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正牌辅助装置 > 第533章 两个远程间的近身缠战
  刚开始的时候南宫荣还不明白年轻男子为何会如此激动和愤怒,少年只是不紧不慢地操控着第二批的【冒险者】将蝎狮团团围住再次开始了他的开荒刷怪大业,反正那种大范围大威力的招式蝎狮不可能多次连续使用,有的是时间来慢慢磨死对方。

  依然是传统又老套的盾战士拉怪其他人输出的展开,只是蝎狮并非由AI控制而是由年轻男子亲手控制的,它根本不吃任何嘲讽技能,若非这群见鬼的冒险者打扮的傀儡挡住了去路,估计蝎狮已经直接冲到南宫荣的面前了。

  “给我滚开!”

  男子从口中发出了响亮的怒吼声,而蝎狮也是仿佛在回应前者的动作般一边咆哮着一边扬起爪子朝挡在面前的盾战士挥舞了过去。也不知蝎狮使用了何种技能,盾战士架起来保护自己的塔盾顿时仿佛泡沫板似的被撕碎了,来不及做出其它反应身体便跟着一同变成了好几片,看得南宫荣忍不住一阵眼角抽搐。

  那个盾战士假如是真实的人类刚才的镜头怕不是要当场404了。

  然而即便如此剩余的冒险者也毫不畏惧,依旧用半包围的阵型堵住了蝎狮不停地对它发起攻击,从各种冷兵器近战打击到弓箭投枪等飞行道具应有尽有,任凭蝎狮再怎么皮糙肉厚行动敏捷也照样增添了不少新的伤口。

  对面年轻男子脸上的表情不禁变得更加扭曲和阴森了,简直让人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表演哪门子的颜艺。

  只不过正在准备第三批冒险者的南宫荣看着年轻男子气急败坏的模样以及蝎狮略显狼狈的造型,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何会表现得如此愤怒了,因为他以前也曾经像这样被敌人给折腾过,而且还折腾得很惨,最终的下场更是无比糟糕。

  深渊依靠海量的杂兵硬生生地堆死了男子作为王牌的boss级傀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种杯具交给金毛猫来描述的话她能不假思索地说出十几个不同版本还不带内容相似的。

  很可惜就算让年轻男子回忆起了以前他和深渊战斗的事情,南宫荣也没法让对方改变阵营,深渊对他的影响已经深入到了骨髓乃至灵魂深处,除非少年愿意花费大力气活捉对方然后用自己的特殊体质将其体内的侵蚀和深渊能量一点一点的全部转化清除掉。

  但……这货又不是奥克塔薇尔或者林薇音,南宫荣表示咱俩并不熟,如此危险以及麻烦的事情除非实在闲到无聊了否则少年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当然心里面还是免不了会产生一些震撼与感叹,倘若自己输给了深渊会不会也变成年轻男子那种样子的联想根本停不下来,直到不远处的蝎狮再度发出怒吼用精神力实质化的攻击掀飞了包围着自己的冒险者,南宫荣方才惊醒过来,继而暗自下定了决心。

  哪怕是为了避免变成年轻男子的那种模样,自己也绝对不能输!

  一直以来总是在各种行动中小心翼翼稳如老狗的南宫荣终于进入了豁出全力也要达成某个目标的热血状态,他只觉得原本在捣鼓出哥斯拉后有些虚弱的精神力就好像突然破开了某种桎梏或是壁障,突然间大量涌了出来,之前的虚弱和疲劳仿佛根本不曾存在过似的当场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即便是被迪丝雅抓住拽到世界树根部那里就着地脉能量再来一次一千连抽啊不对是说连续制造一千个傀儡南宫荣都表示毫无压力,甚至把这个数量再翻一倍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如今的状态毕竟不是假的,南宫荣立刻就来了精神,面前的土地紧接着变成了煮沸后翻滚着的汤锅,不断地从那里面站起来一个又一个的人形傀儡,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从冒险者小队向着军方小股部队的规模转变。

  年轻男子本来是用一脸肉痛的神色操控蝎狮再度发出大招击毁了在附近纠缠不清的那些冒险者的,只要能一波清场便可以在南宫荣制造出新的傀儡之前对少年本人展开袭击了,这个想法并没有错——但是,那明摆着突然间提升了许多的傀儡成型速度以及单个傀儡实力的大幅增强又特喵的是怎么回事!?

