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综]穿越成各种奇葩角色 > 第二十六章 红楼梦九
  对于曹晓颖心心念念的林黛玉来说,现在的日子似乎也并不像曹晓颖想象中的那么好过,先前她很惦记贾府的众位姐妹,后来林如海的续娶给了她会心一击。林妹妹本就是敏感的性子,看见父亲和继母相敬如宾恩爱有加,她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悲凉,娘还在时父亲和她多般配,只可惜娘挂心子嗣郁郁而终,父亲现今既已再娶,继母也对她呵护有加,可是她却仍开心不起来。

  父亲给她精心选了夫婿的人选,可她却根本诸事不知,虽知父亲不会罔顾她的终身,人选必定是仔细挑选过的。但不知为何她似乎总觉得还有事没完成,好像还跟宝玉有很大的牵连,难道她是喜欢上宝玉了,应该不是,可是为何会有这般感觉?算了,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虽老太君跟娘承诺过,可是父亲显然是一家之主,还是跟着父亲挑选的嬷嬷好好学管家吧!

  听父亲说男方家里是贫寒了些,但因父母高堂早逝家庭关系简单,又颇有文名和赞誉,父亲也亲自考教过,的确是学富五车,父亲方方面面都为她考虑周全,又从来那般疼她,没因再娶而疏忽了她,她也是该知足了。父亲马上就要回京述职了,她该替父亲高兴才是,怎可再奢望那些不切实际的,继母以后也会为父亲生儿育女,她再不是独一无二的了,她毕竟是女儿总归是要出嫁的,这样也好,父亲以后还会有人照顾着。

  就在林黛玉心绪复杂地学习管家的时候,进京的日子不知不觉中就近在眼前了。林如海一边准备着公务交接,一边宴请宾客好友,简直比在职的时候还要忙乱,幸亏有月蓉在一边帮忙,林如海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己算是做对了选择。其实月蓉也是一个可怜人,当初他只是想让媒婆随便说上一家,谁知会遇上大龄待嫁的月蓉,她已准备常伴青灯古佛,也许一切都是缘分吧!

  至于贾敏,他对她的感情很是复杂,他敬她爱她为她做了那般多事,谁知她却狠心把玉儿推入贾家火坑,还标榜着是为玉儿着想,其实俱是在为贾家打算吧。他前世真是太傻,才会相信她的一面之词,以为贾家真如她说的那样清贵,每年准备年礼哪次不是几大车,林家是不在乎这些皮毛,可是白白被欺骗的感觉,是谁都受不了。

  前世他了无牵挂,想着去陪敏儿,玉儿又有贾家老太君照顾着,这才任病越拖越重,以至在见了玉儿一面后先走一步,他本以为会去黄泉阴司,不料却一直陪伴在玉儿身后,大概是想看着她出嫁生子,看来他也不能说是断了尘缘。然而他宁愿自己早就进了轮回,也不愿看见贾家众人欺负玉儿,眼不见为净,至少他可以欺骗着自己,玉儿生活得很满足。

  贾琏这个敏儿的好侄儿,把林家的家产全部收归了贾家,自己也从中贪墨了不少,他早就知道贾家的胃口,所以暗中给玉儿留了一笔,心里虽有计较但还不太难接受。让他更为气愤的是,明明暗中商量好的婚约,敏儿也透露给了玉儿,所以玉儿才会那般泥足深陷,可贾家宁愿娶了那商贾之流,也不愿信守承诺,活活气死了玉儿。

  看见玉儿虚弱地躺在床上冷冷清清,而另一边却敲锣打鼓吹拉弹唱,林如海心里一阵心酸后悔,宝玉成家那日玉儿已昏晕过去,把他急得上前探听却又阴阳相隔,也只能徒劳无功。到了晚间玉儿微微睁眼缓了过来,林如海总算是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这期间他一直守在床头,看着她挣扎着交代后事,看着她那一句:“宝玉,宝玉,你好......”,终究也没说出个一二来,就阖然长逝,让他虽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猝不及防。

