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与晋长安 > 第十六章
  黎霜将那大旗拔了,连着那个人头,从营帐一同扔给了旁边的军士,军士接得浑身一抖,黎霜道:“拿出去,那写得乱七八糟的军旗扔了,把人头给我挂去城墙上。那才是它该展示的地方。”

  军士应了,疾步离开。

  黎霜回头看了眼军士离开的防线,那悬吊下来的人头跟随着他的步伐摇摆,从那人头枯瘦如柴的脸面能看出来,那根本不是什么西戎大将,而大概只是个受伤的伤兵或者随军的奴隶,西戎果然如他们之前所猜测的那样,随便抓了个人来冒充大将,估计是想诱敌前来。

  只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们诱的那敌人如愿而去,却没能如愿将他捉住,甚至……

  黎霜望了眼远方,西戎大军已撤,远处的火光也歇了,只是还有滚滚浓烟在将明未明的天空上飘舞。

  严格来说,西戎大军其实算是被一个人击退的。这般荒诞的事,别说事先猜想,即便现在已经发生了,黎霜也有点不敢置信。

  “都先入帐来。”黎霜唤了一句,众将领这才鱼贯而入。待众人坐罢,黎霜开口道,“而今两名大将的身死,加之昨夜大火,致使西戎撤军,可大家也都知道,西戎大军的真正实力其实并未撼动。这个冬日只是过了个开头,此后也必不能掉以轻心。”

  鹿城城守李章义已死,黎霜直接将长风营安札在了鹿城内,令长风营战士与原鹿城守军共同守城。安排完城内的事,黎霜转头吩咐文书,令其将鹿城情况写明,速速报回京城。

  文书迟疑了片刻:“将军,那……黑甲人的事,要报回京城吗?”

  帐中一默,所有将领其实都心知肚明,除了先前李章义关闭城门,迫使长风营将士与西戎短兵相接一场意外,这西戎的撤军,其实根本没费长风营什么功夫。全靠那黑甲人令人骇然的一己之力。

  可……这样报回去,委实让长风营难堪,所有将士,竟然还敌不过一个异族的神秘人?

  黎霜没有犹豫:“报上去。没什么好隐瞒的。”

  至此,所有事算是暂且尘埃落定。将领们离开营帐,文书将几个书件给黎霜批复了,便也作揖离开。营帐里的人都走完了,黎霜往没有门帘的营外一望,竟是天已大亮。

  天光有些刺眼,想来今日是个冬日里难得的大晴天。黎霜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目光这才落在营内地面上,地上有先前那人头滴落的鲜血,她倏尔转念想到了昨夜在她即将离开城墙之时,滴落在她身边的血液。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把军旗和人头扛到她营帐里来的吧,那血跟这血应该都是人头的血吧,那黑甲人在西戎军中……应该有全身而退……吧?

  想到这里,黎霜眸色一凝,迈步出了营帐,径直向亲卫营而去。

  亲卫营门外,一身军服的季冉正沉着脸硬邦邦的在教训一个小孩:“不是说让你不要乱跑吗?说,你昨晚都去哪儿了?”

  晋安在魁梧的季冉面前瘦弱得像一只伸手就能捏死的小鸡仔。虽然现在长风营里已经不会有人这么想了……

  黎霜本打算抱着手在旁边看看晋安挨训,结果她隔得还有十来步远,晋安便像是浑身都长了眼睛一样,一下就转了头,直直的盯住了黎霜。

  面对季冉时显得空洞麻木的眼睛一下就放了光。

  因着他目光实在太执着热烈了,引得扳着一张脸驯人的季冉也转过了头,季冉一怔,行礼道:“将军。”黎霜点头应了,有几分好笑的走上前去,倒是也不生疏了,拍了一下晋安的脑袋:“昨晚去哪儿了?又给那个和你有不明联系的黑甲人报信去了?”

  从目前来看,那个黑甲人表现出来的模样,好像确实没有对长风营有所图谋,他只对她有图谋。

  其实,只要不涉及家国天下兵家大事,黎霜的容忍度还是挺大的。就是这个黑甲人……表达图谋的方式委实太奇怪了些。

  而且还图谋得十分奇怪,突如其来,过分浓烈,行为还莫名其妙,简直让人……一头雾水。

  晋安仰头望她,暂时没答话。而他的沉默让黎霜的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脸上,随即皱了眉头:“病了?”黎霜蹲下身子,伸出双手捧住晋安小小的脸,只见他唇色苍白,而脸颊却又红又烫,像是发了烧。

  “伤寒?”

  小孩子在塞北生病是个大事,黎霜一时也顾不得问其他,转头吩咐季冉:“去把军医叫来。”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晋安一抱,径直将他抱上肩头。

  晋安顺势将双手搭在她后背上,两只小手绕过她的肩将她脖子牢牢抱住,微烫的脸颊就这样放在她的胸上,贴着颈窝的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