  “你竟然在这种时候突破了!?”年轻男子脸上所有的恼怒、烦躁以及肉痛顿时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满满的愕然与不可置信,“怎么可能,精神力又不是魔力斗气那些东西平时可以通过修炼来不断增强,等遇到一个契机后便能突破,它几乎是不可能进行锻炼的啊!”

  几乎不可能和完全不能乃是两种概念,更何况南宫荣精神力有着极为罕见的发散特性,无法使用魔法只是一方面,精神力会为了弥补不断发散产生的消耗而逐渐稳步增强才是关键。这已经等同于每天都在修炼了,再加上少年又被某位神明级别的大佬看中受到了些许属性强化,之前还经历了不少次的战斗,最近两天又被迪丝雅拖去强行一千连抽展开了斯巴达锻炼,他的积累实际上已经达到了相当惊人的程度。

  可问题在于,南宫荣是一个稳如老狗的家伙,他总会事先准备好各种各样的应对措施然后才进入战场,很少面对长公主和便宜妹妹需要和敌人展开中近程缠战的情况。换句话说少年基本碰不到什么危险,而没有危险自然也就没有压力,没有压力的话又哪儿来的契机去突破?

  好在这个麻烦就在刚刚被年轻男子给解决掉了,看到自己的同类人受到深渊侵蚀改造的模样后,南宫荣顿时便联想到了自己,接着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与急迫感,他的心境彻底改变了。

  没错,阻止南宫荣精神力突破提升的并不是什么实质存在的东西,单纯是这家伙平时太过放松了认为这样或那样的安排便足以搞定敌人没必要把自己绷得很紧的缘故。试想如果一名短跑运动员觉得凭借目前的速度便能获得世界冠军而在正式比赛中情况也确实如此,他还会有动力继续追求更快的速度吗?

  南宫荣就是类似这样的情况,哪怕少年有亲眼见识到了深渊意志的强大也未曾产生什么变化——首先对方的负面情绪对少年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其次南宫荣总是下意识地认为像深渊意志这种级别的boss乃是由联盟负责处理的,和他自己没什么关系。

  幸运的是今天这个年轻男子出现在了南宫荣的面前,拥有相同的能力有着同样对抗深渊的经历但最后的结局却是天差地别的两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也让少年【我是一条在后面喝茶看戏嗑瓜子并且还会喊666的极品咸鱼】的打酱油心境彻底崩了,把对面的男子想象成自己后他又如何能淡定得下来?

  所以少年爆发了,他决定在稳如老狗的前提下全力向深渊展开反击,管她丝蒂芬妮是不是藏着什么后手,夺回目前的战场主动权才是真的。

  你们就原谅这个哪怕准备掀桌爆种放无双也要遵循稳如老狗原则的家伙吧,顺风不浪逆风谨(wei)慎o)已经是丫的本能了。

  年轻男子并没有在原地惊愕多长时间,他很清楚现在自己耽误的时间越多南宫荣就会变得越强,当即脚下用力一踩便离地鱼跃而起朝少年急速飞行猛冲了过来;与此同时那头伤痕累累的蝎狮也是径直撞入了有排列成战斗队形趋势的傀儡队伍之中,开始不管不顾地四处捣乱了起来。

  只是这次外形是士兵的傀儡实力显然比先前的冒险者要强上一些,再加上蝎狮的攻击又非常的胡乱且没有重点,因此大部分被狮子的利爪螯钳尾巴擦到的傀儡大都仅仅受了伤,并未直接遭到秒杀。