  当时的林如海还想等了黛玉,谁知眼前一黑就回了自己刚病时,床前只有林大在守着,再也无旁人了,林如海心头的凄凉酸楚再抑制不住,把个林大吓得不轻。自此以后他就打定主意要接回了玉儿,也要再为她找个母亲,收养了孩儿,就算以后他去了,玉儿也不至于落得那般凄惨的下场。谁知偏巧就遇到了月蓉,不过一两年的时间,她就怀了身子,最近刚被诊断出是个男孩,他再也用不着收养族亲,他林如海总算也有了子嗣香火,再不用被人家暗地里可怜嘲笑。

  看着妻子大着个肚子还在操持拜礼家事,林如海赶忙上前呵斥了下人,扶着月蓉坐到一旁的亭子里,语带不满的嘱咐道:“月蓉,你快生了,就赶紧歇着吧,这些都交给下人去办,你安心待产就是,等你出了月子我们再动身去京城正好,你现在收拾也不嫌太早。”不管是因着月蓉的品性还是她有了身子,林如海一直很看重她,毕竟他比月蓉大了好些,有时难免会让着些她,但对于这事可就没了转圜的余地。

  “相公,我知你是为我好,可下人哪有我来得经心,对于一些细枝末节也不甚清楚,交给他们我不放心,可不能因此在上官面前丢了你的脸面,那我岂不是无地自容,传了出去名声也不好。”刘月蓉本在家缝制嫁衣,谁知就在出嫁前不过月余,未婚夫落马被踏重伤不治,撑了一个月就去了,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她还在绣着鸳鸯,可想而知那巨大的落差,几乎让她崩溃。

  幸亏她挺了过来,清净的过起自己的小日子,再没出过门,只是爹娘的眼神总是带着内疚自责,让她心里很是不好受。刘月蓉从来没有怪过谁,发生这样的事谁都不想的,可是它偏偏就发生了,爹娘的心情她可以理解,可是她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目光,就在她准备去庙里进修的时候,媒人上了门。刘月蓉还以为这辈子再不会有媒人登门的机会了,毕竟她担着一个克夫的名分,又有哪家愿意娶她。

  爹娘却很高兴的考察一番就应了下来,那天刘月蓉首次看见爹娘的笑脸,不管是因为什么,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如今收获的俱是满满的温馨感动。林家接回了前妻生的姑娘,她婚前也见过,是个心软敏感的性子,对她隐隐有些排斥,她也不是不可以理解,毕竟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可她相信只要相处下去,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这不她的态度不是有了软化,前几天还来嘘寒问暖,想着抱小弟呢!

  刘月蓉发动的日子,林黛玉正陪着她在闲话家常,她突然的疼痛惊叫,可把未出阁的林黛玉吓得够呛,一时忙乱没了主意。还是刘月蓉自己沉着冷静下来,让她喊了嬷嬷过来坐镇指挥,这才解了她的困窘。一腾出手来,林黛玉就吩咐了人通知了林如海,自己也在嬷嬷的驱赶下出了房间,站在院子里耐心的等候。不多时,林如海就行色匆匆的赶来了,脸上带着焦急以及几分期望,而这份期望看在林黛玉眼中,不免有几分感怀。

  已是过了一个中午的时间,期间两人连午饭都没用,林如海倒是劝了黛玉用饭,不过林黛玉自己哪里还有胃口。她的身子早已被调养好,再不用把药当饭吃了,只是偶尔有些小毛病,喝些补汤也就好了。为了她的身子,刘月蓉专研了食补方子,千方百计的为她奔走凑食材,请了御厨烹饪,她又怎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只顾着自己,再说父亲自己不也没有用饭的心思。

  终于在临近傍晚时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林如海简直有点不敢接受事实。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他林如海还有有儿子的一天,前世为了这个儿子,敏儿整日忧思过重,就算他抱了庶出的给她教养,也没见她露个笑脸,只可惜那个孩子福薄,没有长大就夭折了。现在这个他一定要用心教养着,看他的哭声如此有力,可比前世那个病弱的早产子有福气多了,肯定能平安长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