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综]穿越成各种奇葩角色 > 第三十五章 歌舞坊谜案八
  放松下来的曹晓颖一夜安眠,可是熟睡中的她却不知道,在她意犹未尽做着美梦的时候,下房中的紫凝却枯坐到天明。现在的紫凝既担心着小红被陆小凤拆穿,又疑惑于诗诗的表现,心中的种种念头不停在滋扰着,让她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往日的监控,她真的已经掌握了环彩阁了吗?接二连三的死人中并没有她的手笔,她只是遵照主上的吩咐,一直密切监控着来此的官员,用自己化装出来的美貌,一一击溃他们的聪明才智,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今晚的擅做主张,不过是因为发现了诗诗的不对劲,想到主上曾经的命令,所以才有此一遭试探。

  主上除了她大概还安排了人进来吧,她一个人孤军奋战毕竟力量不大,只是现在主上该不会打算抛弃她这颗废子吧?不会的,她还有唐家毒术傍身,主上还用得上她的,想起被她用罂粟花迷得晕头转向的大员,紫凝的心莫名安了下来。主上从来那般冷酷无情,对于无用的手下毫无容忍之情,紫凝仰望于他的高贵,爱慕于他的援手相帮,连主上冷血的表现,在她眼里也透着一股血色的迷情,所以她宁愿被主上利用,渴望更靠近那个谜一样的男人。

  只是丑陋的容颜让她望而却步,因此她更恨那个毁了她容貌的男人,不过那个男人已经被她碎尸万段,一把火烧成了灰,但挫骨扬灰又岂能消除她的心头之恨。为了主上她甘愿自入歌舞坊,做一名卑贱的舞姬,用一张假面骗的无数男子的欢心,唯独对于主上,她依旧是低落到尘埃里,可是却还是满心欢喜,欢喜地好似从心里开出花来。主上救起她的那一刻,她就发誓自己的这条命从今往后就是主上的,她要为主上而活着,主上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阳光,如果有一天主上不再需要她了,她也就没有了活在世上的意义。

  显然紫凝的担心不无多余,小红装扮的紫凝的确引起了陆小凤的怀疑,易容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对生活的仔细观察,就算表面上画得再像,只要一点细微的疏漏,就会让熟悉的人觉得不适。而那位紫凝却形似神不似,虽然一言一行竭力模仿,也对紫凝姑娘的举止很熟悉,但是毕竟是不相同的两个人,总会露出破绽来。紫凝姑娘不会有如此粗糙的一双手,更何况最后那微不可察的叹息声,更加坚定了陆小凤的猜测,这位开门的并不是真正的紫凝姑娘。真正的紫凝姑娘不是遇害了就是心虚了,可是她的确一直没有时间动手,之前几次见到的也都是真人,难道凶手另有其人,只是今天晚上夜探诗诗姑娘闺房的,恐怕就是这个平日不显山露水的紫凝了。

  陆小凤觉得今晚不虚此行,至少已经有了线索,就算紫凝姑娘并不是凶手,但是肯定也跟凶手有着莫大的干系。跟黑衣人交手不过片刻,武功的奇诡让他一时有些招架不住,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衣人却急于脱身,最后洒下的一把毒砂虽被他闪避,却也失了黑衣人的踪影。陆小凤肯定黑衣人是位女人,而且是唐家中人,为什么唐家会被扯入此次事件之中,陆小凤百思不得其解。花满楼也发现了异样,做出提醒:“陆小凤,这位紫凝姑娘看来不是一般人,你可要小心自己的脑袋,它还是摆在你的脖子上有用些。”

  “哦,想不到你花满楼也有如此幽默风趣的一面,如此担忧着我的安危,放心吧,我可不想丢了脑袋,我还想留着它陪你们喝酒呢!”陆小凤知道这是朋友表现关心的方式,他都记在心里,如果朋友有难,他会第一个冲上前去帮忙。而冷漠的西门吹雪似乎也想找一下存在感:“放心,我不会让你的脑袋离开脖子的。”西门吹雪抱着剑冷冷的说了一句,丢下两人就去了房间,并不在乎余下的人会有何反应,他西门吹雪不会让人伤害到他的朋友的,不管那个人是谁,他都会用手中的剑荡平一切危险。

  花满楼笑着摇了摇扇子:“西门吹雪就是如此真性情,真希望他能多些朋友,在剑这个冰冷的世界中,他需要一些人来告诉他坚持的意义和方向,陆小凤你就做得很好,总是会惹来一堆麻烦事,让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