  反观蝎狮,像这样完全不顾自身防护的闯进来后,附近只要是个人都有机会能够用武器【摸】它一下,转眼间这头强大的魔兽便从伤痕累累变成了全身血肉模糊,除了从身体上脱落下来的东西还没落地就化为了泥土以外没有其它什么好令人惊奇的。

  【如果是我的话,再过一会儿就该让即将挂掉的傀儡自爆了呢,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也有同样的打算?不,他应该就是这样打算的,否则也不会主动直接朝我冲过来了。看样子,这家伙是想要和我拳拳到肉吗?】

  南宫荣的推测是正确的,年轻男子确实想要用拳头和少年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因为如果说他能和咸鱼状态的南宫荣战个旗鼓相当,那么在少年突破后男子便已经没有了压制的能力,所以让两人均处于无法制造傀儡的状态然后单纯的凭借身体素质来战斗就成为了最佳的选择。

  而且年轻男子还有一个杀手锏,他的精神力和南宫荣完全相反是凝聚型的可以轻松地实现实质化,必要时或许能够出其不意以奇招制胜。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年轻男子要近距离接触到南宫荣,否则两个人迟早还会回到不断制造新的傀儡然后互怼的王道模式中来。所以男子才会冒着危险高速低空飞行来接近少年,全然不顾他这么做会被对方的弓箭手当成靶子来练习射击。

  事实上,南宫荣的弓箭手也没那个机会来攻击年轻男子就是了,因为后者的蝎狮在少年的傀儡群中好一阵横冲直撞,惹得各种鸡飞狗跳之后还啪叽一声突然炸裂成无数碎片,汹涌而出的能量顿时把周围的所有东西全都笼罩了进去。

  尽管还有一两个漏网之鱼,可也已经够不上威胁了,年轻男子很轻松便绕开这两个被爆炸气浪掀翻在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傀儡,径直来到南宫荣的面前扬起拳头就向少年的鼻梁招呼了过去。

  “你真以为我把这套圣衣啊呸、是说铠甲捣鼓出来只是为了飞行的吗?”面对敌人袭来的拳头南宫荣也是不避不让的抬起手掌啪的一声将其稳稳接住了,动作姿势确实可以打满分,只要我们忽略掉他被对手推着在地面上往后滑行了老长一段距离这件事即可,“也许它连塔薇尔的枪尖都挡不住,但接下你的拳头还是足够了。”

  年轻男子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他竟然没有在身上准备任何装备就跑过来和敌人肉搏了。不过讲道理谁特么闲得无聊会提前想到这种事情,男子通常都是用boss级别的傀儡将对手直接踏平了,而敌人又很少能够打穿傀儡的防御威胁到男子的本体,在那之前就已经通过实质化的精神力将其解决了好吧?

  他哪里想象得到有一个稳如老狗的少年仅仅只因为自己不会飞就捣鼓出了一套伪动力装甲来着,别说飞行了完全是可以拉出去直接参加作战的状态。

  不过即便是这样年轻男子也没有感到慌张,南宫荣身上的动力装甲终归只是仿冒品,性能远没有原版那么夸张;而男子本人也是被深渊给强化过的,身体素质远超普通人,少年就算装备了那身玩意也没能占据上风。

  甚至可以说两人的力道是半斤对八两,南宫荣捏着男子的拳头不放显得十分勉强而后者也是无论怎么用力也挣脱不出,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样就行了,南宫荣的难缠确实有点出乎年轻男子的意料,但还没到能让对方翻盘的程度,男子当即将他的精神力集中起来,化为肉眼看不见的锋利刀刃径直朝少年的脑袋狠狠斩落了下去。

  用一连串毫不停歇的组合攻击持续攻击,让人只能疲于招架而无法反击,无论拥有多么神奇强大的能力没有机会使用的话就等于什么作用都不起——这是当年深渊用数不清的杂兵海对付年轻男子的方法,简单粗暴但却十分有效,他相信用来对付南宫荣也应该同样效果巨大才对。

  至少在他的精神力刀刃斩击下去之前是这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