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综]穿越成各种奇葩角色 > 第十八章 红楼梦一
  睡眠不足的曹晓颖,在心里狠狠诅咒了一番,这该死的闹钟,就淡定的按下开关,终结了这恼人的闹铃声。难怪今天会醒得这样早,原来昨天由于惯性按了闹钟,瞧她这脑子。曹晓颖放空一时还混沌的大脑,舒了一口气,翻过身,找个一个舒适的姿势,打算继续睡个回笼觉,在这个空气清新的早晨。

  窗外的凉风一阵阵袭来,抚慰着她不愉的心情,在偶尔的蝉躁中,她渐渐又睡了过去。当然,随着天色的大亮,外面上班和做生意的人群,早就已经忙开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放暑假的福利。

  嘈杂的汽鸣声,轮胎和地面巨大的摩擦声,以及偶尔零星的鞭炮声,让她这个回笼觉,睡得并不是很安稳,不过对于曹晓颖来说,这显然并不是多大的问题,此时的她早已睡了过去,不过等她再次醒来一看表,也只过去了一个小时。

  今天又是平常的一个早晨,曹晓颖翻身下床,拿起书桌上搁着的笔,翻开那本日记,一时竟不知道如何下笔。算了,那些记忆中的文字,就随着金英美留在那个世界吧,她还有自己的生活,虽然热爱文字,但曹晓颖觉得自己还没有为它放弃一切的决心,也没有什么值得记录下来的。

  抬头看了一下日历,已经七月七日号了,今天正是暑假的第二天,成绩应该要出来了吧,再过几天,就应该返校拿成绩单了,不得不说,老师们的效率总是这么高。倒不是担心分数,只是总有一件事如鲠在喉,惦记在心,也不是太舒坦。对了,还有一摞暑假作业在那等着她呢,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就是感觉很浪费时间而已。

  接下来的时间一直风平浪静,终于让曹晓颖好好休息了一番,养精蓄锐,她这才有点放暑假的感觉。直到拿完成绩单的那个晚上,曹晓颖的情绪一直很兴奋,准备等妈妈回来,一起高兴高兴。可是夜已经很深了,妈妈还没有回来,曹晓颖只好把成绩单放在餐桌上,好让妈妈能够一眼就看见,然后收拾收拾,洗洗就上床睡觉了。

  今天晚上她可没那么幸运了,也许是精神已经歇够了吧,身体也精力充沛,所以不好意思了,她又莫名其妙的穿了,这次迎接她的,又将是怎样的旅途呢?曹晓颖自己也不得而知。

  “板儿,快点,别再磨磨蹭蹭的了,没看过马吗?别看了,快走,我们得早点赶到荣国府去,看望姑太太,给姑太太请安,在家里教你说的话,可得记好喽!”一双苍老的手伸出去,牵住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孩,小孩手里拿着烤红薯,正在往嘴里送。

  这是,她的手吧,显而易见,这次她又穿了。呃...,这次是准备去荣国府,打秋风的刘姥姥呀!好吧,这位可真是印象深刻呀!特别是那句“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当时把曹晓颖笑得是前仰后合,所以才能如此记忆犹新呀!

  大概是十二月份左右的样子,一路上寒风阵阵,吹得人脸颊生疼,手脚尤甚,看来打秋风,也不是那么好干的活呀!不过空气异常清晰,这让仙境般的北京情何以堪呀!草木已经有些泛黄,不过山坡上满眼看去,仍有片片绿色,早上六七点的阳光,并没有多少温度,偶尔还能遇到,背着柴禾经过的村民,好一片祥和的农村景象呀!

  伴随着阵阵鸟鸣声,一路打听,曹晓颖终于来到了荣国府。两个大石狮子安放在门前,不知怎么的,曹晓颖突然想起了,宁国府醉骂的焦大,“贾府上上下下,除了门口两个石狮子,没有干净的”。算了,这不是她现在,应该关心的事情,还是进去娱乐娱乐贾府的众人,换俩钱好过冬。

  话说这刘姥姥和贾府是什么关系,曹晓颖一时也没有印象,当初看红楼梦的时候,记得的也只有她搞笑的表现了,不过从刘姥姥的记忆里,却可以窥见一斑。

  原来这刘姥姥是个积年的老寡妇,只一个女儿嫁给了王狗儿,生有一子一女,单单凑成个好字,名唤板儿和青儿。一家四口务农为生,因忙于生计,孩子无人看管,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顺便照看两个孩子。

  这王家乃本地人氏,祖上曾作过一小小京官,昔年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结识,便连了宗认作侄儿。那时只有王夫人之大兄也就是凤姐之父与王夫人随在京中,知有此一门连宗之族,余者皆不认识。今祖上已故,只余一子王成,因家业萧条,便搬出城外原乡中居住,王成新近因病故,只有其子,小名狗儿。

  临近年冬岁末,王狗儿家无以为计,顾头顾不得尾,岳母刘姥姥只好借着这个关系,到贾府攀亲寻救济,于是就有了现在,曹晓颖进荣国府打秋风的任务了。

  “大爷,大爷们纳福,我找太太的陪房周瑞大爷,烦哪位大爷通报一声,替请他老出来见一下面。”在记忆里,刘姥姥是准备跪地上的,可是曹晓颖干不出来,再说这身体,年龄已经老大的了,还是不要在折腾了吧!

  “你远远地在墙角那儿等着,一会儿,他们家就有人出来了”“你何苦耍她,周大爷到南边去了,他们家就在后面住,你绕到后街上问就是了”门口刚送完客的两个人,自说自话的演了一场戏,倒叫曹晓颖大开了眼界。

  呃...,看来荣国府还真不怎么样,连这么大的老人都戏耍,一点规矩都没有。也是,不要指望荣国府的人,会知道规矩这两个字。男女七岁不同席,这贾宝玉还在内帏厮混,成天只知道吃女子嘴上的胭脂,这哪里是一个规矩的人家,能够做得出来的,也不怕有损了女儿家的清誉。

  “谢过大爷,老妇这就先过去了。”曹晓颖一边腹诽一边转到了后巷,问过路后,跟着一个小女孩,进了周瑞家的院门。没想到一个奴才家里,也过得这般滋润,真不愧是“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贾府呀!随便从牙缝里漏出来点,都够小老百姓吃上一年的了,看来刘姥姥这趟是来对了。

  院子里的狗听见声音,一下子冲了出来,吓了曹晓颖一跳,眼疾手快的抱起板儿,躲过疯狗的扑击,这连狗都这么嚣张,真是狗仗人势呀!她大人大量就不跟畜生计较了,曹晓颖狠瞪了那疯狗两眼,就进了院门。

  “啊,这不是刘姥姥吗?你好啊!您说这才几年呀!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老吹来了,快,请屋里坐。”周瑞家的看上去很是热情,至于心里怎么想的,曹晓颖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今天可是好大一股秋风,把她吹上门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得手。

  “您老是贵人多忘事,哪想得起我们来呢,板儿,进来,真是让您笑话了,这越大越淘气了,都不会叫个人。”曹晓颖拉过呆站在门口的板儿,不好意思局促的笑着,完全一副乡下人进城,手足无措的感觉。

  其实,也不过就是青砖瓦房的院子,放在这个时代,可能会觉得富贵,但对于见惯了高楼林立的曹晓颖来说,也不过如此。怎么说呢,她现在就是一个逗人开心的角色,要让大家在她的身上,找到优越感和成就感,这样她此行的目的才能更好的达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