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与晋长安 > 第29章 V章
  翌日清晨,天刚破晓便有军士来与黎霜报,道是常万山已经醒了,想要求见黎霜。

  黎霜一夜未成眠,握着染了常万山黑色血液的纸张看了许久。明明这张纸上只有寥寥数字,但黎霜却像是透过这难得的信息看到了那个被带走的,正在千里之外的神秘人。也像是看见了那日仓皇一别时,他那双腥红的眼瞳……

  黎霜惊觉自己竟然对他有些想念……

  知道常万山求见,黎霜立即起身便行至亲卫营。

  见黎霜来到,亲卫营中众人皆是行礼相迎,常万山欲要下床,便被黎霜摁住了肩头:“勿需多礼。”

  常万山也并未过多礼数,开口便直言道:“将军,你所要寻的那神秘人正在南长山五灵门中。”

  黎霜点头:“纸条我已经看了。其中经过,你且细细与我说来。”

  常万山眸色沉凝,扶住自己心口,强自镇定的神色之中有几分惊魂未定:

  “三月前我跟随那行人踪迹,一路往南,一边走一边往鹿城传信,直至南长山,我本欲停在南长山周围勘探一番,着人往回传信。哪曾想我那一路踪迹,竟然都被那五灵门门主看穿,路上的信件未有一封送出。最后甚至被五灵门门主巫引所擒住……”

  常万山扶住胸口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属下惭愧,那巫引武功身法乃我所无法企及之高度,败北之后,巫引未将我处死,反而将我关在南长山地牢之中……同那神秘的黑甲人一起。”

  黎霜闻言一怔:“为何将你同他关在一起?他……如何?”

  其实黎霜迫不及待的想问关于那人的更多细节,但在如此虚弱的常万山面前,过多的表现自己的情绪,对于一个将军来说,又是那么的不适时宜。于是黎霜只得压抑着情绪,静待常万山回答。

  “在黑暗的地牢里,光线太过微弱,我常常不辨事物,白天里地牢一片安静,我只记得在每个夜里,有人执火把而来,那神秘人被套着脖子,四肢大开的被绑在墙上,他们每天都在他心口上划一刀,我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只是那神秘人……开始的几天还能偶尔清醒的问我关于将军的消息……”

  问她的消息?

  黎霜心头一颤。

  他还记着她呢。

  “……后来,他便像是疯癫了,整日如野兽一般在地牢之中低啸呜咽,时而沉默,又时而咆哮,很是骇人。”

  黎霜眉头微微一皱,心尖仿似却有一丝迟钝的痛感。

  “直至后来,那五灵门门主巫引来了地牢,看了那人好几日,用了许多我也看不懂的法子,给他浑身放血,来回折腾,可却让那人越发暴戾,手臂粗的铁链也挣断了好几次,我能感觉出,他很想离开地牢,拼命的想往外奔逃。”

  不知为何,听着常万山说着那人的事情,黎霜却像是在脑海里也能看见他一样,看得见他在黑暗之中的挣扎与痛喊,也能看见他咬碎牙忍住钻骨剧痛的模样。

  明明……常万山并没有说得那么细,可在这一瞬间,黎霜却像是能感同身受了。

  她微微闭上眼,心头却想到了那日鹿城烟花,热闹长街的角落巷子里,那神秘人身上温热的温暖,他眼眸中的澄澈与温柔……

  他对她明明比春风拂面还要轻柔。

  “随着时间过去,并不见那人有任何好转,他就这么一日比一日更加疯狂,再后来,巫引便像是没辙了,他随口命人将我处置,道是留着我也无甚用处了。我犹记得他说了一句,玉蚕已经无法适应别的宿体了。”

  黎霜沉着面色。

  玉蚕……她不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了。

  常万山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他们将我从地牢带出去,将我心口花开,说要将我拿去喂蛊。属下不才,入伍之前也在江湖行走过那么些时日,知晓几分蛊术厉害,早在入南长山之前便寻了药物傍身。是以拖延了蛊虫在身体里发作的时间,也就找了个机会,趁五灵门弟子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出来。”

  众人皆是带着几分提心吊胆的望着常万山胸膛上的伤口。

  五大三粗的汉子,提刀杀人是不怵,可说到南方那神秘的蛊术,想着虫子在体内钻来钻去的,还是觉得骇人。

  常万山接着道:“我出了南长山,陪我那么多年的黑风马倒是在原地等了我两月,黑风识途,带我回了塞北,我本倒是此次必死无疑,遂将消息写在了纸上,哪想……将军竟还能救回属下这一条贱命,属下委实……”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