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我有药啊[系统] > 第1008章 宛秋灵醒来
  回到乾坤帝宫的路上一切顺遂,如今公仪天珩几乎已经不去他在帝宫内部的住所了,而是跟顾佐一起,径直穿越虚空小界,进入铁血宫。

  铁血大帝还在教养小长生,看两人回来,只侧过头,看了一眼。

  顾佐和公仪天珩当然是连忙行礼。

  两人对于长辈素来孝顺,现在面对铁血大帝的时候,也是尽量给自己能给的最好东西。只是铁血大帝的年岁太长,所拥有的东西太多,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只能给个新奇而已。

  这一回,两人是献上了足足三百颗的青卵,并且当面演示了这青卵剖开后,食风蚁出壳的一幕,并将食风蚁的特点,也快速说明。

  铁血大帝闻言,也的确有两分性质,就将这些青卵收下,说道:“日后倒是可以叫铁血军中统领副将等人拿去养育。”

  顾佐和公仪天珩笑一笑,并没有多说。

  等跟铁血大帝见礼过后,顾佐看一眼盘着小胖腿在水池子里练功的小长生,没去打扰,而是跟自家大哥一起,来到了祁连鸿英所居住的那一座偏殿里。

  祁连鸿英现在已经不再是骨头架子了,他似乎为了等待宛秋灵的复生,所以每一日都在仔细地恢复自己的身体,恢复自己的精气神,恢复自己的实力。

  如今他看起来也已经没有了失去挚爱时的悲苦,而是显得同他生前那般,疏朗大方,有一种非常磊落的气质。

  见到顾佐和公仪天珩走进来,祁连鸿英露出一个笑容:“天珩,阿佐,你们来了。”

  顾佐和公仪天珩也跟他见礼。

  ——这位是师公,可怠慢不得。

  面对这样一个人,公仪天珩没什么卖关子的打算,而是直接说道:“鸿英前辈,晚辈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祁连鸿英听了,心里一动——好消息?

  他瞬间生出了一个想法,不由得心跳如擂鼓。

  如果不是真正能让他开心起来的消息,两位后辈想必不会如此郑重其事,而他既然说了,那么是不是……跟秋灵有关?

  刹那间,祁连鸿英的目光灼然而亮,猛地看了过来!

  公仪天珩笑道:“鸿英前辈不曾猜错,宛前辈……或许即将要醒过来了。”

  祁连鸿英不由得立刻站起身来,就连座下的椅子都被他不经意间被带动,发出一声难听的响动。而他自己也禁不住地开口:“你、你说什么——?”

  顾佐看到祁连鸿英这模样,心里一酸。

  公仪天珩则是安抚道:“不错,这一次阿佐有些奇遇……或者该说,是宛前辈在很久以前便预料到了她有一劫,故而在晚辈与阿佐所在的弘明大陆上,留下了后手。而这后手的存在,让宛前辈的残魂凝实了很多,只是尚且还未睁眼罢了。晚辈与阿佐商议后,我二人推测,若是要让宛前辈醒来,恐怕还得请鸿英前辈你以护道人契约进行呼唤,以你二人之间的牵绊,想必是有可能将宛前辈唤醒的。”

  祁连鸿英听得,一时之间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神情。

  当毫无办法时,他自然是满心绝望,知晓有了希望,他耐心等待,可这希望当真近在眼前时,他反而生活粗了一种“近乡情怯”之感。

  待秋灵醒来……可会怪他?

  不,想来是不怪的,然而越是如此,他越是愧悔难当,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深吸一口气后,祁连鸿英正色说道:“我该如何做?”

  公仪天珩一笑:“该如何做,鸿英前辈自己斟酌罢。此事我二人亦不曾做过,但想来,终究也同那护道人契约有关。”

  祁连鸿英也知道自己是问错了。

  这事的确谁都没经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沟通契约。

  他相信,秋灵必然能听到他的呼唤,也必然……舍不下他。

  如此想了,祁连鸿英朝顾佐与公仪天珩示意之后,就强忍激动,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

  不过这件事说是主要靠祁连鸿英,但是跟公仪天珩也并不是没有关系的,故而公仪天珩也盘膝坐在了祁连鸿英的对面,时刻做出有任何反应的准备。

  顾佐有点紧张,站在旁边仔细地看。

  【大哥,你、你小心些。】

  公仪天珩的笑声传递道顾佐的意识之内。

  【阿佐放心。】

  顾佐果然稍稍放心了,两人也因为这件事的严肃性,不再继续对话,以免影响到祁连鸿英与宛秋灵残魂沟通。

  而后,那祁连鸿英也将双目阖上,开始思索之后的事情该如何施展。

  他安静地,感应自己的契约……

  此刻,公仪天珩也在关注着自己天府中的情景。

  那一尊银轮虚影依旧顶天立地,中间本来静静站着的宛秋灵,仍旧是盘膝坐在了那处,似乎也在“修炼”。

  她的身形,比起先前他看的时候,又清晰了一丝。

  可以说,如今她残魂恢复的速度,比起最开始来,那简直是天地之别!

  同时,公仪天珩也可以感觉到,和宛秋灵牵扯的轮回之力不仅增多了,跟他自身的联系也更紧密。仿佛……如果他能让宛秋灵彻底恢复,他就能对这轮回之力有更深的体悟。

  不过,一切还得看祁连鸿英的意识,是否能够送到宛秋灵的意识之中。

  祁连鸿英坐了很久,公仪天珩也不曾觉得天府里有什么反应,时间一点一滴地在过去,似乎渐渐地没什么希望了……

  然而,祁连鸿英并不曾放弃,公仪天珩也耐心等待。

  大约过了有好几个时辰,整个房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而就算如此,祁连鸿英也依旧坚持着,在不断地同那契约沟通。

  渐渐地,公仪天珩忽然感觉到,在他的天府里,有什么东西掀起了一丝涟漪——这很奇怪,但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或许,就是那祁连鸿英因契约的关系所造成的?

  公仪天珩立时沉心定气,仔细感知。

  果然,没多久后,那银轮虚影之上,宛秋灵的残魂长睫微颤,似乎被什么东西所惊扰到了。又过了少许时间,一丝丝细细的男音传来,十分飘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