知敏来说,是在心仪男生面前抬不起头来的屈辱感,她开始责怪自己贪吃,责怪自己怕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